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2章 江湖救急
    李浮图不傻,自然看得出来,沈嫚妮刚才当着自己的面邀请邓逸进去喝茶,很大程度上是刻意做给自己看的。

    看来他楼上那位美艳少妇还真是一语成箴,沈嫚妮虽然没有和他形同陌路,碰到还愿意下车打个招呼,但心中恐怕已经怨上了他。

    李浮图把车开出春秋华府,单手揉了揉眉心,有些苦恼的呼出口气。

    不可否认,哪怕明知道沈嫚妮是刻意为之,但看到她对另一个男人那般热情,他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

    这几乎就是男人的通病了。

    可是不舒服,他又能怎么办?

    让沈嫚妮不那么做?

    可那是别人的自由,他有什么资格去干涉?

    如果他真的开了口。想也不用想,那娘们多半会回一句关你什么事。

    所以,他选择迅速离开,可走是走了,但当真能眼不见心不烦?

    答案显然是不能。

    回大唐一品的路上,哪怕强自控制自己不要去想,但之前沈嫚妮笑着邀请邓逸的那一幕还是不受控制的不断在脑海里重现。

    东海街头,一辆野马车的车速越来越快。

    无论如何烦躁,李浮图并没有把情绪带回家中,打开大门的时候,起码从表面上看,他已经恢复了平静。

    萧淑正在大厅里看电视,何采薇也在,毕竟今天是周六。

    “回来了,吃饭了吗?冰箱里还有菜,需不需要我给你热一热?”

    何采薇站了起来。

    有些女人恋爱,会变为一个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的孩子。

    可有些女人爱上一个人,却会瞬间长大。

    李浮图笑着摇了摇头,道了声不用,然后走过去拉着何采薇重新坐在了沙发上。

    “看什么呢?”

    “美女与野兽,现在很火的一个节目,确实很有趣。”

    何采薇笑着道。

    李浮图抬头朝电视看了眼,无疑是当下很流行的那种户外综艺,一些明星拿着天价报酬,参与一个个游戏,博观众一乐。

    为什么很多人都想当明星,因为从表面上看,这些明星身上确实到处都是令人羡慕的地方,别的不说,光说打打闹闹玩一些游戏就能拿无数人一辈子可能都赚不到的酬劳,只凭这一点,恐怕就能让人嫉妒不已了。

    虽然这档节目叫作美女与野兽,但是里面的男人也丑不到哪里去,毕竟好歹也都是明星,起码的对得起的观众。

    简单扫了一眼,李浮图就发现了一张熟悉面孔。

    沐语蝶。

    此刻电视里这妖精正被关在一个玻璃箱里,时不时有水往里面倾倒,现在水位已经蔓延至了她的腰间。

    镜头很快转移到了一个男明星身上,他正在焦急的解答问题,似乎只要一出错,沐语蝶所处水箱里的水位就会往上攀升。

    “现在的明星,可真够拼的。”

    萧淑笑着摇摇头。她那个年代,可没这种综艺,明星只不过就是唱唱歌演演戏而已。

    “萧阿姨,你是没见过国外那些明星,为了节目效果,吃虫子的都有,甚至还有野外生孩子的。”

    李浮图看着电视笑道。

    “野外生孩子……这……”

    “妈,国外思想和咱们国内不一样嘛。”

    陪萧淑母女看了会电视,李浮图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先去洗个澡。”

    萧淑点点头:“你每天工作那么忙,如果累了,就早点休息。”

    闻言,李浮图有些惭愧,这几天,他好像并没有呆在家里过,甚至和萧淑都没机会说上几句话。

    回到房间,李浮图并没有立即去洗澡,而是点燃一根烟,掏出手机,发了条短信出去。

    短信内容很简明扼要。

    四个字。

    江湖救急。

    发送对象并没有让他久等,一分钟后,消息就回了过来。

    “有事起奏。”

    对方的回复也相当的惜字如金。

    李浮图吸了口烟,把沈嫚妮今晚碰到自己后的表现用文字陈述了一遍,末尾,加了一句话问道:“大师,可有法破之?”

    他求助的对象,自然是他楼上的那位芳邻,今天在宋氏酒会上,他才将对方从一色狼手中救下,这个时候,对方应该不会袖手旁观。

    果不其然,杨雨晴的确没有辜负李浮图的判断,她的确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回消息的速度相当迅速。

    “没想到,比我想象中的情况还要恶劣。”

    李浮图皱了皱眉。

    “什么意思?”

    “我说过,你拒绝以后,嫚妮有可能和你形同陌路,但那其实并不是最坏的结果,最坏的结果就是你刚才说的那样,为了报复你,她甚至都开始一反常态的作践自己了。”

    “……没那么夸张吧?”

    “夸张?你不了解女人,当一个女人的报复心被激起,她会做什么,有时候恐怕连她自己都无法预料。”

    看着杨雨晴发来的短信,李浮图下意识想起了当初在慈善晚会上,宋洛神在房间里,撕开她自己礼服的画面。

    李浮图深深吸了口烟,但还是不愿意相信沈嫚妮会有那么极端。

    “她那么冰冷的一个人,哪怕她怨我,大不了也就像刚才那样,刻意给我添添堵,不会真的做些什么吧?”

    “你真的一点就不担心,嫚妮请那个什么姓邓的,只是进去喝杯茶,不会做点别的什么?”

    哪怕李浮图很清楚沈嫚妮的性格,但杨雨晴的短信,还是让他思绪不可抑止的开始发散。

    短信声再度响起。

    “哪怕嫚妮她还有理智,但是你无法控制,她的态度会让别人产生误会的可能性。你们男人,打蛇上棍都是一把好手,当然,你不包括在内,你就是个奇葩。”

    李浮图神色变得严肃下来。

    “那现在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无所不知。”

    “你不是神仙,但你是女人啊,女人心里想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短信声不再响起。

    杨雨晴似乎是在思考,过了几分钟,再度发了条消息。

    “你这个事情,真的比较麻烦,赔礼道歉都不合适,甚至都没办法去解释什么。我觉得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你尽量少在嫚妮身边出现,冷处理,让她能尽量忘记那件事。”

    李浮图觉得有道理,要是今晚没碰到自己,他敢肯定沈嫚妮百分九十不会请邓逸进屋喝茶。

    可是他似乎忘了,自己的婚姻都经营得失败无比的杨雨晴,真的能调解感情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