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肃清警队
    “那个,伤者都住进了医院,至于那面包车,当时警车不够用,所以我征用它送伤者去了!”黄恒狡辩道。

    “送伤者就医那是急救车的事,你怎么能拿涉案车辆去做它用!还有你说那些人住院了,他们伤得怎么样,非得马上住院吗?住在哪家医院,你有没有派警员过去看守录口供!”姚静初听得黄恒的狡辩,更加生气,毫不留情面地甩出一长串问题。

    “这个……”黄恒一时语塞答不上来了,他本以为只要方天佑进了城北分局,一切就可以由他说了算了,根本不用牵扯上潘志华一伙,所以擅自作主将他们给放了。

    没有想到杀出个姚静初来,让他操作的一切穿帮了。

    “姚局,这事牵涉到潘家,而且我刚才也向罗副市长汇报过这事了,他也同意我的处理意见。”黄恒知道自己理亏,说不过眼前的“冷面罗刹”,连忙扯出了潘家和罗副市长两面大旗。

    “黄恒!你是人民警察,不是潘家的打手走狗!至于罗副市长,他没有权力干涉我们警队办案,更不应该像你一样包庇潘家!”姚静初毫不留情面地骂道。

    “姚局说得对!我们警察就是要维护社会正义的,绝不能成为个别人为所欲为的工具!”姚静初话音刚落,一道高亢的声音响了起来。

    “陈局!”城北区分局的警察们见了来人连忙打招呼。原来说话的正是城北区公安分局的局长陈顺平。城北分局虽然只是个区县级单位,但权力的竞争也是蛮激烈的。

    最两年来,新来的副局长黄恒,不知道怎么的巴结上了潘家,又搭上了罗云波副市长一脉的关系网,说起话来很有份量了,大有架空陈顺平这个局长的架势。

    就在刚才,他却突然获悉素有“冷面罗刹”之称的姚静初来到了城北分局,而且似乎是黄恒办案出了什么岔子。

    这对于陈顺平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姚静初可是一个不怕事的主,如果能够借助一下她的威名,打击黄恒,甚至将黄恒给扳下台,这可就除去一大祸患了。

    “姚局,是我管理失职,没有约束好下属。我一定向市局写出检讨。您看今天的事……”陈顺平朝下属们点了点头,走向姚静初,很诚恳地请示道。

    他虽然很想扳倒黄恒,可是却深知黄恒背后有不小的关系网,所以他不敢主动出击,而是将这皮球推给了姚静初。

    姚静初当然知道陈顺平的心思,也知道他的难处,想了想后,当即指示道:“这是分局的问题,当然要由你这个局长来全权处理,自查自纠。不过,我也会打电话给市局和市正府相关领导,建议他们派人手支持你的。”

    “是,保证完成指示!”陈顺平要的就是姚静初这一句话。得到了姚静初的指示后,他当即安排部署起来。

    姚静初果然也给市局、正府打了几个电话,讲述了事件的梗要,相关领导就马上打电话来,责成陈顺平严肃查处。

    为了配合审案,姚静初又亲自为方天佑和梁文婷录个简单的笔录。当然,对于方天佑一人独斗耳钉青年及潘志华一伙的事件,她没有直接写下来,而是写得很委婉,这样的战力毕竟太匪夷所思了,如实写下来,会引起哄动。

    方天佑说话并不多,倒是梁文婷做笔录时挺热心的,还特意跑到车上,将行车记录仪中记载的一些影象拿来拷备到了公安局的电脑里做为证据材料。

    做完这些后,姚静初并没有再多管一些细节的东西,她相信陈顺平会好好把握这个机会的。今天这事其实已经很明显,证据都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最重要的是幕后权力的搏奕。

    方天佑懒得去理最后的结果。在他眼中,修炼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只要那些人不再来惹自己,方天佑也懒得去搭理他们。

    当然,如果警方在这件事情上处理不当,他以后根本就不会再相信警察,以后碰到问题,他会以自己的方式直截了当地处理。

    该做的已经做完,当姚静初领着方天佑和梁文婷走出城北分局大厅时,陈顺平亲自相送。

    “姚局,以今天的事为契机,肃清咱城北分局的警界败类容易,但要治潘志华的罪,只怕很难!”陈顺平面露难色地说道。

    “为什么,这明摆着潘志华就是主使啊!”梁文婷不服气地道。

    “潘氏地产毕竟是湖阳市甚至是汉南省都有举足轻重地位的企业,潘家关系网复杂。不到万不得已,正府是不会动潘家的。更何况方先生并没有受伤,而潘志华一伙却已经受到了教训。”

