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8章 潘二小姐的野望
    虽然是双胞胎,而且两张简脸蛋也几乎一模一样,但是在性格上,潘惟妙和潘惟肖还是有着比较大的不同。

    作为姐姐,哪怕出生时间只早上几秒钟,但潘惟妙显然还是比潘惟肖要稳重内敛一些。

    “碰到谁了?”

    潘惟肖下意识问了句,但也没太过在意,她现在很困,只想着能重新的好好睡上一觉。

    潘惟妙也没卖关子,很快说道:“李浮图。”

    “李浮图又怎么了……”

    开始潘惟肖还没反应过来,没过几秒钟她脸色一僵,有些不敢相信般盯着潘惟妙道:“妙妙,你说你在咱们书店里,碰到那个战国主席了?”

    潘惟妙轻轻点了点头。

    “你在和我开玩笑吧?”

    潘惟肖难以置信道:“他那样的人,会跑去逛书店?”

    “我开始和你想法一样,可是确实是他没错,我还和他聊了会天。”

    听着潘惟妙的话,潘惟肖眼神剧烈变幻,随即捏着粉拳咬着嘴唇骂了句:“那个混蛋居然还有脸跑到我们的店里来!”

    那晚在豪庭,基本上在场的她们那些朋友都知道唐嘉豪的意思,也知道她们两的态度,可那个男人在很大程度上相当于无视了她们,潘惟肖觉得自尊受到了侮辱,那晚负气回来后就没少骂李浮图。

    听到李浮图这个名字,潘惟肖的困意似乎都瞬间消失了,咬牙切齿道:“妙妙,你居然还和他聊天?你怎么不把他赶出去?”

    比起爱恨分明的潘惟肖,潘惟妙就显得沉稳大气一些。闻言,她笑了笑道:“我们打开门做生意,哪有把客人往外赶的道理?”

    潘惟肖很有风骨,愤然道:“我不管!我宁愿书店倒闭,我也不做他的生意!当时要是我在,我肯定把他给赶走!”

    潘惟妙笑道:“肖肖,你就别装模作样了,即使你在那,你真敢轰他?”

    潘惟肖抱着枕头坐直身子,仰着修长脖颈道:“我就轰怎么了?难不成他还敢打我不成?”

    潘惟妙笑而不语,作为一母同胞的姐妹,潘惟肖什么性子,她最为清楚,别看这个时候自己这妹妹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如果当时她真在场的话,恐怕连话都不太敢上去和人说一句。

    潘惟肖的房间里安静了一会,潘惟肖看了看潘惟妙,嘴唇动了动,像是随口问了句:“妙妙,你和他聊了些什么?”

    “我和他能聊了些什么,不过是上去打了个招呼而已。”

    潘惟妙实话实说。

    潘惟肖有些怒其不争,急声道:“你怎么不骂他几句?!”

    “骂他?”

    潘惟妙问道:“人家做错什么了?我有什么理由骂人家?”

    “妙妙,那天晚上咱们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你就一点都不生气?”

    潘惟妙沉默了一会,轻声道:“当时的确有点生气,但是后来想想,也觉得没什么……”

    “什么叫作没什么?!”

    潘惟肖怒声道:“咱们精心打扮了那么久,可那混蛋看都没看多看一眼,弄得我们就好像是小丑似的!”

    潘惟妙脸上的笑意与潘惟肖的样子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肖肖,你之所以会这么生气,其实只不过以前一直生活在别人焦点之中,所以习惯了,突然不被人关注,自然很容易产生不满和芥蒂,可是仔细想想,他真的有错吗?那天晚上,好像只不过是唐嘉豪想当然,并不是李浮图的意思……”

    她微微停顿了下。

    “况且,有宋氏大小姐那样的珠玉在前,他眼里看不到我们,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宋氏大小姐又怎么了?!”

    潘惟肖大声道:“我一个人比不上,难道我和你加起来还比不过吗?!”

    潘惟妙没有回应。

    潘惟肖慢慢的平静下来,刚才气势汹汹的潘家二小姐突然变得有些颓然下来。

    她抱着枕头,蜷缩着身子坐在床头,低声道:“姐,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整天都知道吃喝玩乐,什么都不会……”

    有个很经典的问题叫作,如果转换下性别,你会不会爱上现在的自己,潘惟肖觉得自己一定不会。

    人的情绪有时候如同潮水,涌起的时候毫无征兆,一向都非常自信的潘惟肖此时突然变得无比的低落。

    的确,和宋洛神那样的女子相比较的话,恐怕没有多少女人能保证自己的信心不被打击。

    “确实,你确实什么都不会,但是我家肖肖长得漂亮啊,不是都说女人长得好看就行了?”

    虽然此时情绪有些莫名的低落,但潘惟肖还是忍不住笑了一下:“妙妙,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

    “我说的是实话啊。”

    潘惟妙笑道:“你哪次不是把那些男人迷的晕头转向的?”

    “可是……”

    潘惟妙似乎看穿了她此刻低落的原因。

    “肖肖,咱们没必要自寻烦恼,如果非得和宋氏大小姐那样的女人比,你觉得世界上有几个女人比的过?”

    “好啦。”

    潘惟妙拍了拍她的手,“人家宋氏大小姐或许已经忘记了你这号人,可是你还非得望人家的光芒下面钻,在这里自怨自艾,你说你亏不亏?”

    潘惟肖的脸色好看了些。

    “妙妙,你说那个家伙真的那么优秀吗?连宋洛神那样的女人都喜欢他。”

    “他现在才多大,好像不过二十六七岁,但恐怕咱们爸妈碰到他都得叫一句李先生。”潘惟妙感慨道:“短短不过半年爬到让整座东海为之瞩目的位置,应该配的上优秀这个词吧。”

    “不过肖肖,你刚才不是好像很讨厌他的吗,怎么突然关心起他优不优秀的问题来了?”

    潘惟肖神色突然变得很认真起来。

    “妙妙,你说我如果让他喜欢上我,然后我再把他给甩掉,这样是不是就能证明我比宋洛神还要出色?”

    潘惟妙一愣,继而沉默下来。

    “妙妙,你说话呀,你说这样我是不是就报了一箭之仇?”

    似乎是想到了那个冷酷的家伙喜欢上自己然后被自己无情甩掉的画面,潘惟肖眼神变得兴奋起来。

    潘惟妙静静的看了潘惟肖好一会,从床边站了起来。

    “我觉得你现在确实需要好好休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