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6章 惟妙惟肖
    苏媛走后,李浮图并没有立即离开,视线扫了一圈,继而站起身在这家百味书屋里逛了起来。

    既然来到了这里,不如顺道给何采薇买几本书回去。

    何采薇不同于一般女孩,比起化妆品首饰那些玩意,或许书籍会更加符合她的心意。

    因为不知道何采薇喜欢什么类型的书,所以李浮图选择有些犹豫,就在他在书架间走走停停的时候,突然有人从背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喂,你怎么在这里?”

    嗓音柔嫩轻缓,犹如一江春水。

    李浮图诧异的扭过头,看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水灵脸蛋。

    他微微一怔,随即有些迟疑不定的开口道:“你是潘……”

    对方似乎料到他难以叫出名字,主动笑着开口道:“我是姐姐,潘惟妙。”

    她穿着淡黄色的针织连衣裙,别具匠心的大v领设计展现出迷人锁骨又不会暴露太多风光,袖子是民国半月式,遮住蝴蝶袖又更有韵味,竖条螺纹针法更加显得她的苗条身材,外面披着一件黑色外套,让她的气质里又多出了两分高贵。

    潘惟妙,正是豪庭那晚李浮图见过的潘氏姐妹花之一。

    李浮图不是忘记了她,而是因为无法确定这是姐姐还是妹妹,像这种极品姐妹花,只要男人见过,肯定都会记忆犹新,哪怕当时在豪庭里李浮图并没有和对方说几句话。

    但毕竟唐嘉豪给他专门介绍过的潘氏姐妹花长得实在是太过相似了,说句很粗鄙的话,恐怕她们脱光了放在床上都看不出什么区别,李浮图只见过一面,无法辨认,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姐姐潘惟妙似乎也完全能够理解,即使李浮图叫不出她的名字,也没生气,俏生生的微笑道:“还真是巧呢。”

    李浮图也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轻笑道:“是很巧,潘小姐,你也来买书?”

    潘惟妙摇摇头,“这家书店是我开的。”

    李浮图一愣,继而下意识有些惊讶的道:“这是你的店?”

    “怎么啦?不行吗?”

    “不是。”

    李浮图笑着摇摇头:“我只是觉得,像你们这样的千金小姐,应该不大可能会经营这种店子。”

    “你的意思是,我们就应该满身铜臭味,不应该和书屋这种高雅的地沾上关系?”

    “我不是这个意思……”

    李浮图苦笑。

    虽然见过面,而且还喝过酒,但两人其实也算不上多熟,充其量,也只不过是比陌生人强上一分。但潘惟妙似乎并不见外,白了李浮图一眼,也没再继续挤兑他。

    看着周围的书架,她轻声道:“这家书屋是我和惟肖一起开的,也没想过赚钱,只不过想找点事做,但因为我和她什么也不懂,所以选择开间书屋,反正成本不大,亏也亏不到哪里去不是。”

    李浮图哑然失笑,继而赞叹道:“潘小姐果然聪慧。”

    他现在终于明白这种已经日渐衰亡的传统书店在这间百味书屋里为何会出现了截然不同的情况,这些店里的客人或许大多都醉翁之意不在酒,恐怕多半是冲着这对极品姐妹花老板娘来的。

    &

    nbsp;   “你就别寒碜我了。”

    潘惟妙看了看李浮图拿在手里的一本菜根谭,“我倒是确实没想到,你这样的男人既然会出现在书店里。”

    李浮图是什么人,她很清楚。

    战国主席。

    用一句杀人如麻来形容,绝对不算过分。

    东海流传着有关于很多他的传言,每一条,几乎都散发着慑动人心的跋扈色彩。

    如果这世上真的有枭雄的话,潘惟妙觉得,这个不过短短半年就悍然崛起引得整个东海为之瞩目的李姓男人绝对算一个。

    男人的爱是俯视而生的,而女人则恰恰相反,她们骨子里天生就流淌着崇拜强者的天性,哪怕没见过面的时候。对于东海最耀眼的那个年轻枭雄,潘惟妙心里本能的就有好感,所以哪怕明知道唐家大少心里打着什么主意,她和妹妹还是没有拒绝唐嘉豪的邀请在那晚去了豪庭。

    千金小姐表面上看起来华贵光鲜,但私底下的生活大多都很糜乱,这是生活环境使然。潘氏姐妹虽然没有放纵到像圈子里某些人养面首小白脸的地步,但绝对也称不上什么贞洁烈女,换句话说,她们那晚选择赴约,就代表着某种态度。

    如果某人当时主动点的话,未尝不是没可能享受到世上绝大多数男人都会羡慕的艳福。

    只是遗憾的是,或许因为那晚有宋洛神在场,李浮图辜负了唐嘉豪的美意,从头到尾甚至都没和潘氏姐妹说上几句话,再加上之后有了庞厉的插曲,最后闹得算是不欢而散。

    可是过了这么长时间,如今在自己的书店里突然相遇,潘惟妙仿佛已经忘记了那晚的不愉快,和李浮图谈笑甚欢。

    “我为什么不能出现在书店?”

    李浮图笑道:“都说活到老,学到老,人就像一辆不断前行的列车,不管到了什么阶段,都不能忘了时刻给自己加加油充充电。”

    说着,李浮图朝挂在书屋墙壁上的一副字画看了眼,“没看你自己都挂着,书籍可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潘惟妙也扭头看了眼,笑道:“那是惟肖挂的,她非得弄这些东西,说什么让书店看上去有文化氛围。”

    “你妹妹她人呢?”

    李浮图顺着问了句。

    “她昨天喝多了,现在恐怕还没起床。”

    提起自己这个贪玩的妹妹,潘惟妙似乎也是没辙,摇头笑了下,继而看着李浮图,“你要是想见她的话,我可以给她打电话叫她过来。”

    李浮图连忙道:“不用麻烦了,就让她好好休息吧,我只不过是买几本书,等会就会走。”

    “那好吧。”

    潘惟妙点头一笑,也没再过多纠缠,“那你慢慢选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言罢,她就转身离开了这里。

    潘惟妙走后,李浮图选了三本书,离开结账的时候,那个面容姣好的收银妹纸却没收他的钱,说是老板吩咐过,给他免单。

    李浮图扭头在书屋里看了圈,却没再看到潘惟妙的身影。

    “替我向你们老板道声谢。”

    他客气一笑,没拒绝潘惟妙的好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