    姚静初这话表面上是向梁文婷解释,其实同样是讲给方天佑听的。她虽然号称“冷面罗刹”,但毕竟吃的是公家饭,办起事情来不得不受约束。

    而且还有一点,她并没有直说:如果彻查此事,难免要更多地暴露方天佑是先天武者的这一秘密。她相信方天佑是不愿意让更多人知道他这个秘密的。

    “算了,梁老师。潘家应该会吸取教训,相信他们以后不敢来惹我了。”方天佑明白姚静初的苦衷,也开口劝导梁文婷道。

    姚静初听方天佑这么说,才舒了一口气,又对陈顺平交待道:“就算不能将潘志华治罪,也要拔潘家几棵牙齿,给潘家来个敲山震虎,免得他们越来越不像话了!”

    “是,我明白!”陈顺平朝姚静初敬了一礼,告辞转身进了大厅。

    “今天的事幸好有姚警官,不然我也要被一起关起来了!”梁文婷想起在警察局的经历,不由有些后怕。

    “是要谢谢姚警官,也要谢谢梁老师你。”方天佑心中对这两个女人那是真心感激。虽然没有她们自己也能够应付过这一关,但是却会有不小的麻烦。更主要的是,两人都与自己非亲非故,却肯为自己的事尽心尽力,这让方天佑觉得心里温暖。

    “别嘴上说谢,放放血,请我们两位美女吃个晚饭吧!”梁文婷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

    “折腾了这半天,还真到晚饭时间了,没问题,我请两位美女大吃一顿。你们说去哪里吧?”方天佑爽快地答应道。

    “姚警官,你不会没有时间吧?要是我一个人和这个男生吃饭,会被人误会的。”梁文婷见姚静初脸上似乎有些犹豫,轻声地问道。

    “姚警官,我可是难得大方一回,今晚不赏脸,下次我可不认帐了啊!”方天佑也在一旁轻笑道。

    “这个……反正也到了晚饭时间,那就一起去吧!”姚静初从来没有答应过男子的邀请,所以有些犹豫,不过想到方天佑并非常人,而且又不是单独和他一起吃饭,也就答应了下来。

    再则,她外公也曾经暗示过,让自己多向方天佑讨教,这不正好是一个好机会嘛。

    “两大美女陪你耶,你打算请我们到哪里去吃?”梁文婷见姚静初答应下来,有个女伴,也很高兴,调侃地问道。

    “请美女吃饭,当然要选最好的地方了。至于哪里最好,我是真的不熟悉,你们挑吧,不要给我省钱。”方天佑大方地道。

    “市区最好的地方当然是‘天顺楼’了。”姚静初在市区呆得最久,对这里最熟悉,说到最好的吃饭地方,她首先想到了天顺楼。

    不过话刚出口,又觉得不妥,因为“天顺楼”好是好,就是消费太贵。从茶水饮料到每一样菜式,都只分九百九十九元华夏币和九千九百九十九华夏币两档。

    而且去那种高档场所消费的人,往往吃的都是排场,一点就是一大桌菜,消费怎么也得上个十万,这在湖阳这样一个地级市来说,已经是极高的消费了。

    方天佑虽说是先天高手,可毕竟还是学生身份,那种消费场所,他花费得起吗?

    “行,那还等什么,就去天顺楼吧。”没料到,方天佑却想也不想就答应了下来。

    姚静初见方天佑都答应了,也不好再说什么,心里打定主意,到时自己抢先结账算了。

    城北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室里,黄恒已经被限制了自由。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罗云波副市长了。

    可是罗副市长接通电话后,劈头盖脸就是冲着他一顿臭骂:“你长着猪脑袋啊!姚静初出面了你直接认罪不就得了,还将我抖出来!”

    “罗副市长啊,我那不是没有办法吗,罗副市长你可得帮帮我啊!”黄恒哀求道。

    “帮个屁!你以为‘冷面罗刹’是徒有虚名的啊!放开她个人能力不说,以她家的背景,就是杀了你也没有敢要她偿命!”罗云波气急败坏地说道。

    “姚静初的背景?”黄恒突然想到外界的传闻,据说姚静初家和欧阳书记家走得很近,看来是真的了。有欧阳书记撑腰难怪她作风那么强硬都没人敢动她!

    他只想到了传闻,却忽视了罗云波说的是姚静初家的背景,而不是说她与别人家的关系。

    “你自求多福吧!”电话那头,罗云波已经没有耐心再和黄恒说下去,说完就挂了电话!

    “罗副市长,罗……”黄恒听着电话中的忙音,面无血色放下了电话。他知道自己的前途算是完了。这些人都是过河拆桥的,没有了利用价值谁会在意你。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jiaa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