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被绑架
    张建先等人听到方天佑不耐烦的声音,反而心中一松。因为方天佑暗含的意思是放他们走了!

    “是,是,我们这就走,丁燕菲同学,对不起,打扰了!”其中一个小分头比较机灵,猜到方天佑不想过于暴露自己,于是壮着胆子应答道。

    “吴文良,跟我来!”张建先朝吴文良低喝一声,带头朝着食堂外走去。小分头和吴文良连忙紧跟在后面,灰溜溜地走了。

    直到他们全部退出小食堂,丁燕菲才从惊讶中醒来,好奇地看向方天佑道:“这些人是被你吓跑的吧?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我是方天佑啊。哦,上次我帮张建先疗过伤,所以他现在很给我面子。”方天佑知道以丁燕菲的聪明应该猜出了些什么,连忙解释道。

    “你还真是厉害,连校霸都被你收服了。”听方天佑提起疗伤治病,丁燕菲顿时就相信了大半,再不纠结这件事了。

    刚才远远躲开的同学,这时又慢慢聚拢过来。不过他们再不敢冲方天佑两人胡言乱语。因为他们从周茂兴挨打,张建先等人灰溜溜退走,隐约猜到了些什么。

    没过多久,饭菜上齐了,两人边聊边吃着。周围也渐渐恢复了平静,一场风波就此平息了下来。

    一顿饭吃完,已经是中午一点多了。丁燕菲还有其他的事情,所以吃完饭后就和方天佑分开了。

    离下午上课的时间还早,方天佑漫无目的地在校园内走着。想到小半天时间过去了,却没有见到可疑的人来试探自己,方天佑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杨智全的情报有误,他说的那些人根本不是来找自己的。

    不知不觉间居然走到了校门口,方天佑猛然有种被盯梢的感觉,心中不但没有担忧,反而有种淡淡的窃喜:真的有人来试探的话,我正好可以顺藤摸瓜,查探一些事情。

    走出校门时,方天佑看到大门外不远处的一个角落,停着的一辆半旧不新的面包车,车里坐着几个穿着怪异,打着耳钉的小混混模样的人,一边对着手机指指点点,一边不时地抬头朝方天佑这边看一眼。

    方天佑现在突破到养气二阶,各种感观变得灵敏,听力自然也变得敏锐,虽然隔出有一段距离,但方天佑还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是他么?感觉不像,这小子帅气多了。”

    “怎么不像!你看他鼻子和眼睛。”

    “就是他,皮肤变白了一些而已。”

    方天佑正想着以什么样的理由主动上去搭讪,以探探他们的虚实,没想到四个耳钉青年从面包车上走了下来。

    这四名耳钉青年直接走到方天佑面前,吊儿郎当地盯着方天佑看了又看。半晌后,其中一人才嚣张地说道:“你是方天佑吧?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方天佑看向那混混道:“你有什么事?”

    “我们老大要见你,老实点跟我们走,免受皮肉之苦。”另一个小混混从身上摸出一把水果刀,在手中比划着道。

    “走吧,前面带路。”方天佑却淡然地说道。

    四个混混将方天佑夹在中间,很明显的是不让叶默逃走,却没有想到方天佑这么痛快答应,还挺硬气。

    愣了片刻,四个混混才反应过来,看了看方天佑说道:“你有种!”

    方天佑丝毫没有管这四个耳钉青年在说什么,只是不紧不慢的跟在他们身后上了路边停放的那辆面包车。

    梁文婷刚将车开到湖阳大学门口,就看见了被四名耳钉青年胁持上车的方天佑。她觉得这背影好熟悉,不由得停车多看了一眼。

    在面包车开动的那一刻,她终于扫到了方天佑的脸。

    “方天佑!”梁文婷急切地大喊一声,一边急忙调转车头,开着车跟了上去。她知道方天佑或许有些本事,可是那四名耳钉青年明显看来不像好人,而且他们人多,方天佑却孤身一人。

