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4章 家丑
    当潘惟妙跟着李浮图走进包厢,发现确实是自己的妹妹坐在那里。

    她美眸圆瞪。

    “潘惟肖!”

    潘惟肖一怔,做贼心虚般立马站了起来,“……姐,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

    潘惟妙板着脸走过去,“我还想问问你,爸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还有,谁让你装成我骗人的?!”

    李浮图微微一愣,继而有些哭笑不得,难怪他总觉得今天的‘潘惟妙’和上次见面时有些不太一样。

    “我又不是故意的。”

    潘惟肖瞟了李浮图一眼:“是他自己一见到我就把我认成是你的,妙妙,你可不能怪我。”

    “你还狡辩!”

    李浮图轻咳一声,总不能看着这对姐妹花在自己面前打起来,他上前一步打圆场道:“潘小姐,这个确实是我的原因,我今天去书店见到潘二小姐,下意识就把她当成了你,和她确实没太大关系,希望你不要见怪。”

    虽然一母同胞,而且生长在同样的环境下,潘惟妙虽然长着和潘惟肖一模一样的脸,但是性格还是有较大的差别,在外人面前,她显然要比潘惟肖含蓄几分。

    见李浮图开了口,她也不好再说什么,狠狠瞪了妹妹一样,拉住她的手腕道:“跟我走。”

    “姐,你拉我干嘛?”

    “爸就在旁边的包厢里吃饭,跟我过去。”

    潘惟肖挣扎起来,“我不去!”

    她一把甩脱潘惟妙的手臂,然后像是寻求庇护似的急忙跑到了李浮图的身后。

    “别以为我不知道,恐怕不仅仅你和爸吧?肯定还有他生意上那些合作伙伴,要去你去,我才不去!”

    “肖肖!”

    “我说错了吗?姐,我们两陪那些人吃饭吃的还少?有时候,我真不知道在他眼里,我们到底是他女儿,还是陪酒的工具。你逆来顺受我管不着你,但别指望我像你一样!”

    潘惟妙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站在那里半饷说不出话。

    李浮图嘴唇动了动,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为好。

    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但按照潘惟肖的说法,她的父亲好像经常利用这对姐妹花去扩展人脉圈,龙国的酒桌文化博大精深,上至高官显贵下到贩夫走卒,聚会吃饭的时候,都爱叫上一些陪酒的美女增添气氛,这很正常,那些看似光鲜亮丽的女明星就没少干过这种事,甚至坊间就流传着不少女明星陪酒的价单,只是让自己的女儿亲身上阵,这种事,确实难免有些……

    李浮图下意识看了眼潘惟妙,潘惟妙咬了咬唇,眼神似乎有些羞愧,偏头避开了李浮图的目光。

    “妙妙,你知道他为什么给我打电话我不接吗?就是因为我知道他找我肯定又是这种事。那些老男人怀着什么肮脏心思,你不知道?每次看我们的眼神似乎恨不得把我们吃了!可他却视而不见,我真不知道,他都这么对我们了,你为什么还这么听他的话,你是不是傻?!”

    潘惟肖大声道,似乎不知道家丑不外扬的道理。

    但看她激动的模样,很显然这些事已经在她心里已经憋了很久,只不过今天终于忍不住

    宣泄了出来。

    本来进来打算兴师问罪的潘惟妙被反客为主,让潘惟肖说得哑口无言。

    这个时候,其实最尴尬的是夹在两姐妹中间的李浮图,哪怕他有心劝架,但是涉及到这种家事,他当真不知该如何开口。

    包厢内一时间安静下来。

    一对貌美如花的极品姐妹花无声对峙着。

    最后还是上菜的服务员进来才打破了僵局,让气氛稍微变得缓和了一些。

    “妙妙,你要是愿意在这里吃的话,我非常欢迎,但如果你坚持要回那个包厢,我也不拦着你。”

    潘惟肖面无表情的道。

    潘惟妙眼神波动,凝视了潘惟肖好一会,最后又看了眼李浮图,然后咬了咬牙,沉默着朝外走去。

    “要不,我们一起过去吧?”

    某人突然开口。

    潘惟妙脚步一顿。

    潘惟肖也把目光扭了过来。

    “既然碰到了,作为晚辈,理应过去打个招呼。”

    迎着两姐妹的视线,某人若无其事的笑道。

    ……

    潘氏姐妹父亲所在的包厢里面人确实不少,有**个,清一色的中年男人,大多穿着便装,但每个人的气质都很不一般,此刻脸上都透着红光,看桌面上摆着的酒瓶,就知道已经喝了不少。

    当潘惟妙推门而入,所有人目光瞬间移了过来。

    “侄女啊,你去个洗手间怎么去了这么久,我这杯酒倒了这么长时间可就等着和你喝呢。”

    一中年男子笑道,目测四十多岁的年纪,却已经有些秃顶。

    潘惟妙强自一笑,然后站在了门边,李浮图和潘惟肖紧跟着走了进来。

    “臭丫头,你怎么在这里?!”

    有人盯着潘惟肖惊讶道,还透着三分怒气。

    听语气,就知道说话这人应该是潘氏姐妹的父亲,看五官,可以看出年轻时应该算是一个帅哥,身高也接近一米八左右,只不过因为多年富贵生活所产生的影响,导致他的身材有些发福,也长出了一点啤酒肚。

    潘惟肖没有理他,在全场看了一圈,闻着空气里的酒味和烟味,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和所有人一样,潘荣目光下意识移到了和潘氏姐妹一同走进来的李浮图身上。

    “小伙子,你是谁?”

    潘荣的语气还算客气,因为他很清楚他二女儿的德行,眼光挑剔,能和她在一起厮混的,多半是那个企业的太子爷或者哪家的公子哥。

    李浮图还没开口,潘惟肖就抓住了他的胳膊,“他是我的朋友,我们在这里吃饭,碰到姐姐,所以过来打个招呼,好了,你们继续吃吧,我们不打扰你们了。”

    潘惟肖就像是例行公事,说完不等众人反应,拉着李浮图就打算离开。

    在座的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脸色一时间都变得有些不太好看。

    潘荣很是难堪,见这丫头真打算就这么走人,猛然站起身怒声道:“给我站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