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6章 光明与黑暗
    花豹说他自己作恶多端,但其实和李浮图比起来,他身上背负的那些罪孽,真的不值一提。

    以李浮图身份,英雄这个词,和他根本搭不上半点关系,但是站在蔡红鲤的角度,此时的李浮图,就是一个拯救她于水火之中的英雄。

    李浮图没对蔡红鲤的赞扬作什么评价,轻声道:“学姐,没事吧?”

    蔡红鲤的霸气之处在于,像擦拭血迹这种事情,此时有顾倾城在场,其实根本轮不到她来做,可她却似乎并不顾忌,当着顾倾城的面替李浮图擦干净手上血腥,才收回手,笑着摇摇头:“幸亏你来的及时,要是你再晚来一会,恐怕就不好说了。”

    说着,她也朝天台外看了眼,俯视着酒店门前那一大摊猩红,感慨道:“这样的人,还真是可恨又可怜。”

    李浮图不置可否。

    其实在某种程度上而言,他和花豹也算是同一类人,如果他哪天失败,恐怕也会落到死无全尸的下场。

    “学姐,你有怀疑的目标吗?”

    六子疯彪被自己杀了,而花豹跳了楼,所有的线索几乎都断了,李浮图现在有些后悔,当时应该手下留情一点的,起码留一个活口也好。

    其实也不怪他,他当时觉得天台里还有人,可谁能想到像花豹这样的亡命徒,会为了保守秘密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

    从花豹的慷慨赴死就可以看出,幕后之人给他造成的巨大压力。

    “你倒是问了个好问题,出的起三千万的人不多,但也绝对不会少,皇锐集团商场上的那些竞争对手,几乎都拿的出这笔钱来,像这种大事,没有任何证据,我如何能轻易怀疑别人,况且,哪怕是你,也不见得没有买凶的可能。”

    不提李浮图,就连走过来的顾倾城闻言都不禁愣住了。

    “……蔡总,他可是救了你,你怎么会怀疑他?”

    此时看起来有点不知好歹的蔡红鲤盯着李浮图,眼眸里闪烁笑意。

    “英雄救美啊,指不定这出戏码就是他自导自演,以此树立他的光辉形象,来博得我的好感。”

    李浮图哑然失笑。

    他自然知道蔡红鲤不过是在开玩笑,但从对方说出这样的话也足以看出,他这位如今身居高位的学姐,谨慎到了何种地步。

    “倾城,你可得多学学蔡总,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也不可无,多疑一点,不见得是什么坏事。”

    蔡红鲤睨着李浮图道:“你这话说的,怎么像是讽刺人?”

    “没有。”

    李浮图摇头一笑,注意到两女飞舞的发丝以及被冻得有点苍白的脸色,开口道:“这里风大,先下去吧。”

    三人走出天台,当看到倒在天台门口六子二人的尸体的时候,蔡红鲤情不自禁又朝李浮图瞟了眼。

    有时候道听途说是一回事,亲眼见证则又是另一回事。

    阔别十年,对这位学弟,她当真要刮目相看了。

    相比之下,跨过两具尸体的顾倾城就要平静许多。

    环境与经历确实能逐步改变一个人。如今的顾家大小姐,已经越来越有永兴掌舵人应有的合格风范。

    “你是怎么知道我和顾小姐被人挟持的?”

    走进电梯,蔡红鲤出声问道。

    “是她先发现的。”

    蔡红鲤自然知道那个她指的是谁。

    “她居然会提醒你?她应该很希望看到我出事才对。”

    李浮图沉默了下,轻声道:“学姐,没必要把每个人都想的那么阴暗。”

    蔡红鲤闻言一乐。

    “怎么?是不是替她觉得委屈了?”

    李浮图没有言语。

    “不过也对,她哪怕希望看到我出事,想必也不愿意地点是在这里。”

    刚才李浮图问她的时候,她近乎本能的把怀疑对象第一个锁定宋洛神,不过很快就明白站不住脚。

    宋洛神没这么愚蠢。

    “学姐,我觉得以你如今的地位,应该给自己找几个保镖了。”

    李浮图提醒道。

    像宋洛神,就有专门的保镖卫队,日常出行的派头大的惊人,这并不是对方刻意讲究排场,而是走到一定的高度,你必须这么做,为的就是防止像蔡红鲤今日这样的事发生。

    别以为自己背景深厚就不会有人敢动你,这世上从不缺疯狂的人,况且有钱能使鬼推磨。

    等出了意外再来后悔,恐怕就为时已晚。

    “我哪知道在这里都会出事。”

    蔡红鲤苦笑一声,哪怕她如何聪慧,也不会料到有人在宋洛神的酒会上都敢胡来。

    “说起来,我还得对顾小姐说声对不起,刚才的事,是受我连累了。”

    “蔡总客气了,我们现在是合作伙伴,本应该同甘共苦,不是吗。”

    顾倾城语气轻松的说道,似乎根本没把之前的事放在心上。

    蔡红鲤莞尔一笑,轻轻点了点头,她当然明白对方故意这么说,显然是为了降低她心中的愧疚感。

    看着风华正茂的顾倾城,蔡红鲤眼神里有些感慨,难怪她这位学弟在经历了宋洛神那样的女人后还会被这位顾家小姐所吸引,这样的女孩,的确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啊。

    “李学弟,你也别光顾着关心我,我只不过是个商人而已,比起我,顾小姐恐怕更需要有人保护。”

    其实不用蔡红鲤说,李浮图已经考虑到了这点,踏入江湖,顾倾城所面临的处境,显然要比蔡红鲤更加危险一些,至少江湖上的刀光剑影,远比商场中要来的直观,上次的绑架,以及顾擎苍未查清的车祸事件,都是很明显的例子。

    他琢磨着,是不是在天狼他们之中,派一个人到顾倾城身边进行保护?

    不过想起天狼他们的性子,李浮图又不禁有些犹豫。

    把鬼王拿来给人做保镖,这种念头恐怕只有他这位地府之主想的出来。

    电梯缓缓下落,最后回到了酒会楼层。

    哪怕酒店门口有人坠亡,却仍然没有给这里造成任何影响,酒会仍旧在进行,里面的名流们依旧在觥筹交错,谈笑风生。

    当李浮图三人从电梯里出来,发现宋洛神正站在酒会大厅门口,和一个年轻男子说着话,距离很亲密。

    听到动静,正在和宋氏大小姐说话的男子扭过头,一张脸庞相当的英俊,挺拔的身材搭配手工裁剪的华贵西服,展现出一种卓尔不群的气质。

    他看着蔡红鲤,笑了笑:“蔡总,让你受惊了。”

    这句话,本来应该是宋洛神来说才对。

    可对他的越俎代庖,宋洛神却保持了诡异的沉默。

    在看到他的一瞬间,蔡红鲤重重皱了皱眉。

    顾倾城愣了一愣,不是因为这个男人的俊朗外表,而是因为……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她隐约觉得,这个陌生男人、和李浮图长的……有三分相像。

    李浮图的眼神顷刻间阴沉下来,暴虐之气不受控制,难以抑制的呼啸开来。

    而那个男子站在宋洛神身边,依然笑容灿烂。

    ……仿佛一位象征着光明。

    一位代表着黑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