    面包车的速度还挺快的,甚至为了赶路还闯起了红灯。梁文婷可不敢闯红灯,所以一时之间没法追上面包车。

    让梁文婷觉得不妙的是,她远远看到面包车的方向越走越偏,渐渐的已经靠近了郊区了,梁文婷猜到这些人或许是想找一个偏僻的地方对方天佑不利。

    “方天佑有危险!”梁文婷想到这里,心里更加着急起来,一边小心地开车跟踪,一边拨打了报警电话,并说明了现在的大体位置。

    面包车出市区没多久,拐进了一间破旧的废工厂里,因为早已经荒废,偌大的场地,没有任何人看守,面包车就停在工厂的空地上。

    “下车!”四个耳钉青年见已经到了目的地,对方天佑的态度越发嚣张起来,喝斥着方天佑下车。

    为了搞清楚他们的目的,方天佑没有多话,很顺从地下了车。

    “你们老大在哪里呢?”方天佑试探着问道。

    “不许多问!”其中一个耳钉青年大吼一声,朝着方天佑一脚踢来,想要给方天佑一个下马威。

    既然他要抢先动手,方天佑也就没有什么好客气的了,抬脚踢在了这个耳钉青年踢出的脚上。

    只听“咔”的一声骨裂的声音传来,那耳钉青年准备踢人的脚顿时被踢断。

    “混蛋!”另三个耳钉青年见同伴受伤,大骂一声,一起朝方天佑扑来。声势虽然惊人,只可惜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养气二阶的修仙者。

    方天佑接连踢出两脚,一脚踢倒一个,一个断了手,一个断了脚。

    “饶命,饶命啊,大哥!”最后一个耳钉青年吓得腿一软,跪在了地上,大声求饶。

    “跪也没用,带我去见你们老大吧!”方天佑一把拎起那人的衣领,将他给拎了起来。

    “别,别打我。”那耳钉青年吓得连声讨饶,又指了指前方的厂房区道,“我们老大就在前面的一个厂房里,我带你去。”

    很快,耳钉青年就将方天佑带到了那间厂房前,只是他的脸色却有些犹豫起来。

    “开门!”方天佑见这耳钉青年迟疑,当即催促道。

    “老,老大,我带人进来了,老大!”耳钉青年扯起嗓子,朝着厂房里面喊了一声,这才“咯吱”一声,推开了厂房大门。

    耳钉青年想趁机开溜,方天佑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逼着他一起走进了厂房。

    刚踏进厂房,一股危险感就在方天佑脑海升起,方天佑下意识地身体一缩,同时将那耳钉青年推到了自己身前。

    只听“扑”的一声突空之声响起,耳钉青年的身体猛然一颤,单膝跪在了地上。方天佑仔细查探时,才发现耳钉青年右腿处有着汩汩血渍流出。

    “这是有人在暗处用枪打的!如果不是我有修仙者的直觉,如果不是我反应快,中枪的就是我了!不过他们似乎并不想一枪要我的命,只是想打残我!”方天佑立马想道。

    他这一段时间了解过火枪、热武器的威力,阿虎也提醒过要注意对方用枪,可是真正面对子弹时,方天佑才明白这些火枪的可怕。至少对于现在的方天佑来讲,还根本无法硬接,甚至连躲避都很困难。

    “啊……老大,是我,别开枪,哎哟……”耳钉青年腿上中枪,生怕自己人再开枪,连忙大声提醒道。

    “方天佑,躲在别人背后算什么本事。有种不要做缩头乌龟!”厂房深处,一个带着点气急败话味道的声音传来,似乎不甘心刚才一枪没有打到方天佑,还伤了自己人。

    “潘志华!”方天佑立马判断出说话的人居然是在古玩街被自己教训过的潘志华,只是不知道他是受人指使,还是为上次的事情报仇来的。

    “笑话,你们躲在暗处放冷枪,难道我还要举着双手给你们当靶子啊。潘志华,你要真有种,就出来和我单挑!”方天佑冷笑着答道,同时迅速地打量起了四周的状态。

    如果现在他以这耳钉青年为掩护,完全有把握退出厂房,只是好不容易查探到一些线索,方天佑不想这么快就退缩。

    “方天佑,你果然有些门道,没有想到我们只说过几句话,你却能够凭声音听出是我来。”潘志华见方天佑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索性不再隐瞒下去。

    “没有想到堂堂潘家大少,也会充当棋子,任人摆布。”方天佑嘴中嘲弄着,双手胁持那耳钉青年挡在身前,朝着左手边一排两米来高的机床处走去。

    “哈哈,真搞不懂以你的聪明,为什么还会有人相信你是傻子。没错,我的确是受人之托来杀你的。我和你本来就有仇隙,对方又答应给予丰厚的回报,我当然就接下了杀你的差使。”潘志华嚣张地笑道。

    方天佑其实并不敢肯定潘志华是受人之托而来,只不过是故意这样讲,套套潘志华的话而已,没有想到他这么大方地承认了,想必是对杀方天佑有十足的把握吧。

    “丰厚的回报?惹到了我,你付出的代价将会更高!”方天佑朝着厂房深处喊完话,又轻声地命令耳钉青年,“站稳了,举起双手,不许动!”。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jiaa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