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4章 童话故事
    虽然两人之间的关系绝对已经算不上纯洁,但是那一夜,因为酒精和情绪的原因,两人的理智都不清醒。

    可现在不一样了。

    “这……”

    李浮图有些犹豫。

    乌黑的秀发和雪白的床单遮挡住了姚晨曦的脸蛋,导致看不清她此刻的表情,她往床边挪了挪,像是为李浮图让出了位置。

    按照目测来看,这张病床似乎是真的可以容纳两个人的。

    姚晨曦不再出声,而李浮图陷入了一个比较艰难的选择。

    姚晨曦明显是感激他的照料,不想让他太过受累,有受虐倾向的人毕竟是少数,能有床睡,李浮图自然也不想在椅子上凑合一夜,可如果他真的上了病床,会不会有点乘人之危挟恩图报的意思?

    病房内安静下来,静到似乎能听到两人的心跳声。

    约莫半分钟后,李浮图终于做出了选择。

    既然姚晨曦作为一个女人都如此坦荡,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又何必瞻前顾后扭扭捏捏。

    况且,自己又没有什么不轨的想法,问心无愧怕什么。

    李浮图站起身,从窗边一步步走到病床前,虽然是姚晨曦主动提议,但是从开口后,她就把脑袋埋在被子下面,没再和李浮图对视过。

    床上明显一沉,姚晨曦也没抓被子。任由男人把被子轻轻掀开钻了进来。

    姚晨曦觉得自己的体温再度迅速的攀升。

    虽然彼此都穿着衣服,但此情此景,再加上两人根本说不清楚的关系,姚晨曦的心根本无法保持平静。

    她觉得自己的脸蛋都变得滚烫起来。

    李浮图上床后,虽然不敢乱动丝毫,但此刻同处一个被子下面,他还是难以避免的感受到了身旁传来的火热温度。

    “你是不是又开始发烧了?”

    他问道。

    姚晨曦脸色越加酡红。“没有。”

    “那你身体怎么这么热?”

    说的时候,李浮图双眼望着天花板,为了避免发生什么尴尬或引起姚晨曦的误会,他连头都没扭一下,僵硬的躺在病床上,就像具尸体。

    “你这人怎么这么多话!”

    不知为何,姚晨曦像是恼了,爬起来伸手摸向床头。

    “啪。”

    病房内瞬间变得一片黑暗。

    光明消退,但一种旖旎的氛围以及姚晨曦心里的波澜却并没有衰减丝毫,只不过那种表面上的尴尬却是减轻了不少。

    毕竟黑暗能让人从心理上形成一层保护色,就像是戴上了一块面具。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都到了晚上十点多,可是从呼吸频率来看,病床上的一对男女都没有睡着。

    “姚老师,你睡了吗?”

    李浮图轻声道,他不知道是因为确实心无杂念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这种时候,他仍旧若无其事叫着人家老师。

    姚晨曦虽然没有回应,但是身子却微微的动了动。

    李浮图轻咳一声,“要不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不知为何,姚晨曦很担心李浮图在这个时候提那个很经典的禽兽与禽兽不如的笑话,但是李浮图为她忙前忙后一天,她也不能太不近人情,低声道了句:“你说。”

    李浮图自然没庸俗到那种地步。

    “你知道童话故事里,谁的胸最平吗?”

    他如此问道。

    毫无疑问,哪怕姚晨曦学富五车满腹经纶,但李浮图的这个问题还是把她给问住了。

    甚至她的注意力都暂时的从此时尴尬的情形里抽离出来,开始认真思考起这个问题的答案。

    李浮图也没干扰她。

    高学历的人都对自己的才智有着充分的自信,姚晨曦也不例外,可是她思考了五六分钟,仍旧毫无头绪,最后只能好奇的问道:“是谁?”

    李浮图没卖关子,很快给出了答案。

    “小红帽。”

    黑暗中,姚晨曦微微皱了皱眉。

    “为什么是小红帽?因为她年纪小吗?”

    刚才李浮图脑海里下意识冒出当年读书的时候听到的这个笑话,没多想就说了出来,想缓和一下僵硬的气氛,可是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太轻佻了些。可这个世界说出去的话和泼出去的水最难收回,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

    轻咳一声,他有点不自然的道:“因为她的奶奶被狼吃了……”

    “……”

    姚晨曦一怔,然后迅速反应过来,脸蛋如同充血。

    “色狼!”

    不过骂归骂,她终究还是比较克制,或者说性格使然,没一脚把某人给踹下去。

    “呵呵,要不我再给你讲一个吧?”

    李浮图尴尬的笑了一声,想将功补过,可上了一次当的姚晨曦哪还会给他这个机会。

    “你给我闭嘴!”

    李浮图嘴唇抿紧。

    “我一直以为,你还算是一个比较正经的人。”

    “……”

    某人此刻就像是一个被老师训斥的学生一样,不敢争辩,也无从争辩。

    “果然,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通过一个笑话,姚晨曦再度归纳出这个被无数前人总结过的言论。

    李浮图苦笑不已,他也知道怪不得姚晨曦,只能怪自己嘴上不把门。

    罢了,还是睡觉吧。

    他闭上了眼,控制自己快点睡着。

    可是过了一会,身边再度有声音传来。

    “喂,说你几句你就生气了?一个大男人,就这么小心眼?”

    伴着话语,他的胳膊还被人推了推。

    李浮图睁开眼。

    “没有,是我的不对,我实在是有辱斯文。”

    他惭愧道,进行着深刻的自我检讨。

    “噗嗤。”

    姚晨曦被逗笑了。

    “知道反省,证明还有救。”

    她缓缓收敛笑意,沉默了下,转身侧卧,一双娴静的眼眸盯着躺在身畔的男人。

    “今天……谢谢你了……”

    李浮图扭头看了她一眼,笑着道:“就算是个陌生人,也不会见死不救不是。”

    姚晨曦不置可否,看着月光下的那张轮廓格外分明的脸庞,“李浮图,今晚过后,你还是你,我还是我,对吗?”

    李浮图神色平静,轻轻应了一声。

    姚晨曦凝视了他半饷,然后往前挪了挪了身子,继而缓缓的伸出手,主动抱住了他的腰,脑袋靠在了男人的怀里。

    感受到那种有所依靠的安宁感,她闭上眼,轻声呢喃道:“那今晚,就让我小小的放纵一次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