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0章 可有怨言?
    没人比秦羽衣更清楚自己刚才那一脚的力量。

    所以看到蚩燃能这么快重新站起,她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意外。

    她来这里,目标是李浮图,她想以自己手中的剑,来试一试十年后的少年郎究竟有几斤几两,可是她没有想到,李浮图没出手,他手下随便蹦出来的一个人,居然就强悍到了如此地步。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样的人,在场还不止一名。

    她的视线下意识移向蚩燃刚才坐的那一桌,那一桌上的人,几乎人人身上都弥漫着那股血煞味道。

    通过刚才和蚩燃的交手,对这些人的身手,秦羽衣大致上有了了解,如果这十几个人每人都如刚才和他交手那人一样,那他们联合起来所形成的能量,恐怕连她们秦家都要正视。

    看着他们,秦羽衣不仅开始想起燕东来曾经向父亲汇报过的消息。

    那时候,这个男人才刚刚回国,还名不见经传,恐怕他自己都根本不知道从他回国开始就已经有人在关注他。

    因为多年前的一段渊源,在这个男人再度在国内现身后,父亲就把自己单独叫去,将燕东来做出的评断交给自己观看过,后来父亲还专门查了几年前将南非那个出尔反尔的军阀全灭还将燕东来放回来的组织。

    那个组织的作风极其鲜明,并不难查。

    地府,短短几年迅速崛起,成为了世界上搅动风云巨头之一,和一些发展数百年的势力分庭抗礼,创造了属于这个时代的奇迹。

    当时,燕东来指出这个男人和地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是她觉得,或许只不过是因缘际会,这个男人出国十年里和地府产生了一些交情,又或者他只不过是认识地府里面的一些人,这都是有可能的原因。

    可是随着接下来的一桩桩事件,都逐步改变了秦羽衣的看法。

    这个男人变态的身手以及残忍的杀人手法,都和那个组织里的人太像了一些。

    尤其是现在,当亲身感受过,秦羽衣有充分理由怀疑刚才和她交手的那人就是出自那个组织。

    她收回目光,看向承受了她一脚却仿佛没有造成太大影响的蚩燃。

    “我很好奇,你在地府里,究竟是鬼王,还是鬼使?”

    话音落地,李浮图脸色微微一变。

    “……地府是什么?”

    “什么鬼王鬼使的?”

    所有人都错愕不解,为秦羽衣的话感到困惑,哪怕秦云轩都一头雾水。

    “姐,你在说什么呢?”

    秦羽衣没有回应,无视旁人目光,视线盯着蚩燃。

    蚩燃仍旧一语不发,瞳孔却逐渐放大,那双眼睛仿佛被黑暗所覆盖。

    与此同时,十几道身影瞬间窜出,眨眼间出现在秦羽衣周围。

    视线在那一张张毫无生气的脸庞上扫过,哪怕退路全被堵死,秦羽衣仍旧没有惊慌,攥紧手中的剑,嘴角勾勒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一句试探,让所有的猜测都瞬间明朗了。

    还真是没想到呢。

    “你们究竟是不是男人,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女人?!”

    秦云轩怒道,此刻,他也被围在了包围圈中,终于能亲身体会到那股犹如黑云压城风暴即将降临的沉重压抑感。

    他认为自己也算是一个高手,但不知为何,此刻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大海里的一叶孤舟,要是风暴降临,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喂,你不会真打算杀了她吧?”

    蔡红鲤扭头,看到的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深知自己这位学弟早已不是十年前那位顽劣少年的她神色变得严肃下来。

    “你别冲动,虽然她提着剑来这里挑衅你,确实是她不对,但她毕竟是秦家长公主,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会有大麻烦的!”

    李浮图仿佛没有听到。

    秦羽衣对他拔剑,他其实并不怎么在意,他在意的是,这位秦家长公主,居然认出了蚩燃他们,并且还知道鬼王和鬼使。

    这足以说明,秦羽衣对地府了解颇深。

    秦羽衣不是宋洛神,对她,李浮图不会有任何心慈手软,哪怕她背后站着南方秦家。

    自己的身份不能暴露。

    哪怕只有一丝风险,都必须扼杀在摇篮之中。

    李浮图眼神轻轻眯起,这一刻,他是真起了杀心的。

    姚晨曦手下那些商界骄子们此刻噤若寒蝉,根本不敢说一句话。

    商场上再如何波涛汹涌,那输赢得失也不过只是金钱,而此刻却不同。他们这才意识到这位战国主席出名的不仅仅只是他传奇般的崛起速度,还有他亲手缔造的一笔笔血案,他们真怕这位罪恶满身的狠人发起狂来,把他们都杀了。

    “顾小姐,你快劝劝他啊,这家伙疯了!”

    蔡红鲤急道。

    顾倾城咬了咬唇,犹豫的看了看李浮图,终究还是没有出声。

    哪怕她知道如果秦羽衣真的死在这里,恐怕会捅破天,但是她也不想去质疑李浮图的决定。

    她曾经说过,浮沉皆随郎。

    “这次来龙国,你是我们碰到的第一个有意思的人物,但是很遗憾,你现在要死了。”

    天狼开口道,这或许是他来龙国以来,说的最长的一段话。

    三名鬼王,九名鬼使,面对这种豪华阵容,普天之下能逃出生天的存在屈指可数。

    可秦羽衣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面临的严峻处境,剑尖轻抬。

    “你们真的觉得能够杀得了我?”

    “地府天狼,生平别无所愿,但求一死。”

    随着话音,十二人的瞳孔变得深暗起来,仿佛湮灭了所有情感,气势再无遮掩的呼啸开来,有如幽冥降临,整个江湖楼大厅的温度一瞬间急剧降低。

    秦云轩勃然变色,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秦羽衣的发丝无风曼舞,她嘴角上扬,手中长剑缓缓举起,似乎打算殊死一搏。

    可随后,她手掌突然松开,那柄名为秋水的长剑径直坠落在地,剑尖朝下,插入地板。

    剑身晃动不止。

    “姐?!”

    秦云轩满脸不可思议。

    “李浮图,你十年未归,不知葬在麓祁山脚下的人,可有怨言?”

    秦羽衣扭头。

    李浮图神色骤变,猛然站起。

    “住手!”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