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7章 雷锋
    宋洛神的身体娇软轻盈,裴诗音站起身,毫不费力就把她从桌上扶了起来。

    扶着已经任人摆布的京都第一美人,裴诗音直接朝餐厅外走去。

    有人注意到了她们,但很快移开了目光,在餐厅里喝醉酒的事时有发生,并不稀奇。

    餐厅外,有一辆辉腾静静等候,见裴诗音走出,一猛男立即从驾驶座钻出,似乎打算从裴诗音手里接过宋洛神。

    裴诗音眯了眯眼,“把你的脏手拿开。”

    她恨宋洛神不假,但都作为京都名门,她也不会让宋洛神被下等人糟践。

    那猛男脸色一僵,但还是悻悻的收回了手,走到车边替裴诗音把车门打开。

    裴诗音亲力亲为,独自把宋洛神扶上车,然后坐在了她的旁边。

    猛男朝周围警惕的观察了眼,见没人注意后,迅速重新钻进驾驶座。

    “小姐,去哪?”

    裴诗音神色高冷:“回酒店。”

    “是。”

    猛男点了点头,与此同时,抬头情不自禁通过后视镜看了眼昏迷不醒的宋氏天之骄女。

    他当然清楚这个女人的身份,裴诗音下在酒里的蒙汗药,还是他弄来的。

    裴诗音想干什么,虽然没有明说,但他还是能猜到一些。

    他眼神一瞬间波动不止,既然裴诗音煞费苦心,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便宜别人,为什么不能是他呢?

    “怎么?你也对她感兴趣?”

    裴诗音注意到了他的目光,视线抬起,看向后视镜。

    那猛男内心一震,赶忙掐断脑子里不该有的旖念,立马移开可目光发动了车子,

    “属下不敢。”

    裴诗音冷笑道:“做人,最好有自知之明,首先得弄明白自己的身份,天鹅即使落了难,也不可能掉到你们这些癞蛤蟆嘴里。”

    那猛男老老实实开车,无论裴诗音的话语多么不客气,也不敢有一点愤怒不满的表现。

    东越大酒店。

    东海五星级酒店之一。

    裴诗音已经在这里定好了房间。

    至始至终,她都没有劳烦旁人假手,自己一个人把宋洛神扶进房间。

    等把宋洛神放在柔软的大床上,一直表现得很是镇定从容的她才轻轻松了口气。

    她很清楚,自己这么做会带来的风险,而且这次和她买凶杀蔡红鲤不同,她这次没再隐藏在幕后,而是直接站在了台前。

    如果宋洛神狠一点的话,事后,可能会和她鱼死网破!

    不过她已经顾忌不了这么多了,她买凶杀人,为的是给宋洛神造成麻烦,甚至看有没有可能把她从宋氏继承人的位置上拖下来,可是以目前的情况,已经没时间等她慢慢计划,如果再拖下去,真的等宋洛神回到了京都,那宋氏和李家的联姻恐怕就成了定局。

    宋洛神还在东海的这段时间,已经是她唯一的机会。

    爱情的力量是无法预估的,尤其是被爱情迷昏头脑的女人,完全没有任何理智可言,尤其是当这种女人手里还握有一定力量的时候,她的可怕性完全难以想象。

    裴诗音缓缓的坐在床边,像是面对情人一般动作无比轻柔的抚摸着宋洛神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蛋,她脸上,带着让人心惊胆战的神经质笑意。

    “洛神姐,在京都,几乎所有的女人都活在你的光芒里,男人们对你顶礼膜拜,长辈们对你全是赞许,我真的不知道,你真的有如此优秀吗?洛神姐,其实我真的觉得,我比你要强上太多,至少,我敢于追求我爱的东西,为此,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而你呢?就在意宋氏大小姐这个身份上的那点所谓的荣光,连自己真实的感情都不敢面对,洛神姐,我恨你,但是我也为你感到可悲。”

    裴诗音的手停顿了下来,帮昏迷中的宋洛神撩动了下散乱在额前的一缕发丝。

    “洛神姐,小时候,我真的很尊敬你,也很崇拜你,可是,你明明不喜欢昊天哥,为什么要答应这场婚事?你自己得不到幸福,就要别人也陪你一起受罪吗?洛神姐,你不觉得自己太自私了点?”

    裴诗音静静凝视着宋洛神那张让她都感觉没有一点瑕疵的容颜,缓缓的把手收了回来,抬起头,看向卧室窗外。

    窗口向西,可以看到天空昏黄,太阳已经开始西沉。

    “洛神姐,这场婚姻,注定了会是一场悲剧,你没有勇气没关系,我来帮你。”

    裴诗音喃喃道,继而站起了身,离开了房间。

    她没有发现,在她转身后,仿佛人事不省的宋洛神密长的睫毛轻轻颤动,悄然睁开了眼眸。

    被人下药,宋洛神眼中却没有愤怒以及恨意,脑海中回荡着裴诗音坐在床边自言自语的话,眼神无比复杂。

    ……

    战国会所。

    顾倾城下午就已经离开。

    李浮图独自站在办公室窗前,几乎站了近一个下午。

    十二月即将过去,马上,就要迎来龙国阳历上新的一年。

    这十年的冬去春来,麓祁山脚下躺着她,是否真的曾怨过自己?

    李浮图缓缓点燃一根烟。

    窗外,有些树的树叶已经凋零,随着萧瑟冬风缓缓旋转飘落在地,与黄土混为一体。

    不知不觉,好像又快到了下雪的时节了。

    一根烟没有燃尽,手机却突然响起。

    李浮图微微回神,掏出手机,也没留意是个陌生号码,接通放在耳边。

    “李浮图?”

    嗓音柔媚,还带着一股磁性的沙哑。

    李浮图微微皱了皱眉。

    “你是?”

    “我是谁不重要,关键的是,你想知道,三天前的宋氏酒会上,是谁想对皇锐集团的蔡红鲤下手吗?”

    李浮图眼神一凝,看了眼手机,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归属地区是东海。

    他重新把手机放在耳边,“你怎么知道这件事?”

    电话那头,有一阵轻笑声通过无线电波清晰的传了过来。

    “我知道的事,绝对比你想象中要多。”

    李浮图沉默了一会,直戳了当道:“是谁?”

    “别这么心急,想知道答案的话,来东越大酒店,1609号房,你想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可以在这里得到答案。”

    李浮图沉默下来。

    电话中继续有声音响起。

    “别紧张,你可以放心,我对你没有恶意。”

    “你究竟是什么人?”

    电话那头的人轻轻一笑。

    “你当我是雷锋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