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 教师公寓里的贼
    李浮图自然不知道潘家姐妹花的闺房私话。

    走出百味书屋后,他把买的几本书放在后座,他本打算回大唐一品,可坐进驾驶座的时候,突然想到了昨晚何采薇不经意提起的一件事。

    姚晨曦生病了,而且已经病了几天。

    不论如今外界对他这位战国主席的评价有多么的五花八门,但并没有一人说他是一位薄情寡义之人,单说在顾老爷子入院之后,他力挺顾家大小姐上位,光这一点就让东海无数人赞赏有加。

    这个世道不论如何现实,但起码人们的喜恶并没有太大的改变。那种自私自利的人或许会因为手里的权势让人畏惧,但永远无法赢得真正的尊敬。

    对待顾倾城尚且如此,对于和自己有过一段露水情缘的姚晨曦,李浮图自然做不到铁石心肠,对方生病,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去看望一下。

    他坐在车里,再度拿起手机,姚晨曦的手机号他很早就有,可是就像昨晚一样,嘟嘟声响了很久,但始终没人接听。

    李浮图也没继续拨打,把车开往东海大学的方向,他知道姚晨曦的宿舍,打算去撞撞运气。

    今天周日,所有的学校都放假,东海大学的学生恐怕大多都趁着周末假期出去玩,东海大学里面显得有些空旷和安静。

    姚晨曦的公寓李浮图去过不止一次,他驾轻就熟的把车开到那栋教师公寓楼下,然后下车径直上了楼。

    站在门口,他先是敲了敲门,却并没有人回应。

    难道不在公寓里?

    李浮图微微皱了皱眉,然后拿起手机,再度拨通了姚晨曦的手机,只是这一次,他没在把手机放在耳边,而是仔细听起了门内的动静。

    很快,一道优美的纯音乐旋律从公寓里传了出来,虽然音调透过房门传出来的时候已经比较轻微,但还是被李浮图听了个清清楚楚。

    他把手机挂断,伸手敲了敲门。

    “姚老师,我是李浮图,请把门开一下。”

    门内依旧没有任何动静响起。

    按理说,以姚晨曦的涵养,哪怕她不想见到自己,但既然自己已经来到了门口,出于基本的礼貌,她也应该出来应付一下才对。

    李浮图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再度敲了敲门,发现里面仍然没有任何动静后,他停住手,扭头朝周围看了一圈。

    这栋教师公寓每层有两户,南北相对,姚晨曦对面那户此刻同样大门紧锁。

    李浮图收回目光,再度抬头朝头上看了看。

    他是在观察有没有监控摄像头。

    如果有人看到他此刻这幅样子的话,恐怕会把他当贼一样抓起来,不过他接下来的行为也喝做贼没太大区别。

    或许东海大学校方并没有考虑过有贼会跑到大学里面来行窃,所以教师公寓楼里并没有安装监控。

    在确认了没有监控摄像头后李浮图贴近姚晨曦的公寓大门,开始……撬锁。

    常言道防盗门只防得住君子,防不住小人,对于扒手界里面的顶尖高手而言,只要给他们时间,这世上恐怕没有门他们打不开,更何况姚晨曦公寓的这块大门还并没有多么高档。

    李浮图虽然没有在扒手界混过,但作为曾经单枪匹马闯入过米国白宫的阎帝大人而言,一扇门自然挡不住他,但恐怕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过,他竟然有干这种小偷小摸勾当的一天。

    不过事急从权,他现在也顾不得什么身份面子了,确认姚晨曦目前状况最为要紧。

    十几秒的时间,这块门应声而开,李浮图迅速跨进屋内,反手把门给关上,动作迅速,一气呵成,像极了一个入室盗窃的小偷。

    溜门撬锁这种事,毕竟不怎么光彩,刚才李浮图也悬着一口气,唯恐有人碰巧经过,那他的一世英名恐怕就毁于一旦,可好在整个过程还比较顺利。

    走进屋里关上门后,他松了口气,开始在客厅观察了起来。

    还是他当初看到的装设,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姚晨曦的手机正摆在茶几上。

    既然手机在,那么姚晨曦应该也在家里才对。

    “姚老师。”

    李浮图再度开口喊了声,公寓内依旧安安静静,很是诡异。

    李浮图开始朝卧室走去。

    走进卧室,就能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和其他女子满屋子琳琅满目的化妆品不同,整个卧室空间并不是很大,除了一个衣柜一张床,就是一个小书柜,上面摆满了各种类型的书籍。

    胸藏文墨虚若谷,腹有诗书气自华。用这句话来形容姚晨曦,确实恰如其分。

    可就像一个魔咒一样,古往今来,青史留名的那些才女,她们的命运都大多坎坷,此刻姚晨曦似乎也是如此。

    她正躺在床上,双眼紧闭,额头上搭着一块毛巾,脸上透着病态的红晕,哪怕李浮图已经进了卧室都没有发觉。

    难怪自己打电话她接,最初李浮图还以为她是刻意的。

    走到床边,李浮图并没有再顾忌什么,直接在床边坐了下来,他伸手拿开姚晨曦额头上的毛巾,发现已经干了。

    姚晨曦保持这种状态,也不知道已经维持了多久。

    李浮图眉头紧锁,把手放在姚晨曦额头上触了触。

    烫的吓人。

    “你这傻娘们,就不怕把自己烧傻了?”

    李浮图暗骂一声,顾不得耽搁,一把将姚晨曦拦腰抱起,迅速朝门外冲去。

    发烧虽然算不上什么大事,但如果拖久了,但也很容易引发一些严重的问题,而照何采薇的说法,姚晨曦恐怕已经烧了至少三天。

    李浮图抱着姚晨曦大步往外走,脸色阴沉,他莫名有些愤怒。

    冲出公寓,正巧碰到对面的门打开,一位三四十岁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估计也是东海大学的教师,见到李浮图抱着姚晨曦的一幕,他明显一愣。

    李浮图这个时候哪有心情顾忌太多,理都没有理会,抱着仍旧没有清醒迹象的姚晨曦迅速下楼,把她小心翼翼的放进后排里,然后坐上驾驶座马不停蹄的朝医院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