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画中玄机
    方天佑朝着潘志华冷笑一声,却也懒得去解释什么,准备将画给卷起来收好,赶紧离开古玩街。

    “咦,王维的山水画?”正在这时,又一个声音从方天佑身后响了起来。

    方天佑转过身去,看到一名六十岁上下的老人,正好奇地看着自己手中的画。

    见方天佑转身,那老人又微笑着向方天佑示意道:“年青人,可不可以让我看看这幅画?”

    “咦,这位老人身上同样有着一股不小的“真元”,虽然比不上修真界的“真元”,却比常春真人和戒嗔禅师,甚至比刚才的女警察的要凝炼不少。身上又隐隐透出一股金戈铁马之气。想必年轻时必然当过兵,经历过不少生死之战。

    而且他虽然表面上看来六十来岁,实际年纪怕有七八十岁了,却仍然精神矍铄,行走之间,龙行虎步,应该曾经身居高位,身份不低。能够不居功自傲,说话如此和气,倒也难得。”

    方天佑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老人,微笑着将画递了过去,他想试一试老人到底发现了什么。

    老人接过画,细细查看了一阵,才叹息道:“原来是临摹作品。”

    “如果是真迹,只怕也不会出现在古玩街,得拿到拍卖会上去了。”方天佑笑道。他没有感应到老人的情绪有多大的波动,看来这老人并没有发现这幅画中的奥秘。

    “那倒是……王维的雪溪图,意境中极具禅意,这一幅虽然是临摹,画风倒也与王维有些接近,有着一定的价值,不知道小兄弟有没有兴趣割爱?”老人将画合上,似乎有点不舍,但还是递给了方天佑。

    那店主一听,顿时心底咯噔一跳,抢先问道:“这位老先生,你觉得这画值多少钱?”他心中隐隐有些后悔将这画五百就出手了,这老人一看就是真心喜欢上这画的,如果他早点来,说不定可以狠狠宰他一刀。

    “三万华夏币,年轻人,你看怎么样?”老人微微一笑道。

    “三万华夏币?”店主嘴角一阵抽搐,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两个嘴巴,心中暗悔不已,今天怎么就失算了!

    自己刚才以五百块钱出售还沾沾自喜呢,要是留着卖给眼前的老人,利润几乎可以抵得他半年的收入了。

    就连旁边的潘志华也觉得脸上挂不住了。他刚才卖弄学识,断定画卷毫无价值,如今这气度不凡的老人,一开口就是三万华夏币。

    “真是走了狗屎运了!”潘志华低声骂道。他满以为方天佑肯定会急着出手。

    哪料到方天佑却摇摇头道:“老人家,不好意思,这画,我不想卖。”

    “你在我这里五百块钱买的,人家出三万你却不卖,你心也太黑了!”

    店主“义正词严”地指责了方天佑一番,又一脸讨好地看向那老人家道:“老先生,咱别花冤枉钱买他那画了。临摹的画我这里还有,连吴道子、顾恺之的画都有,要不,我拿来给你看看?”

    他故意报出方天佑的买价,这是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是酸的,诚心拆方天佑的台。

    老人是何等人物,当然知道店主纯粹是嫉妒心理,所以并未去理会他,只是看向方天佑道:“年青人,我是真心喜欢这幅画,这样,再加两万。这个价钱已经高出市场许多了。”

    “五万!”那店主脑袋“嗡”的一声,肠子都悔青了,眼前的这老人一看就是不缺钱的主,要是这画自己没有出手,留着卖给这位老人,卖个七八万都有可能。

    更可恶的是眼前这个年青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原来却是个狡诈小人,说什么不想

    卖这画,分明是趁机抬价!比我还适合当奸商!店主瞪向方天佑的目光几乎要喷出火花来。

    “你不是说这画没有价值吗?怎么这老人一开口就是五万?”欧阳晶晶疑惑地向潘志华问道。她听到这边的动静,也被激起了兴趣,走了过来看热闹。

    潘志华听欧阳晶晶这一问,瞬间满脸通红,支吾着说道:“这,哎,老人家嘛,人老眼花,容易上当!”

    为了给自己开脱,他索性走上前去,假装好心劝导那老人道:“喂,老人家,别上了这小子的当,这可分明是赝品啊。”

    “我还没有到人老眼花的地步!钱财乃身外之物,喜欢的东西,我自己觉得值就行,不想闲杂人等瞎掺和!”老人不悦地道。显然,潘志华的话,他刚才是听到了。

    “你……”潘志华闹了个自讨没趣,脸色涨得更红。

    老人却懒得再理会他,又冲方天佑说道:“再加一万。”

    “这……”方天佑一时有些犹豫起来。如今他口袋里只剩下十几块钱,六万华夏币对于他来说,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了。虽然他知道这画中另有玄机,但也无法判断它的具体价值。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jiaa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