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0章 恭喜
    如果说开始进入房间时还不是很明显的话,那这个时候,那种仿佛能霍乱人神经的香味已经变得浓稠得近乎实质起来。

    但是诡异的是,李浮图却并没有任何窒息或者不适感,反而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开始变得躁动,一股本能开始复苏,甚至全身的温度都开始逐渐上升。

    这种反应,在宋洛神的身上体现得更加明显,她整个人的脸色就像是喝醉了酒一般,弥漫起醉人的酡红,眸光也开始变得水波荡漾。

    她强忍住内心以及身体上的那种酥麻感,微微蹙着眉:“……这是什么味道?”

    “跟我走!”

    李浮图没想到,对方居然怀着这种险恶心思,这空气中弥漫的,显然是烈性的催情药物!

    李浮图已经顾不得考虑那么多,猛然上前,一把抓住宋洛神的手腕,打算把她拽离这个房间,可是他手一碰到宋洛神的皮肤,宋洛神檀口里就情不自禁吐露出一声魅惑人心的娇吟,她整个人仿佛触电一样,轻轻颤抖了下,差点瘫软在床上。

    李浮图眼神一凝,立即把手收了回来。

    他没有想到,这药物的药效已经达到了这种地步,对方之前在对讲机里说那么多,恐怕也存着拖延时间让更多药力通过呼吸进入他们的体内的打算。

    清晰可见,宋洛神那如雪的肌肤上通体弥漫起妖异的酡红,甚至她那双往日里高贵冷艳让人不敢直视的眼睛,此刻都如同一江春水,荡漾起妩媚妖娆的波光。

    似乎觉得身体很热,宋洛神甚至都开始伸手扯开自己的衣领。

    “洛神,你清醒一点!”

    李浮图强忍着一下一下冲击他理智的躁动感,沉声道:“有人在空气里投放了烈性的催情药物,你坚持一下,我送你去医院!”

    这世上没有百毒不侵的神仙,哪怕李浮图,此刻也受到了药物的影响,只不过比起常人,他的毅力以及自控力显然要强上一些,但是他也能感受到,在药物的侵袭下,他的理智也正在一步步消退。

    知道如果继续拖下去可能后果不堪设想,李浮图咬了咬舌尖,抓起被单打算裹住宋洛神,打算把她抱出去,可是宋洛神却避开了他。

    “洛神,你干什么?!”

    宋洛神此刻哪还有平日里的半点模样,玉貌娇艳得像是能滴出水来。

    “我、这个样子……怎么能出去?难道,……让所有人知道我、被人下了椿药?”

    “这种烈性药,如果得不到及时救治的话,可能会对你的身体造成终身影响的!”

    李浮图大声道,似乎是想唤醒宋洛神的理智,他并不是危言耸听。

    虽然知道这件事如果传出去,哪怕作为受害者,但宋洛神的名声,肯定会遭受毁灭性的打击,但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得上这么多?

    他再度上前,可是宋洛神却似乎是一个把名誉看得比生命更为重要的人,再度避开,甚至下了床,来到了窗边。

    “你干什么?!”

    “我不去医院,你要是再逼我,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n

    bsp;   宋洛神水波荡漾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坚决,甚至她的手已经扶到了窗台上。

    感受到**的野兽不断在咆哮的李浮图难以置信的怒声道:“你是不是疯了?!”

    “对!我是疯了!你不要管我!你也中了药,趁你现在还清醒,回去,找你的顾倾城,她肯定愿意帮你……”

    “李浮图,这可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特制药物,距离你进入这个房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药效已经完全融入到了你们的身体里,最近的医院,离这里恐怕也有半个小时的车程,而且还是在不堵车的情况下,可据我所知,东海的交通状况一直很让人堪忧,恐怕不等你们赶到医院,药效就会完全发作,难道你想看到自己,或者说你的初恋情人在公众场合下,成为被**支配的野兽吗?”

    对讲机再度响起了起来。

    “另外,我再提醒你一点,这种药物的霸道性在于,如果得不到救治,并且得不到发泄的话,你的初恋女友,轻则后半生成为一个敏感的**,重则变成痴傻……”

    对方话还没说完,李浮图冲了过去,将对讲机拿起,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砰”的一声,对讲机瞬间支离破碎,所有的声音消失。

    “你别管我了,去找顾倾城!”

    宋洛神娇躯紧贴在窗前,肌肤如火,修长的双腿不安的搅动,眼眸中挣扎与妖冶交替闪烁,就仿佛两个人格在她的脑海中在做激烈的斗争。

    李浮图呼吸急促,时隔多年后,再度感受到了一种无路可走的感觉。

    几秒后,宋洛神的理智彻底崩溃,一双眼眸里再也看不到任何清明,仿佛一瞬间从一位高贵圣洁的九天神女化身为了妖娆魅惑的堕落天使,她开始伸手褪下自己的衣裙。

    衣裙顺着她的躯体滑落在她的脚下,露出了一句无法用言语形容完美娇躯。

    李浮图愣在了那里,看着犹如世界上最精美艺术品的酮体,他内心中本就开始松动的**囚牢颤抖得更加剧烈,那头猛兽像是打了药剂一样,更加猛烈的撞击起来。

    已经完全被药物所支配的宋洛神动作还没有停止,她檀口里不断泄出一阵阵低吟,伸手抚向自己圆润的香肩,把紫色的内衣吊带剥落了下来。

    “吧嗒……”

    吊带松松垮垮的斜挂在她的臂膀上,半边胸衣随之下坠,露出了世间最美好的风情。

    那一瞬间,李浮图仿佛听到了内心中传来了一声震天动地的咆哮,然后那座囚牢“轰”的一声,彻底崩溃。

    沸腾的热血涌上了脑门,理智被焚为灰烬,李浮图双眸充血,在浓郁的梦幻香味中,大步朝窗边的宋洛神走去。

    夜色深沉,东越大酒店十六层的一个房间里,两具躯体刚一接触,就紧紧缠绕在一起,密不可分,身体曲线是那得契合,仿佛他们天生就该是一体的一般。

    光线照耀下,他们很快倒在了大床上。

    隔壁的房间内,房门悄然打开,裴诗音笑着走了出来,看着旁边紧闭的房门,轻声道了句。

    “洛神姐,恭喜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