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2章 情人
    抽完一根烟后,李浮图回到了病房。

    当他把病房门一打开,就看到姚晨曦还坐在病床上,仍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就仿佛没有动过。

    而且好像从他离开后,姚晨曦就一直都盯着门口,看到他进来,神色明显轻松了下来。

    李浮图笑着走近,“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面对姚晨曦疑惑的眼神,李浮图笑道:“就好像我开车把你撞了一样,你生怕我跑了没人对你负责。”

    姚晨曦一怔,随即扭开头,“你不要胡说八道。”

    李浮图笑意不止,没再开玩笑:“时间应该差不多了,把温度计拿来看看吧。”

    这个时候,医生也准时再度走了进来。

    现在社会上对医生的评价普遍都很负面,甚至一棒子把所有医生都给打死,其实比较不负责,诚然,如今医疗行业里确实不乏存在一些渣滓,但仍旧也有尽心尽力的好医生。

    姚晨曦把温度计拿了出来,递给了医生。

    医生仔细看了看,“暂时算是稳住了,但烧还没完全退,你需要住院观察一晚。”

    姚晨曦下意识就要拒绝,可李浮图抢先开口道:“我们知道了,谢谢医生。”

    医生欣赏的看了他一眼。虽然这小伙子有点粗心大意,但好在孺子可教嘛。

    “有什么不舒服的话,随时叫我。”

    吩咐一句,他便离开了病房。

    “你为什么要同意,我不要住在医院!”

    等医生走后,姚晨曦变得激动起来。

    “你没听见医生说,你烧还没退,你难不成想回家然后再烧晕过去?”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我已经好了,我要出院!”

    姚晨曦突然变得倔强起来,说着就打算把插在自己手背上的针管给拔掉。

    李浮图拉住了她的手。

    “你胡闹什么?你看看你现在身体烫的,哪里好了?”

    “我不要住在医院里!”

    之前还分外温顺的姚晨曦像变了个人似的,挣扎不断。

    李浮图皱了皱眉。

    “要不这样,今晚我在这里陪你,总可以了吧?”

    姚晨曦的挣扎开始减弱,缓缓的抬起头,“你……说真的?”

    “我骗你干什么,你要是不信我的话,大不了如果看不到我,你直接离开,总行了吧?”

    姚晨曦沉默下来,却也不再挣扎。

    李浮图重新给她压好被子,在床边坐了下来。

    “你好像……很讨厌医院?”

    从她宁愿烧晕在家里和刚才激动的反应,就足以看出一些端倪。

    “这世上恐怕没人会喜欢这地方吧。”

    姚晨曦看了眼四周,这是间单人病房,很空旷,也很压抑。

    “我外婆就是死在医院里,妈妈说,如果不住院的话,恐怕外婆还能活得久一点,起码,比起最后的时光耗在医院,陪在家人身边,外婆生命的最后一程肯定会走的更加快乐。”

    李浮图恍然,难怪姚晨曦会如此抗拒医院,原来是因为童年的阴影。

    “生老病死,都是命中注定,你外婆去世,也怪不了医院什么,不管外界怎么谩骂,但医院的宗旨,还是为了救死扶伤,这一点难道你这

    位女教授会想不明白?”

    “我知道,可是只要来医院,我就会感觉不舒服。”

    李浮图莞尔一笑,医院这地,几乎天天都在死人,看到也都是一些病人,人在这能感觉舒服才怪。

    他也没指望能把姚晨曦的观念板过来,毕竟已经持续了这么多年,恐怕已经形成了一股执念,只要姚晨曦今晚愿意答应留在医院就好了。

    李浮图站起身:“你先睡会吧,我吃点饭。”

    刚才给姚晨曦买粥的时候,他也给自己买了碗,到现在没喝。

    姚晨曦躺了下来,看着李浮图喝粥,她本来不想睡的,可是一躺下,一股困意就如潮水般袭来,眼皮变得越来越沉。

    李浮图扭头看了眼,发现姚晨曦已经睡着,不禁摇头笑了笑。

    ……

    当姚晨曦再度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外面已经华灯初上。

    她眼神下意识浮现一抹慌乱,然后视线开始迅速在病房里搜寻起来,最后在窗边发现了李浮图的身影。

    或许是不想打扰她休息,病房里并没有开灯,那个男人坐在窗前,借着外面透进来的亮光,正在安静的看书。

    那瞬间,姚晨曦心脏仿佛受到了一种力量的重击,狠狠震动了下。

    “你……为什么不开灯?”

    黑暗而寂静的病房内,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李浮图从书籍上抬起头,笑道:“醒了?”

    姚晨曦坐了起来。

    “现在国家用电紧张,能省一点是一点,反正这里很亮,也看得到。”

    李浮图若无其事笑道。

    这个男人和别的男人完全不同,他好像真的从不会把温柔挂在嘴上。

    姚晨曦伸手摸向床头,把灯给打开。

    突然受到明亮的光线刺激,李浮图微微眯了眯眼,但随即就恢复正常。

    知道男人不开灯也没出去都是为了自己的姚晨曦咬了咬唇,看向李浮图拿在手里的那本书。

    “你在看什么呢?”

    李浮图拿起那本在百味书屋里买的本来打算送给何采薇最后却被自己拿上来打发时间的书,笑道:“杜拉斯的情人,你看过吗?”

    姚晨曦确实博学,点了点头,她看着那本书轻声道:“里面有句话,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她说她如果不做一个作家的话,肯定会成为一个妓女。杜拉斯确实是一个奇女子。”

    李浮图不知道何采薇的阅读喜好,本能的觉得女孩子都应该喜欢爱情小说,所以在感情专柜上随便选了本,可是他刚才看了后,已经觉得这本书不适合送给何采薇了。

    这本书里面写的感情太过负面,也太过极端。

    他合上书,“我觉得这本书里值得一读的也就第一段。”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认识你,我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姚晨曦笑着,把那段话一字不差的复述了出来。

    “这段话影响极其深远,几乎已经成为了法语小说里最广为流传的金句开头了。”

    李浮图微微一怔,继而笑着摇摇头,再度了解到了姚晨曦的胸中锦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