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3章 好人有好报
    刚才没开灯,也没离开病房,李浮图确实是为了姚晨曦。

    他不想打扰姚晨曦休息,也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来的姚晨曦醒来后看不到他会惊慌,以至于他连饭都没有去买。

    现在姚晨曦既然醒了,他也就放下了那本情人。

    “估计饿了吧,我去买点吃的。”

    “我不饿。”

    姚晨曦摇摇头,但一天到头她也就喝了一碗粥,谁也能看出她的口是心非。

    “放心,我很快就回来。”

    李浮图安慰一声,然后走出了病房。

    病房内重新安静下来。

    看着病房内关闭,那种窒息感再度涌来,可是不想让男人觉得自己太过软弱麻烦的姚晨曦终究还是没有坚持把李浮图留下。

    一觉睡到晚上,点滴也已经打完了,虽然不知道自己的体温有没有恢复正常,但姚晨曦觉得自己的身体比之前显然要舒服了很多,起码脑袋里那种昏沉的感觉消减了大半。

    她掀开被子,下了床,来到李浮图刚才坐的地方,把他放在椅子上的那本《情人》拿了起来。

    玛格丽特·杜拉斯,法国当代最著名的女小说家、剧作家和电影艺术家。她于1914年出生在越国,父母都是小学教师,四岁丧父,童年的苦难和母亲的悲惨命运影响了她的一生,十八岁时赴巴黎求学,获巴黎大学法学学士和政治学学士学位……

    之所以刚才能一字不差的把那段经典段落背下来,是因为在有段时间内,她曾专门研究过这位文学界的传奇女性,她的这本代表作情人,虽然算不上倒背如流,但也差不多到了滚瓜烂熟的地步。

    姚晨曦没再去翻阅,看了眼封面,就抬头把目光移到了窗外。

    这本情人最受人追捧的地方,就是它问出了一个几乎所有女人都会关心的问题。

    就如同一首歌歌词所唱的那样,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可是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姚晨曦虽然看过很多书,但是她并不是一个喜欢悲春伤秋的人,但或许是因为生病的原因,她此刻望着窗外的夜空,脑海里情不自禁浮现出一个问题。

    当自己容貌衰老之后,生病的时候,还会不会有人急忙的把自己送到医院?还会不会有人毫无怨言的给自己喂饭递水?

    自己在想什么呢。

    这个念头刚一浮起,就很快被姚晨曦摇摇头迅速掐灭。

    自己这么想,岂不是把那家伙当成了自己的情人?

    他之所以这么做,恐怕是因为他心里觉得对自己有亏欠吧?

    姚晨曦认为这就是事实,哪怕他们之前早已两清,但她还是逼着自己去相信这个理由。

    看着夜空中的点点星光,她的思绪开始渐渐的放空起来。

    李浮图确实是一个守信的人,不到半个钟头,就重新回到了病房。

    虽然考虑到医生的嘱咐,他这次买的依旧是粥,但加了点佐料。

    “你下床干什么?你还在发烧,窗口有风,你难道打算一直住在医院里?”

    听到身后的动静,姚晨曦回过神,转过了身。

    “一点小烧而已,哪有那么严重,我只不过是是想呼吸下新鲜空气

    。”

    “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李浮图笑了笑,也没再指责,“过来吃饭吧。”

    姚晨曦走进了洗手间去洗了洗手,中午的时候是因为身体虚弱,而且还在挂点滴,这个时候身体好些了,她自然不好意思再让李浮图喂饭。

    姚晨曦只能吃清淡的东西,李浮图也没刻意弄些大鱼大肉来刺激对方,吃的是和姚晨曦一样的东西,有点同甘共苦的意思。

    “虽然你不喜欢医院,但以后生病,还是不要傻乎乎的自己一个人硬抗了,大不了,通知我一声,随叫随到。”

    喝着粥,李浮图轻声提醒。

    姚晨曦不置可否,低着眼睑,安静的喝着粥。

    李浮图喝粥的速度很快,姚晨曦碗里还有一半,他就已经把粥全部解决。

    “我去打个电话。”

    今晚肯定没办法回去了,他得通知何采薇一声,免得对方等他或者担心。

    当然,他也不可能如实相告,找了个理由说今晚住在战国会所,等他和何采薇通完话回来,姚晨曦已经把餐盒收拾干净。

    “这些东西交给我来做就好了。”

    “没事,我又不是少胳膊断腿。”

    姚晨曦笑道,继而沉默了下,“你如果有事的话,可以回去的,我一个人没事。”

    不管姚晨曦是不是客气,这种时候李浮图自然不会扔下她不管。

    “我闲人一个,能有什么事,你休息吧,我看会书。”

    李浮图又坐在了窗前,拿起了那本情人。

    九点钟的时候,护士又来查了遍姚晨曦的体温,她的烧已经差不多退了,住一晚上明天应该就可以出院。

    姚晨曦躺在床上,却没有睡意,毕竟白天睡了那么久。

    夜色静谧,尤其是医院这样的地方,到了晚上,更是安静到几乎没有一点声响。

    李浮图坐在窗前看书,像一个安静的美男子,而姚晨曦躺在床上在看着他。

    “……你打算在那里坐一晚上吗?”

    姚晨曦突然开口。

    “你还没睡?”

    李浮图从已经翻阅大半的那本情人上抬起眼,“不用管我,我这人是苦日子过来的,等下困了,坐在这里休息下就可以了。”

    这是间单人病房,并没有多余的病床给李浮图休息。

    不是李浮图故意逞能,以他曾经在国外打拼时最艰难的时期,连生命都得不到保证,天为被地为床的情况经常发生,有时候丛林里的树枝上都能睡上一夜,而且还要防备敌人甚至毒蛇猛兽的攻击,比起那种环境,现在的状况简直是天堂。

    当然,姚晨曦不知道这些,李浮图留在这里,都是为了她,她如何能看到对方在椅子上睡一夜?

    “要不、……你到床上来睡吧……”

    姚晨曦的声音很低弱,但是晚上医院里简直是太安静了,李浮图自然听了个清清楚楚。

    要知道,这个病房内的床,可只有一张。

    莫非真应了那句老话。

    好人、有好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