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7章 雷霆
    李浮图的这一巴掌毫无预兆,非常突然。

    干脆利落的一耳光过后,全场鸦雀无声。

    潘荣愣了一会,然后连忙站了起来。

    “你干什么?!”

    他怒视李浮图一眼,然后急忙走过去,把梁宇扶了起来。

    “梁秘书,你没事吧?”

    李浮图刚才那一巴掌力度绝对不小,现在梁宇右半边脸都肿了起来,他眼神狰狞,摸了摸嘴角的血迹,然后毫不客气的把潘荣推开,死死盯着李浮图:“你他妈敢打我?”

    他可不是普通的公务员,而是副市长的大秘,而且他现在才不到四十岁,运气好的话,未来不是没有主政一方的可能,他哪里想过自己居然会有被人打耳光的一天?

    满心的屈辱让他的双眼像是充血般通红起来,如果不是顾忌到自己养尊处优多年,恐怕已经不是这种年轻人的对手,否则他恐怕早就不顾身份冲上去了。

    “我告诉你,他不仅敢打你,而且还敢一刀捅死你噢,不信,你可以继续骂我试试。”

    潘惟肖神采飞扬的站起了身。

    在场的人此时心态都很复杂,但要说谁心里很兴奋的话,恐怕也只有她了。

    即使她知道那一耳光多半不是为她扇的,但又有什么关系?

    做人有时候得学会欺骗自己,她现在就当李浮图是在为她出头,觉得心头畅快无比。

    潘惟妙连忙拉住她低声道:“肖肖,你就别在这添乱了!”

    旁人不知道李浮图的身份,可潘惟妙清楚,当初在豪庭,她们可是亲眼看到这个男人以何种残忍的手段对付庞厉和他两个狐朋狗友的。

    潘惟妙很清楚,肖肖并没有开玩笑,真把这个男人激怒,他恐怕真敢下杀手。

    “姐,他这种人,就该打!”

    潘惟肖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真实情绪。

    “你给我住嘴!”

    潘荣怒道,虽然梁宇的侮辱让他也异常恼怒,但毕竟对方身份摆在那里,人家是官,自己不过一商贾,能拿人怎么样?

    本着惹不起总躲得起的想法,他想着大不了以后不去锦市做生意罢了,可没想到突然发生了这种变故。梁宇的级别虽然不算太高,但毕竟打狗也要看主人,他现在受了如此大的屈辱,回去肯定会添油加醋,到时候那位纪市长,会如何看待?

    潘荣现在又急又怒,听潘惟肖还在这胡说八道,当即发了火。

    要是换作之前,潘惟肖至少肯定会和他顶两句嘴,可这个时候这位潘家二小姐面对自家老头的训斥,却抿了抿嘴,难得的一声不吭。

    “潘荣,你养的好女儿,居然盼着我死!”

    梁宇怒极反笑。

    潘荣面露歉意,“梁秘书,肖肖她年纪还小,说话不经头脑,你不要往心里去。”

    说着,他看向潘惟肖。

    “还不给梁秘书道歉!”

    接着,他又朝李浮图看了眼:“还有你,快给梁秘书赔罪!”

    既然是女儿的朋友,他拿捏长辈的架子,倒也合情合理,只是潘惟妙红唇动了动,尴尬的看了眼李浮图,发现对方并没有什么不满之色后,才没说什么。

    “我给他道歉?做梦!”

    虽然没再顶嘴,但不代表潘惟肖会选择百依百顺,她拉起李浮图的手,“别理我爸,我们走。”

    在座的这些富豪见状,脸色不禁抽搐了下。

    潘家的这位二丫头,心可真大啊。

    “这位美女,在我们皇朝闹了事就想这么离开,未免有些说不过去吧?”

    潘惟肖还未迈开脚步,包厢门却被人从外推开。

    几道人影走了进来,为首的一人长着一张不怒自威的国字脸。

    东海王。

    燕东来!

    &nbs

    p;   有人内心一震,赶忙站了起来。

    “我没有闹事,闹事的是他!”

    潘惟肖指了指半张脸红肿不堪的梁宇。

    燕东来朝梁宇看了眼,接着似笑非笑的看向潘惟肖。

    “你把人打成这样,说是人家闹事?”

    “他被打是因为他活该,我和你说不清楚,你把能管事的找过来,免得要我多次解释。”

    不愧出身富贵之家,哪怕在皇朝这样的地方捅了娄子,但潘惟肖却毫不惊慌,而且思维逻辑很清晰。

    燕东来饶有意味的看着她,笑意愈浓。

    李浮图轻咳一声,还未开口,潘荣急忙走了过来。

    他作为皇朝的会员,自然是认得这位东海王的。

    “混账东西!这是燕东来燕先生,这家皇朝的主人!你还想找谁管事?”

    潘惟肖一怔。

    “……你就是燕东来?”

    潘荣眼角抽搐,后悔当初怎么把这丫头给生了下来。

    燕东来似乎并不介意,笑着点点头:“没错,我是燕东来,这位美女,你现在可以告诉我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潘惟肖并没有立即回话,相反下意识朝李浮图看了眼。

    战国和皇朝,几乎就像一对孪生兄弟,提起其中一家,就会情不自禁想起另外一家。现在两家会所的老板,同时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这种感觉确实相当的奇特。

    “燕先生,是这么回事……”

    潘荣打算开口,可燕东来淡淡一笑,“我在问她。”

    潘荣脸色一僵,立即抿紧嘴,不敢再说话。

    潘惟肖终于张嘴,把事情经过复述了一遍,没添油没加醋,基本上真实还原了整个过程。

    燕东来点点头,“这么说来,他倒确实是该打了。”

    “燕先生,你什么意思?”

    梁宇有些惊怒,他虽然不是东海人,但也知道东海王这三个字所代表的分量,在燕东来面前,他还不敢端什么架子。

    燕东来目光移向他。

    “我觉得李老弟说的话有点不对,照我看来,你这种官,也配为人?”

    全场倏然一静。

    潘荣也是个很懂得察言观色的人,闻言难以置信的看向他本以为是一个富二代的李浮图。

    “你……”可以看出,梁宇非常愤怒,可顾忌燕东来的身份,不敢发作,就如同之前潘荣面对他一样。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他咬了咬牙,打算忍辱负重先离开这里再说,可他还没走出几步,就被燕东来身后的两个猛男拦了下来。

    “你们想怎么样?难道还想囚禁国家的公务人员不成?!”

    他疾言厉色道。

    “国家公务人员?”

    燕东来笑了笑,“很抱歉,现在你不是了。”

    梁宇眼神一凝:“你什么意思?!”

    燕东来没再理会他,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继而朝外走去,李浮图隐约听见他对着电话叫了声大小姐。

    燕东来不发话,没人敢离开。

    此时更多人的把视线都聚集在李浮图的身上,眼中都有些惊疑不定。

    哪怕潘荣,这个时候面对李浮图也变得有些拘谨起来。

    短暂而又漫长的十分钟后,燕东来重新回到包厢。

    “锦市的纪元对吧?现在他已经被纪委带走,而你也被暂停了公职,回到锦市,就会接受纪委的审问,祝你好运。”

    言罢,他摆摆手,示意手下让开道路。

    全场俱惊。

    梁宇一瞬间面如死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