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4章 别动
    富有节奏的拍门声透着一丝急促,在空旷安静的天台显得格外震耳。

    天台上的三人瞬间被吸引了注意。

    那个老大皱眉的盯向不断作响的大门,沉声道:“什么事?!”

    “老大,不好了,我们被发现了,我刚才看到有人乘电梯冲着顶层来了,估计马上就快到了,咱们需要速度离开!”

    李浮图语气异常急促。

    虽然他没有模仿人声调的本事,但这种内容一说出来,这个老大显然没有心思去琢磨外面的人究竟是不是自己的两个兄弟,更何况他恐怕就没想过六子二人会被人悄无声息的给干掉。

    “草!”

    那个老大脸色一变,警告性的瞥了眼蔡红鲤两女,然后眼神阴沉的迅速朝天台大门走去。

    这种情况下,他心思已经乱了,并没有发觉当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时蔡红鲤的脸色变得无比的古怪。

    来到门口,那个老大并没有任何防备,毫无停顿的一把拉开了大门。

    可当大门敞开的瞬间,随着一个人影闯入视线,他的瞳孔骤然收缩!

    出现在他面前的不是他想象中的六子和疯彪,而是一张极其陌生的年轻脸庞。

    妈旳!着道了!

    心神猛然一震,但他也迅速反应过来,作为悍匪,手上没几分狠本事,也断然活不到现在。

    当看到李浮图的一瞬间,他二话不说,手迅速探向腰间,掏出一把五四手枪迅速对准了李浮图的脑袋。

    不愧是老大,反应速度的确要比外面已经丧命的六子两人要强上几分,可他快,李浮图比他更快。

    一直藏在身后的右手如毒蛇般猛然探出,从六子手中拿过来的匕首在李浮图的手中犹如被附灵性一般,急速的转动,在阳光的反射下,放射出让人眼花缭乱的寒芒。

    本来听到声音,蔡红鲤就怀疑门外的人有点像李浮图,可是当时她被挟持的时候,李浮图正在和宋洛神说话,所以她不认为李浮图会知道这里的情况并且能这么快迅速找到天台。

    她怔了片刻,继而扭头,看着从始至终镇定的让她都觉得惊讶的顾倾城:“你是不是知道他会来?”

    对此,顾倾城轻柔一笑,没有言语。

    经历了上次绑架,在那种几乎绝境的时候,李浮图都能如神兵天降不可思议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然后力挽狂澜拯救了自己,从那时起,顾倾城心里就产生了一个信念,并且坚信不疑。

    在她需要的时候,这个男人永远不会缺席。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李浮图手上的匕首旋转不停,普通人看了恐怕只觉得像耍杂技一样非常酷炫,可那个外号花豹的老大看到这一幕,心神一寒,俨然已经明白自己多半不是对方对手。

    但哪怕实力不如人,他也不是没有机会,因为他现在有枪在手。

    生死对决,容不得丝毫犹豫,花豹紧紧握着那把五四,眼神狠辣,正要一枪打爆李浮图的头,可就在他手指刚刚触碰扳机的时候,一道凌厉刀芒划破空气,在蔡红鲤的视线中形成了一道非常绚烂

    的弧度。

    李浮图手中的匕首以一种异常霸道和果决的角度,狠狠刺入黑漆漆的枪口。

    热武器在远距离作战自然占据天大的优势,可如果贴面,那恐怕还没有冷兵器来得有用。

    六子的这把匕首显然是特殊材质打造,毕竟是用来吃饭的家伙,在其锐利刀锋下,看似坚硬的五四手枪竟然脆弱如豆腐般,哪怕花豹努力想要把唯一的倚仗给握住,可如同手握流沙,四分五裂的五四手枪化作无数碎片,从花豹手中散落。

    以刀破枪,这种震撼场景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恐怕一辈子都没有机会碰到,第一次见到李浮图出手的蔡红鲤眼神悄然璀璨。

    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这时候看起来,真的很帅啊。

    蔡红鲤眼若盈光,但花豹的心却猛然一沉,枪被击碎,他立即打算抽身后退,拉开距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在碎裂了那把五四手枪后,匕首去势不减,裹挟着一往无前澎湃气势,直接刺进了花豹手腕。

    顿时,花斑豹手筋断裂,血如泉涌。

    整个过程近乎摧枯拉朽,持续不过几秒钟的时间。

    自信对付三五个特种兵都丝毫不在话下的花豹此刻都忽视了手腕上传来的巨痛,怔怔的盯着面前的男人,脸上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眼神彻底被惊恐所取代。

    在如今热武器称王称霸的年代,在江湖中流却仍然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

    军刺、匕首、蝴蝶刃,这类小巧玲珑的玩意如果玩到巅峰,在贴身近战上只有两个字能足以形容它的恐怖。

    无敌!

    一个照面,便瓦解了对方的反抗能力,李浮图看着似乎还打算挣扎的花豹,轻声道了句:“别动,我两分钟前才杀过人。”

    花豹的脸色瞬间凝滞。

    杀人这种事,吓得住普通人。可吓不住他,因为这种事他也做过不少,如果真要算,枪毙他十次恐怕都不算多,让花豹愣在那里原因是因为李浮图话里透露出来的其他讯息。

    他的两个兄弟只怕现在已经身首异处了!

    当初在那么多刑警的包围下依旧都能够有惊无险的逃了出来,他怎么也想到他们兄弟三人今天居然会栽在一个如此年轻的男人手中。

    花豹神色复杂,逐渐放弃拼命的念头,强忍着右手腕的剧痛,沉默了半晌,才缓缓开口道:“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斗过条子,斗过道上人,也斗过和我们一样的悍匪亡命徒,一路走来堪称波澜壮阔,却也有惊无险,但没有想到今天会栽在这里,栽在一个你这样的年轻人手中。”

    突然,他颓然的摇了摇头,笑了笑,“本以为凭着我们三兄弟这个世界上哪里都可去得,但现在看来我们错了,这个世界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得多。”

    复杂的目光移向天台大门外,这位似乎已经丧失了斗志的悍匪好像能看到此刻已经先他一步而去的两个兄弟,似乎是在和他们说话一般,轻轻道:“以前是我们坐井观天了。”

    李浮图没对花豹的感慨做出什么评价,颇为自大的将手里的匕首扔到地上,看了眼不远处毫发无损的蔡红鲤两女,然后转过头平淡道:“告诉我,幕后指使是谁,我可以放你一条活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