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符咒天师
    符篆的品类很多,根据用途、材料、效果有不同的分类,每一类别的符篆根据书画的好坏又分高、中、低、入门四品。

    “前世的我,即便是画最复杂的天符,也至少能画出中品阶来,现在的我,却只能从最简单的符篆画起了,嗯,就先像他们一样,试试辟邪符吧。”思考一阵后,方天佑脑海马上浮现出辟邪符的图案来。

    这个图案与刚才三人所画的符篆并不相同,笔画虽然并不复杂,却比三人的辟邪符要精妙许多。

    “画符咒的步骤,说白了其实也就是明暗两步。明面上的是持笔以朱砂等物勾勒出符文,暗中的却是以灵力灌注到符文之中。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所以画符过程,讲究的是一笔勾成,容不得半点马虎大意,需要精神高度集中,稍微出现一丝差错,就会导致整个过程失败。这需要无比坚韧的耐心和强大的真元操控能力。”

    方天佑回想着前世的画符经验,慢慢调整着自己的精神状态。不久后,他深吸了一口气,静心凝神,提起了狼毫笔。

    稍一停顿后,他将笔沾上朱砂,开始在纸上画起符咒来。一笔落下,方天佑的手就再没有停顿,笔走游龙,神情专注,气定神闲。

    此刻的方天佑仿佛又化身为那个沉浸符咒之术数十年的符皇!

    周围的人开始见方天佑架势十足,倒也有些稀奇,但见方天佑落笔画了一阵后,纷纷开始议论嘲讽起来。

    “架势倒是挺足,只可惜这画法有极大的问题,哪有如此提笔的!”

    “哼,说人家临摹描红,自己连临摹都不会,连张辟邪符都画得似是而非!”

    “哎呀,说不定人家啊,画的是咱们认不到的仙符呢!仙符的画法,咱们肉眼凡胎,哪里看得懂啊!”

    方天佑却并没有理会旁人,心无旁骛地沉浸在自己画符的境界里。

    当最后一笔画下时,方天佑暗中运转“鸿蒙仙经”,旋即一股比发丝还要纤细的真元从丹田处渗出,流转到右手手臂,流入狼毫笔,随着狼毫笔笔尖融入到符文中。

    整张黄纸在这一刻也闪现一抹不易察觉的淡淡光晕,不过旋即又恢复如常,一个特殊的图案在黄纸上彻底成形,和方天佑脑海中的辟邪符图案一模一样。

    “成了!虽然还有些瑕疵,但品质上也接近中品了吧。”方天佑轻吁了一口气,脸上暗有得色,“虽然这符咒比起前世来说还有着天壤之别,但第一次画咒,第一张符就有如此品阶,也足可称得上天才人物了。”

    “呵呵,这位小兄弟,你画的是什么符啊?”胡老板开店多年,对符篆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心中已经断定方天佑是画错了符,却故意问道。

    刚才方天佑落了他面子,这时他正想借机讨回来呢。

    “辟邪符!”方天佑淡定地道。

    “哈哈哈,辟邪符有你这样画的吗?你问问在座的,有哪位看得出你这是辟邪符!”那火爆性子的青衣青年讽刺道。

    “哈哈,你这叫鬼画符吧?我们怎么都看不懂呢!”其他人也附和着起哄道。

    “两位大师,认为我这辟邪符画得如何!”方天佑却并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看向常春真人和戒嗔禅师道。

    “施主,你画符能够一笔而成,说明在画符一道下过功夫,只可惜没有名师指点,所以连符文笔画都错了。”戒嗔禅师叹息着说道。

    刚才听方天佑说自己的师门众人不配知道,戒嗔禅师心中也难免有些生气,对方天佑自然没有什么好印象了。

    虽然在方天佑落下最后一笔时,他隐约感应到了一丝灵力波动,可那波动随即又消失了,桌上的黄纸仍然还是一张普通的黄纸。

    而且在戒嗔禅师的认知里,方天佑的辟邪符确实与玄学界传承的图案有不少区别。

    “基本的笔画图形都错了,还好意思向人家戒嗔禅师请教。”

    “你还是先拜刚才的三位为师,记熟符篆图案再说吧。”围观的人群又爆起一阵嘲笑声。

    方天佑却并不以为意,又继续问那常春真人道:“常春真人,您呢,是不是也认为我的符篆错了?”

    “你能自学到这程度,也很不容易了。不过从图案上来讲,你确实错了。这样的符篆,就算你修炼入道后,灌入自身的精气神,也发挥不出效果的。”常春真人摸了摸胡须道。

    “哈哈,这下死心了吧。两位大师都说你错了,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别在这丢人现眼了,快滚吧!”那火爆性子的青衣青年再次嘲笑道。

    “我画错了,哈哈哈,真是‘夏虫不可以语冰,井蛙不可以语海’!”方天佑取过自己画的符篆,朝空中一扔,心中暗念一声“敕”!

    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jiaa都市狂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