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4章 有美人不愿进京
    击毙穷凶极恶的劫匪,守护了国家财产,而且还拯救了十几名人质的性命。

    每一件事,几乎都可以为自己狂刷声望,成为一个被人敬仰崇拜的英雄人物,可李浮图却选择了悄无声息的离开,甚至都没有和崔梦涵打照面。

    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也不希望别人把他当一个好人。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放在古代,这简直就是一枚活脱脱的大侠啊。

    当了一次无名英雄的某人走出岩安街,坐上了自己的野马,直接朝大唐一品驶去。

    银行大劫案告破,两名劫匪被当场击毙,所劫巨款甚至都没被带出银行大门,而且人质毫发无伤,如此充满正能量的事,各种电视媒体自然是争向报导,等李浮图回到家的时候,发现萧淑坐在沙发上都在看这个新闻。

    听到动静,她回过头,微微一笑:“回来了。”

    李浮图点点头,看了眼电视。

    电视上,城南分局局长正在接受电视台的采访,满脸的意气风发。这次劫案无比成功的告破,对他而言,毫无疑问是一份巨大的政绩。

    “没想到现在外面居然这么乱,抢银行这种事都有人敢干,不过好在警方还是很有能力的。”

    萧淑目光重新投向电视,轻叹一声。

    “只不过我比较好奇警方说的那位无名英雄是谁,救了那么多人却直接走了,现在这世道,如拥有这种心性的人可不多见了……”

    李浮图淡淡一笑,不置可否,坐在了萧淑身边。

    “萧阿姨,最近这段时间,你觉得身体怎么样?需不需要我陪您去医院复查一下?”

    “小李,我还没老到那个地步,如果真有哪里不舒服,我肯定会自己去医院的。”

    李浮图点了点头,抬头看了眼电视,犹豫了下,还是开口道:“萧阿姨,过段时间,我可能要去京都一趟,采薇要上学,所以,我想着是不是给您找个保姆……”

    说来李浮图确实有些惭愧,从萧淑出院搬过来开始,他呆在家里的时间屈指可数,他觉得确实应该找个保姆照顾下萧淑。

    “你要去京城?”

    李浮图点了点头。

    “小李,你去京城干什么?”

    一直都很娴静的萧淑神色突然变得有些异常起来。

    “有些事需要去处理,萧阿姨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

    萧淑无声颔首,但神情还是有些不对劲。

    “萧阿姨,是有什么事吗?”

    李浮图看着萧淑那张并没有被岁月留下太多痕迹的淡雅脸蛋,“如果萧阿姨有什么事的话,现在就可以跟我说。”

    萧淑强自一笑,“没有,小李你尽管去忙你的事,不用担心我,我身子如今确实不算太好,但也没孱弱到需要人照顾的地步。”

    以李浮图的眼力,他自然看出萧淑明显有心事。

    下意识的,他情不自禁想起了当初在医院楼下,他和何采薇碰到过的那位中年男人。

    “……萧阿姨,上次,我和采薇去医院接你出院的时

    候,我在住院部楼下碰到了一个男人。”

    “他说……”

    在萧淑剧烈收缩的眸光中,李浮图的目光逐渐上移,和她的眼睛对上:“他姓何。”

    这个经历过生死大病却仍然淡然宁静的女子此刻却骤然变了脸色。

    “小李,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目光开始躲闪。

    “萧阿姨,你放心,我没有告诉采薇,采薇到现在也并没有怀疑过这件事,但是,我想向你确认一下,那个男人,真的是采薇的……父亲吗?”

    萧淑不自觉攥紧了手,久久无言。

    李浮图也没有催促,安静等待。

    “……你是不是早就开始怀疑了?”

    过了半饷,萧淑终于缓缓开了口,眼神很是复杂。

    李浮图没有隐瞒,很坦然的点了点头。

    “其实从萧阿姨拿出那两百万让采薇还给我开始,我就有些怀疑采薇的父亲并没有死。萧阿姨,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知道,你和采薇很早就相依为命,也没什么亲戚,根本不可能突然拿出这么大一笔钱来,而且当时你卧病在床,也不可能再去认识什么人,所以。”

    “所以你就认为我是找采薇的父亲开了口?”

    李浮图沉默,其实他很清楚,如果那个男人真的是何采薇的生父的话,萧淑和对方之间的关系也肯定不会多么和谐,否则也不可能对何采薇隐瞒对方的存在隐瞒了这么多年,而且从萧淑最开始宁愿病死都不向对方开口求助也看得出来几分。

    萧淑和那个男人之间的恩怨情仇,李浮图不关心,也没资格去关心,他在乎的是,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他的存在,会不会给何采薇带来什么危险的影响。

    “萧阿姨,也不瞒您说,我和那个男人交过手,他从我手下救走过一个仇视我的人,但是后来,他又帮了我一个忙,所以我很疑惑他的身份,我并没有打探您私事的意思,我只是想确认,他的存在不会给采薇造成伤害。”

    话说到这份上,萧淑明白自己已经隐瞒不下去了。

    “没错,正如你所料的那样,他的确是采薇的亲生父亲。”

    虽然早有预料,但听到萧淑亲口承认,李浮图脸色还是出现了轻微的波动。

    “其实,我也已经很久没有和他联系了,如果上次不是为了薇儿,我也不会向他开口,他如今做什么,是什么身份,我并不清楚,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他是一个很有志向的人,或者你也可以形容为野心。”

    萧淑眼中浮现一丝很纯粹的回忆之色,无关爱恨。

    “在薇儿出生之前,他抗拒平凡的生活,投身了军旅,去了北方,后来落户在了京都。听说他在军中混得很不错,只不过不知道为何原因,他突然放弃了一片光明的前途,从部队里退了出来,从那以后,我和他几乎就断了联系,不过我了解他,也明白他的能力,他既然肯放弃部队里的锦绣前程,肯定是有了更好的出路。”

    李浮图眼神一凝,“也就是说,他现在在京都?”

    “应该是。”

    萧淑看了李浮图一眼,缓缓道:“所以,不论你日后带薇儿去什么地方,都不要带她去那座城市,这辈子都不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