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影遁符
    梁文婷远远看到面包车开进了工厂,心中更加焦急,又打报警电话告诉了工厂的位置,同时催促警察快来。

    因为不确定工厂里面的情况,梁文婷将车停在了离工厂百米之外的地方,然后悄悄地跑到了工厂大门前张望。

    她看到三个刚才押着方天佑的耳钉青年躺在地上哀嚎,方天佑却已经不见。梁文婷正疑惑间,工厂深处的一间厂房内响起了枪声。

    “这些人是些亡命之徒,居然有枪!”梁文婷更加为方天佑担心起来。可是外面有三个耳钉青年挡着,虽然他们受了伤,可毕竟是五大三粗的男人,梁文婷没有把握从他们三人眼皮子底下闯进那间厂房。

    更何况,就算她现在闯入厂房也没有用,如果方天佑应付不了那些人,那她更加不是对手。现在她只能祈求方天佑没有事了。

    为了让警察尽快找到这里,她转身来到了汽车边,她决定就在这里等着警察,好在第一时间指引他们进入工厂营救。

    厂房内,耳钉青年虽然右腿受伤,但被方天佑一声低喝,只能乖乖地站直身体,举起双手,不敢再动分毫。

    外面几个同伙的下场,已经让他吓破了胆,哪里还敢反抗。

    可是等了一阵,后面居然没人答话,也没有什么响动,他大着胆子回头看时,身后早已经没有了方天佑的身影。

    他刚要舒一口气,猛然见到两道身着黑衣的精悍身影一左一右落在了自己身后,吓得他脸色煞白。

    “方天佑呢!”其中一人喝问道。

    “我,我不知道!”耳钉青年这才看清楚,这两个是自己人,胆子又壮了几分。

    “废物!”说话的人一脚踢在耳钉青年右腿的伤口上,疼得耳钉青年扑倒在地,又是一声惨嚎。

    “闭嘴!”另一道精悍的身影冷喝道。耳钉青年虽然疼出了冷汗,但果然不敢再出声。

    “不好,中了调虎离山计了!”两人查探四周,确信没有方天佑的身影后,快速朝着来路赶回。

    他们本以为可以一枪凑功杀了方天佑,谁知道方天佑的机警让他们的阻击手暗杀失败。为了防止方天佑退缩逃走,潘志华故意和方天佑对话,又命令这两人悄悄地摸到了门边,想阻断方天佑的后退之路。

    没曾想,方天佑根本就没有想到逃跑,在命令了耳钉青年后,就展开登天步迅疾地窜入了那一排机床后,奔向潘志华的藏身之处。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激活了一张影遁符。

    影遁符能够让方天佑影遁在阴影当中而不被发现。厂房虽然并不昏暗,但因为有机床等物存大,还是有不少阴影的。

    半路上,方天佑碰到了这两名精悍的黑衣身影,感应到了对方身上的内力气息,不过方天佑只是悄悄地隐匿在阴影当中,并没有去打草惊蛇,因为他的目的是潘志华。

    凭借着登天步和影遁符,方天佑很快就来到了厂房深处。

    发现这里还有三个人。一个精悍的青年端着阻击步抢,正凝视着前方。潘志华也提着手枪,面色阴沉地看着对面举着双手的耳钉青年,他不知道方天佑要搞什么鬼。

    在两人身后数米处,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微闭着双眼,显得镇定而沉稳。

    方天佑从那中年男子身上感觉到了比阿虎更浓郁的内力,还有比阿虎更浓烈的杀气!以方天佑的经验,这人手下怕至少有数十条人命。

    可惜方天佑这时还没有神识,只能依靠修仙者的直觉感觉对方的内力,所以并不能精准地判断对方的强弱,只能大致推测出这人修为可能达到了后天中期。

    “小心,方天佑不见了!”这时,赶到耳钉青年身边的两个武者,发现事情不对,一边往回跑,一边发出警报。

    方天佑已经查探到,靠近眼前三人十米内没有了阴影,一旦现身,影遁符就要失效。

    不过此时已经顾不得这些,方天佑从离他们最近的阴影处闪身而出,迅疾地扑向三人。

    阻击手在方天佑离身前四五米时,反应了过来,调转枪头指向方天佑现身的方向,随后潘志华也感应到了有黑影扑来,抬手举枪。

    然而,方天佑出现得太突然,身法又极为诡异,速度超过他们的想象,让他们两人的反应都变得徒劳。

    潘志华的枪刚抬起,方天佑人影已经扑近,一脚踢在潘志华手上,将他的手枪踢飞,手掌也被踢得鲜血淋淋。

    那阻击手正要扣动板机,突然听到自己手臂处传来一阵骨折的声响,紧接着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阻击步枪立马端持不稳,掉落地面,却是方天佑以一记擒龙手击碎了阻击手的右手臂。

