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1章 你好,再见
    麓祁山,坐落于龙国首府京都的西郊,比不了葬的都是国家领导人或者功勋之辈的宝山那般出名,但却也算的上环境清幽,远离市区喧扰。

    而且最关键的是,那里是他母亲的埋骨之所!

    这位秦家长公主,究竟是如何知道的?!

    自认识李浮图以来,顾倾城很少看到这个男人流露出太大的情绪波动,给人的感觉,就仿佛这世上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会被这个男人放在心上,可是此时此刻,在那位秦家长公主喊出了一句她完全听不明白什么含义的话后,这个男人却瞬间站了起来,并且快步走了过去,在大庭广众下,第一次失了态。

    滚滚煞气迅疾而无声的消退。

    天狼等人负手退向两边。

    李浮图大步走到秦羽衣的面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掌,眼神阴沉道:“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浮图,你给我放尊重点!”

    秦云轩上前,打算把李浮图推开,可李浮图猛然抬头,眼神中的煞气浓烈得犹如实质,一把抓住秦云轩的手掌,如巨浪拍岸的恐怖力道瞬间爆炸开来,直接把这位南方天字号公子哥甩飞了出去。

    全场鸦雀无声。

    蔡红鲤美眸瞪大,情不自禁微微张大了红唇。

    不顾狼狈跌落在地的秦云轩,李浮图再次死死的盯向秦羽衣:“回答我,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状态下的李浮图,浑身散发着让人不敢直视的冰冷血煞气息,谁也不会怀疑,那位青衫仗剑的绝世女子如果回答的不好,可能立即就会被辣手摧花,香消玉殒。

    秦云轩跌坐在地上,手捂胸口,嘴角溢出一缕血水,此刻这位在南方身份极致尊贵的大少可谓是风度尽失,可他来不及顾忌,不可思议的抬着头,望着没再多看他一眼的男人,目光中满是骇然。

    上次在战国角斗场上,他亲眼见证过这个男人和孔傅杰的交手,他本以为即使不敌,自己面对他也是有一战之力的……

    “我怎么知道?”

    秦羽衣似乎没有被男人的煞气所影响,欺霜赛雪的手腕被对方毫无怜香惜玉之意的紧紧握在手中,她也并没有挣脱。

    她仰着脸,望着这个与她从未见过面却始终存在在她的世界里的男人。

    “因为这十年,每年的一月,我都会北上,去一趟被所有人,哪怕连你都遗忘了的那座孤坟。”

    李浮图瞳孔剧烈收缩。

    他眼神波动不止,盯着不闪不避和他对视的秦羽衣,片刻后一把提起插进地面的那柄秋水长剑,然后把秦羽衣拽出了江湖楼大厅。

    这是……什么情况?

    大厅内的人错愕不解。

    顾倾城目送李浮图拉着秦羽衣消失,然后亲自起身走到秦云轩面前,把他扶了起来:“秦公子,抱歉,你放心,他应该不会对秦小姐做什么的。”

    秦云轩没有说话,望着大厅门口的方向,眼中没有愤怒,也没有担忧,他紧紧的皱着眉,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

    战国会所当初斥巨资打造,内部环境自然不用多提,到处是亭台楼榭小桥流水的场景,李浮图拽着秦羽衣走过一段雕廊,来到了一个凉亭里,亭外有假山,亭下流水潺潺,这无疑是一个很适合谈情说爱的地,但此刻站在这里的一对男女间的氛围并不怎么友好。

    “你究竟是什么人?”

    比起之前,或许是因为这里环境的影响,李浮图身上的煞气减弱了下,但目光依旧凌厉。

    “秦家、秦羽衣。”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李浮图眯着眼,再度问道:“回答我,你究竟是什么人?”

    秦羽衣看了眼本来属于自己如今却被对方握在手中的秋水长剑,“我说了,我是秦羽衣,你难道不认识我吗?”

    李浮图沉默下来。

    他自然无法理会秦羽衣的话中深意。

    见对方一直看着被他握在手里的剑,他开口道:“为什么每年你都要去我母亲的墓,回答我,我就把你的剑还给你。”

    秦羽衣抬起头,嘴角上扬,一时间笑了起来。

    哪怕李浮图都不得不承认,这个刚才在江湖楼大厅对他悍然拔剑气势如虹的女子,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你笑什么?”

    他并没有被眼前的美景所迷惑,皱了皱眉。

    “我一个活人去墓地,能干什么?李浮图,你不觉得你这问题问的相当愚蠢?”

    李浮图眼神一凝,声音放缓了一些。

    “你认识我母亲?”

    秦羽衣看了他一眼,笑意越发绚烂。

    这个时候李浮图已经松开手放开了她,看着只是笑却不说话的这位秦家长公主,他眉头越皱越紧。

    “我们之前见过吗?”

    “你不用乱猜。这十年来,我祭拜你的母亲,一是因为敬佩,二是因为人情。”

    她看着李浮图,“但这份人情,并不是欠你的。”

    “秦小姐,有话可不可以明说?”

    可以明显的感受到,李浮图的语气变得客气起来,之前的杀机与杀气尽数收敛。

    站在古色古香的凉亭之内,穿着一袭青衫的秦羽衣真的宛如从画卷中走出来的女子。

    “李浮图,这十年来,过得辛苦的,并不只有你一个人,不过我想,现在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你如今的成就,我很意外,但我也由衷的为你感到高兴,曾经那个需要人庇护的少年,终于可以自己撑起一片天地,我想麓祁山脚下躺着她,也应该可以放心了。”

    李浮图眼神波动,沉默不语。

    “你放心,你的秘密,我会永远帮你保存,现在,可以把秋水还给我了吗?”

    李浮图无声凝视着她,缓缓伸出了手。

    秦羽衣接过剑,一道如水剑光掠过,秋水已然入鞘。

    这位十年来为了一份本不应该由她承担的责任而每年在那个日期都会北上的女子深深看了生平第一次碰面的男人一眼,嘴角泛起一缕意味难名的弧度。

    “你好,再见。”

    言罢,她转身,没走来路,而是飘然跃出凉亭,踩着水波如惊鸿掠影般远去。

    李浮图站在凉亭中,看着漾起涟漪的水面,眼神微微恍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