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7章 骨气的狗与败家娘们
    结账时李浮图没看到潘惟妙,是因为她已经离开了书店。

    像她这种千金小姐,自然不大可能把一家书店的经营放在心上,更大程度上只不过是因为心血来潮,或者按她的话来说,只是为了找点事做。

    开着她那辆奥迪tt,潘惟妙回了家,她家在怡景园,是一栋三层别墅,很多时候,这里只有她和妹妹两个人,还加一个保姆阿姨。

    像潘家这样的富贵家庭,自然不可能只有一处房产,为了便利,潘惟妙的父母住在离公司比较近的位置,也正因为如此,让这对极品姐妹花无人管制,以至于潘惟肖经常在外面喝酒玩到半夜才回来,有时候在家一睡就是一天。

    潘惟妙进了门,一道白色身影就朝她冲了过来,扬起前肢,扑到了她的身上。

    这是一条白色萨摩耶。

    有着微笑天使之称的这条萨摩耶长得十分壮实,扬起前肢几乎都能够到潘惟妙的胸口,要知道潘惟妙可不矮,净身高也达到了一米六八。

    毛发明亮的萨摩耶露出舌头,不断冲她叫着,显然和她很是亲近。

    “大白,惟肖呢?是不是还在睡觉?”

    潘惟妙摸了摸萨摩耶的脑袋,引来萨摩耶汪汪的两声大叫。

    “这丫头,整天不是睡觉就是在外面胡玩,咱们去把她弄醒好不好?”

    萨摩耶似乎听得懂潘惟妙在说什么,汪汪两声,然后从潘惟妙身上放下前肢,转头欢快的朝楼梯跑去。

    “大白你慢点,等等我。”

    潘惟妙迅速跟了上去。

    等她上楼来到潘惟肖的房间,发现房门都已经被大白打开,她也不惊讶,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如果不把门锁住的话,大白经常能打开门蹿进她们的房间,而昨晚惟肖估计是喝多了,所以忘记了这茬。

    走进房间,看到眼前的一幕,潘惟妙忍俊不禁。大白正咬着被子往下拽。

    常人印象里,女孩都比男孩爱整洁,其实也不见得,至少潘惟肖的房间就整洁不到哪去。

    那个估计造价不菲的梳妆台上各种化妆品随处摆放,地上高跟鞋这里一只那里一只,甚至衣服都丢在了地上。

    潘惟妙摇摇头,把衣服给她捡了起来。

    “大白,给我走开!再吵我小心我揍你啊!”

    潘惟肖嘟囔道,眼睛都没睁开却知道是宠物狗在搞鬼,显然这样的事情并不是第一次发生。

    她紧紧拽着被子不让萨摩耶给拉走,甚至把头都蒙在了被子里面。

    “汪汪……”

    萨摩耶叫了两声,无视警告,又开始咬住被子往下拖,似乎打定主意不让潘惟肖好好睡觉。

    “啊……”

    潘惟肖起床气不小,狗不断扯她的被子,她如何睡得安稳,烦躁的大叫了一声,然后她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大白,迟早有一天我要把你给煮了炖汤喝!”

    “汪汪……”

    这条萨摩耶明显是一条很有骨气的狗,不仅没怕,相反还对着被它吵醒的潘惟肖不断吠叫。

    “你还叫!”

    潘惟肖就要下床,昨晚四点多她才睡着,现在就被吵醒,她就如同一座火山。

    不过美女就是美女,哪怕她现在没化妆,宿醉过后脸色也不好,而且披头散发,但看起来仍旧让人产生不了厌恶感。

    萨摩耶的骨气没有持续多久,见潘惟肖打算下床,它连忙朝门口跑去。

    可诡异的是,它跑到门口,又停了下来,转头又对潘惟肖汪汪叫了两声,那意思仿佛就是你来呀,快来追我呀。

    “你看我不打死你!”

    潘惟肖哪容一只狗这般挑衅,赤着脚就打算追上去,可是却被笑意不止的潘惟妙被拉住。

    “好了好了,你和大白较什么劲。”

    “姐,你看那条臭狗,实在是太可恶了!”

    盯着在门口摇头晃尾的萨摩耶,潘惟肖咬牙切齿。

    潘惟妙一时间有些愣神。

    一般情况下,她这个妹妹一向都不会叫她姐的,因为她们两是双胞胎,出生时间相隔也不过几秒,大多数情况潘惟肖都会叫她惟妙或者妙妙,看来这丫头确实是还没睡醒,难怪能和一条狗都这么认真。

    “是我让大白把你叫醒的,你有什么火冲我发好了。”

    潘惟妙显然是一个好主人,没把锅甩给听话的萨摩耶。

    “姐,你干嘛啊,我早上四点才睡,现在才几点?就不能让我多睡一会……”

    潘惟肖抱怨道,从萨摩耶身上收回了目光。

    “四点才睡,你也好意思说,有人逼你这么晚睡了吗?你好好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样子。”

    “妙妙,你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婆妈了?”

    潘惟肖嘟囔一声,转身又走回床上,抱着枕头在床头坐了下来,虽然从她对潘惟妙称呼的改变,可以看出她现在应该清醒了一点,但她的脸上仍然满是困意。

    “你以为我想说你吗?要是爸妈回来看到你这个样子,你觉得他们只会骂你一个人?”

    “他们只顾着赚钱,哪里顾得上我们两。”

    潘惟肖不以为然的说道。

    潘惟妙也没反驳什么,走到床边坐下,看着那张几乎和自己没什么差别的脸,“那你也得为自己考虑吧,像你这样白天睡觉,晚上跑出去玩,日夜颠倒作息混乱,别以为现在你还年轻,过几年你就会后悔了。”

    “那不正好,我要是早点变成了老太婆,那岂不是越发衬托出妙妙你的美丽?”

    “胡说八道!”

    潘惟妙笑骂,她实在是拿这个油盐不进的妹妹没什么办法,不过血脉亲缘在这里,她也不能不管不问。

    “肖肖,你天天这样醉生梦死,是不是不打算管我们的生意了?”

    “生意?”

    潘惟肖疑惑的看着潘惟妙。

    “百味书屋啊,当初还是你偏要开的,怎么,现在就打算撒手不管了?”

    “妙妙,你是傻了吧?”

    潘惟肖看向潘惟妙的眼神变得有些奇怪起来。

    “咱们开那家书屋,只不过是找个由头从老头那里骗一笔钱而已,你还当真了?”

    “那破书店,能指望它赚钱,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在经营几个月,等可以在老头那里有个说法,咱们就把门面卖了,又可以赚上一笔。”

    何谓败家,潘惟肖此刻做了很完美的诠释。

    “……”

    潘惟妙沉默了一会。

    “肖肖,你知道我今天在书店碰到谁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