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2章 看风景
    如果去查查官方的通缉记录的话,肯定会看到这两张脸。

    作为‘绿林人士’,一向都不会用真名,他们一个叫六子,一个疯彪,是一个三人团伙,打家劫舍,杀人放火,堪称无恶不作。

    他们就是那种真正的亡命徒,为了钱什么都敢做,否则也不可能冒着巨大的风险接下这一单。

    “六子,这单干完后,你打算去干什么?”

    疯彪问道。

    六子叼着烟,思索了一会后,开口道:“我打算去国外旅游一圈,去尝尝大洋马的滋味,马勒戈壁的,虽然劳资这辈子没做什么好事,但起码在这种事上,好歹也得为国争光一回不是。”

    疯彪一乐:“你他妈觉悟还挺高。”

    “那是,好歹劳资也读过几年书。”

    六子自己也笑了起来,随即看向疯彪:“你呢?这次酬金可是三千万,就算老大多拿点,但咱们每人好歹也能分个大几百万啊,这么多钱,你想好怎么花没?”

    疯彪吐出口烟,望着下边空旷的楼道,神色变得有些沧桑起来。

    “六子,咱们认识的时候也不短了,算起来也有四五年,这几年咱们跟着老大,弄到的钱其实真不少了,可现在根本没剩下多少,全部都大手大脚不知不觉就花出去了,确实,咱们现在才三十多岁,还年轻,钱花完了可以再弄,可是你想过以后没有?你打算一辈子这么就这么活下去?”

    说着,他深深的吸了口烟,“你知道我睡觉为什么总喜欢戴一副耳塞吗,因为只要听到警车声,我就会被吓醒。”

    六子皱了皱眉,捏着烟,“你这是什么意思?”

    “六子,我想过了,这笔活干完,我就收手,大几百万,拿去做点小生意,节约点,应该够我下辈子生活了。”

    六子皱眉看了他一会。

    “……你这想法,和老大提过没?”

    疯彪点点头,“我跟老大的时间可比你长,我可比你了解他,只要兄弟们想收手,他肯定不会阻止。”

    随即,他有些好奇道:“你难道就从没有想过金盆洗手?”

    六子摇了摇头,重新开始吞云起雾。

    “金盆洗手?说起来简单,可真想实现,谈何容易,像咱们这种上了官方黑名单的通缉犯,怎么可能重新做普通人,你即使有这个心,恐怕条子也不会给你这个机会,如果到国外去生活,倒有可能。”

    “我可不像你,我没读过书,一句外语都不会,去国外干什么。”

    疯彪摇头一笑,“小心谨慎点应该也不会出太大的问题,以前一些兄弟退出后,现在还不是好好的,你忘了三个月前阿豪他儿子的满月酒了?”

    六子笑了起来,“是不是看到他现在娶妻生子生活幸福美满,你才产生退出的心思了?”

    “怎么?你就真的一点都不羡慕?”

    六子不置可否,轻声道:“你说这些,还为时尚早,等我们真的能平安拿到钱再说吧。”

    疯彪沉默下来。

    这次行动虽然开始很顺利,但是却并没有结束,接下来如何逃过宋氏和皇锐的追查,也是一个相当棘

    手的问题,如果被查了出来,这钱哪怕拿到了手,也相当于冥币无异。

    楼道变得安静下来,两人守在天台门口,无声的吞云吐雾,完全没有发觉在下面楼道的拐角处,有一人藏在那里,把他们之间的谈话听了大半。

    徒步攀爬上来的李浮图后背紧贴着墙,眼神不断闪烁。

    从刚才偷听到的对话,他判断出了几条讯息。

    第一,这次行动对方并不仅仅只有两个人,最起码也是三个,他们嘴里的那个老大,此刻应该在天台里面。

    第二,李浮图本以为又是教导主任不甘寂寞,可现在来看并不是这么回事。这伙人是被人雇佣,幕后之人甚至开出了三千万的天价价码,针对的目标是蔡红鲤,而顾倾城可能是因为当时正巧在蔡红鲤身边,所以受到了牵累。

    第三,刚才趁两人不注意,他迅速朝上面瞥了眼,对方并没有远距离的杀伤性热武器,只有一人手里捏着一把匕首。

    分析完这些讯息,李浮图并没有急着出手,要解决掉门口这两个人,易如反掌,但是天台里面毕竟还有他们的人,而且蔡红鲤她们还在对方手上,他必须做到在不让天台里的人产生警觉的情况下除掉门口这两个人。

    但这似乎是一个不太可能的任务。

    从这里距离天台大门还是十几级的楼梯,也没有任何遮掩物,只怕他还没冲上去,对方就会进行示警了。

    看来只能赌一把了。

    李浮图狭长眼睛微微眯起,眸光闪烁,最终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夹在手中,揉搓了一下脸颊,然后做出了一个堪称惊人的举措。

    他大摇大摆转身,满脸坦然,就那么若无其事的走了出去。

    守在天台门口六子和疯彪正在默默的抽着烟各自想着心事,哪料到下面冷不丁突然出现了一道人影。

    他们动作瞬间僵住,原本放松下来的身体也顷刻间紧绷起来,但却没有立即出手,脸上故作平静,眼底深处却满是警觉与森冷杀机,目光紧紧的锁定着李浮图,似乎只要李浮图稍有异动,他们就会暴然发难。

    看来是赌对了。

    对方没有第一时间出手,无异于就代表不认识自己。

    李浮图似乎没有察觉对方身上透射出来阴冷气息,在这里居然也能碰到人,他仿佛也很是有些诧异。

    “你们是干什么的?”

    皱着眉,李浮图居然开始先发制人。

    六子和疯彪不约而同愣了一愣。

    这他妈,不应该是他们的台词吗?

    愣了片刻后,两人继而对视了一眼。

    通过眼神的无声交流,他们产生了共识。

    目标已经抓到,没必要节外生枝。

    穿着西装的六子对李浮图人畜无害的一笑:“我们是楼下参加酒会的,呆久了觉得有点闷,所以来天台透透气,阁下呢?”

    听他说话的口气,确实像受过教育的人。

    李浮图眉头舒缓,点头一笑道:“原来是这样,真是巧了,我是酒店的住户,也觉得呆在房间里没意思,所以上来打算看看风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