    方天佑成功打掉潘志华两人手中的枪时,那中年男子已经抢到潘志华身前,朝方天佑踢出了凌厉的一脚。

    他在方天佑乍一现身,就有所感应般,蓦然睁开双眼,抢身迎了过来,虽然没有来得及,帮潘志华两人化解危机,却也以逸待劳地打出了自己蓄势而发的一脚。

    他这一脚,刁钻凶狠快疾,没有任何花俏,显示出果断的杀伐,好像这一脚要踢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块毫无生命力的石块木桩一般。

    方天佑没有想到中年男子的反应这般快捷,出脚这样迅猛果断,此时已经来不及再使出擒龙手对战,只是本能地伸出另一只手相格,挡向那一脚。

    “啪!”的一声,那一脚踢在方天佑手上,又带着方天佑的手一起撞在了方天佑的胸口,将方天佑踢得身形暴退。

    尽管方天佑手上已经聚起了一丝真元,却仍然被震得手上酸痛无比,胸口也一阵发麻。好在这一格也使得中年男子的那一脚缓上了一缓,使得方天佑及时施展出了登天步后退,卸去了不少力道。

    那中年男子反应也是极快,方天佑身形刚退,他又欺身而至,凑厉的一腿带起一道劲风袭向方天佑。

    方天佑身形未稳,先机已失,在对方猛烈的攻势下接连后退。

    中年男子也是吃惊不小。他本以为第一脚把握的时机已经相当好了,却没有想到方天佑反应如此之快,让他那一脚并没有完全踢实。

    哪怕是现在,他表面上将方天佑打得接连后退,可是方天佑匆忙后退中却仍然防守得滴水不露,让他的进攻看起来威力十足,却并没有取得实质的伤敌效果。

    中年男子渐渐拼出了火气,腿法越来越紧逼,越来越凌厉。他所擅长的本就是叫做“连环腿法”,腿法连绵不绝,这一含怒出招,威力越发惊人。

    方天佑虽然暂时没有受伤,可是也感到很憋屈。为了打掉潘志华两人手中的枪械,导致自己失去先机,堂堂一个修仙者被一个后天武道修炼者打得无还手之力。

    不仅如此,方天佑还瞥到不远处有两道身影正快速地接近,正是之前碰到的两名武者,潘志华一伙的另两个帮手。

    如果让他俩人接近,加上不知道还能不能使动枪支的潘志华和那个阻击手,那自己的处境可就危险了,方天佑第一次怀疑自己今天的行动是不是有些冒险了。

    可是随即他又甩开了这种沮丧的想法,同时一股强烈的不甘在心头涌起:我堂堂一个修仙者,还能被这几个武道蛮夫所困?

    想到这里,方天佑身上气势抖然一凛,面对中年男子的攻势,他没有再后退,也没有格档,拼着硬受对方一记“连环腿”,及时地施展出擒龙手,击中了中年男子的胸口。

    这样一来等于是以伤换伤的打法,双方各承受了对方的一击。方天佑感到被踢的左肩一阵痛楚,整只左手几乎都要用不起力来。

    更让他感到诧异的是,他的一记擒龙手明明已经击实,还将中年男子打退,可是中年男子却仅仅只是脸上抽搐了一阵,并没有如方天佑料想中那样受伤吐血。

    要知道擒龙手哪怕在修仙界世俗武功中都是较顶级的武学,虽然方天佑刚才是仓促施展,可也不至于连这个修为与自己大致相当的中年男子也伤不了吧!

    “难道他和那阿呆一样,修炼有铁布衫之类的功夫?”方天佑心中疑惑,不过却不敢再怠慢,调动真元,梳理着左手的伤势。同时,脚下踏着登天步,右手施展擒龙手,朝中年男子扑去。

    无论如何,刚才互拼一记,中年男子连环腿的攻势被挡了下来。方天佑就获得了喘息之机,挽回了失去先机的劣势,方天佑不容许自己再失去先机。

    中年男子感受着胸口传来的麻痛,心中也是极为惊骇的:“眼前的这个年青人,刚才气势突然凛然,那杀气似乎比我还浓烈,而且他虽然硬受了我一记连环腿,却也同时击中了我的胸口!

    要不是我一向谨慎,身上随时穿着防弹衣,只怕刚才那一击就要让我受到重创,让他一举反败为胜了!”

    中年男子心中甚至差点打起了退堂鼓,只是想到主人的命令,他又不得不强撑下去。还好,援手就要到了,这青年又已经受伤。

    想到这里,中年男子才又鼓起了勇气,重新施展连环腿法,朝着方天佑扑去。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jiaa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