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9章 谁说女子不如男
    战国主席如今被很多人形容为东海的第一高手,而且这还是他的大本营。

    在战国会所对战国主席拔剑?

    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在场的皇锐集团的精英们都情不自禁产生一股荒谬感。

    可是那个青衣女子的神色很平静,也很从容,无视旁人,清幽如水的眸光至始至终都放在李浮图脸上,一只纤细的手臂抬着剑,未见有半分晃动。

    江湖楼大厅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或酒杯。

    李浮图不认识这个一进来就对他拔剑的女子,但是却认得站在女子身边脸上明显也有些意外的男人。

    秦家二少爷,秦云轩。

    他记得当初和这位秦家二公子见面的场景,应该还算上友好,现在这又是什么情况?

    李浮图皱了皱眉,未见他有什么动作,可是另一桌上有人动了。

    地府之众,从来不会在意对方是什么身份,也不会在意是男是女,对阎帝拔剑,那便是地府的敌人。

    “砰。”

    酒桌一震,一道身影如鬼魅般朝青衣女子冲了过去,速度之快,让在场的这些皇锐集团的精英们的视觉根本来不及反应。

    “锵……”

    一道类似金属碰撞声在江湖楼一楼大厅猛然炸响。

    在很多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青衣女子已然变幻了身形,手中古朴长剑剑身微微颤动,而她的身前不远处,一名男子凝视着自己出现一道血丝的手掌,死寂的瞳孔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

    青衣女子黛眉微蹙,终于把目光从李浮图身上移开,看着突然朝自己袭杀过来的男子,眉眼间似乎有些讶然。

    秦云轩神色也透着不可思议,他比坐在那里的皇锐集团精英们强了自然不止一星半点,那些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刚才那一幕就发生在他的眼前,他几乎看得清清楚楚。

    这个男人、竟然用手硬接了大姐的一剑?!

    他很清楚大姐在剑术上的造诣,正因为如此,他才觉得匪夷所思。

    不仅仅秦云轩,李浮图旁边的那一桌上,那些本不应该出现在光明之中的魑魅魍魉就仿佛集体复苏了一般,空洞的眼神中出现了一道诡异的神采,十几道目光全部集中在那道青衣女子身上。

    不过他们仍然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似乎并没有一拥而上的打算。

    “她是谁?”

    顾倾城怔怔道,虽然她知道秦家,但是却没亲眼见过秦羽衣,其实不仅仅是她,就连蔡红鲤都一脸疑惑。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秦家家主育有一女,但是和别的豪门贵女不同,秦家长公主很少暴露在公众的视线中。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李浮图盯着那道青衣,缓缓道:“她应该就是秦家的那位长公主了。”

    “你说她是秦羽衣?”

    蔡红鲤惊声道,继而看着李浮图:“你怎么人家了?居然惹得人家直接提着剑上门来找你。”

    &nbs

    p;  李浮图苦笑一声:“你问我我问谁去,我自己都一头雾水,我和她连见都没见过。”

    “你以为我会信你?”

    李浮图沉默下来,那位秦家长公主的行为的确过于诡异,蔡红鲤不信也可以理解,但是他也没法再做解释。

    目光重新移向那道青衣。虽然第一次见面,甚至连话都没说一句,但是很明显,这个女子和一般的豪门贵女有很大的不同。

    能培养出这样的女子,李浮图对那个在南方树大根深的家族越发的好奇起来。

    江湖楼一楼大厅门口,冲突依旧在继续。蚩燃攥了攥手,无视手掌上的伤痕,再度朝秦羽衣扑杀过去。

    这世上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蔡红鲤手下那些商场骄子们不通武学,看不出蚩燃的恐怖,他们只觉得这哥们手无寸铁敢和人家的剑拼,很有勇气很彪悍,但是被蚩燃气机死死锁定的秦羽衣却感受到了骇浪惊涛朝自己席卷过来。

    她觉得对方仿佛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一般,身体透发出来的煞气浓稠的犹如实质,让周围的空气一瞬间都似乎开始凝固下来,宛如一个无形的囚牢把她笼罩。

    秦羽衣紧紧皱着眉,倒不是因为恐惧,而是那股血煞的味道让她本能的觉得不舒服,她长剑向前一挥,剑光闪耀如水,欲图把这个囚牢给破开,可是她的剑,却硬生生被对方用双手夹住。

    秦羽衣眸光一闪,没有慌乱,单手持剑,借住对方的力量飘然而起,身形犹如惊鸿,在半空中造成华丽翻转,右足踢向对手的脑袋。

    蚩燃不闪不避,双手夹剑,猛然扭转,似乎打算硬抗这一击以换取夺下对方的剑。

    剑客最大的杀器就在于手中的剑,和剑客过招,只要能够盯紧对方的剑,那威胁也就降低了大半,况且对方还是一个女人。

    女人,能有多大力道?

    几乎在场所有人都觉得如此,不认为秦羽衣那一脚能造成多大伤害,哪怕李浮图都如此认为,可是事实却打了他们一记响亮的耳光。

    “砰”的一声,蚩燃被那看似柔软无力的小脚硬生生踢飞出去,那柄剑在空中轮转几圈,最后再度被落地的秦羽衣稳稳的接在手中。

    欧阳修等人对视一眼,眼中不约而同有些震撼。

    他们没想到那具娇躯里,竟然能蕴含如此恐怖的力量。

    “呵,叫你们男人小瞧女人。”

    虽然在某种程度上,她和李浮图是盟友,而提剑登门的秦羽衣是敌人,但是当看到蚩燃被击退,蔡红鲤却觉得心中有种莫名的痛快。

    “好一个霸道的女子。”

    李浮图轻轻赞叹,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虽然蚩燃有托大的嫌疑,但谁敢保证这位秦家长公主就用了全力?

    这恐怕是自己回国以来所见到的武力值最强的女人了吧?

    当然,那位川蜀的刀马旦未曾在自己面前出手过,她和这位秦家长公主孰强孰弱,李浮图还没办法评判。

    “姐,你真威武!”

    在南方堪称天字号大少的秦云轩看着自己的大姐,满脸不加掩饰的崇拜,可是话音未落,被一脚踢飞出去的蚩燃很快又重新站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