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1章 富贵险中求
    按理说,抛开蔡红鲤不谈,顾倾城如果要是离开的话,肯定会告诉李浮图。

    宋洛神正是清楚这一点,所以才觉得不正常。

    “你认识那两个男人吗?”

    宋洛神扭头道。

    从这个角度,虽然看不清全脸,但还是能看到小半边侧脸,李浮图摇了摇头,眯起眼,“这是你主办的酒会,邀请了哪些人,你作为主办方应该最为清楚,他们是谁这个问题好像应该我问你才对。”

    “恐怕出事了。”

    宋洛神绝色的脸蛋变得严肃下来。

    酒会邀请了那么多人,她不可能每个都记得,况且,正因为发出去的请柬数量过多,有心人如果想弄几张混进来,也并不是一件难事。

    “会场外面有安保,他们不可能轻易把蔡红鲤她们带出去。”

    虽然被挟持的是两个自己都很不喜欢的女人,但是宋洛神不仅没感到高兴,相反内心涌起一阵怒火。

    如果蔡红鲤和顾倾城在这里出了事,毫无疑问,在外人眼里,她肯定会成为第一个怀疑目标,皇锐集团的战略老总在她们宋氏的酒会上出了意外,这种新闻传出去,哪怕没有证据能够证明是她下的手,但是也足以对她们宋氏的声誉造成无法预估的影响。

    李浮图眼神闪烁,无声朝宋洛神看了眼。

    宋洛神注意到了他的目光。

    “怎么,你难道怀疑是我做的?”

    和宋洛神对视了眼,李浮图很快把视线移开。

    最简单的行为动机分析,不过利益二字。宋氏和皇锐目前正在东海十六号地铁线路这个项目上打擂台,宋洛神的确有这个下手的动机,即使李浮图都确实下意识的对宋洛神产生了怀疑,但很快就将之打消。

    她应该没如此愚蠢,即使真想对蔡红鲤下手,也肯定不会选择在这里。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敢把主意打到我的头上。”

    宋洛神眼神冰冷,正打算派人把全酒店封锁,可是李浮图开口道:“没必要大张旗鼓,毕竟学姐和你如今的关系太敏感了些,这件事如果闹的人尽皆知,对你的影响不好,交给我来处理。”

    没等宋洛神回应,李浮图便快步朝外走去。

    宋洛神站在原地,神色有些恍惚。

    他……刚才是在关心我?

    原来自己在他心中,并不是无足轻重。

    ……

    李浮图走出会场,已经不见了蔡红鲤两女的身影。

    “你好,刚才我有几个朋友出来了,你看到他们去哪了吗?”

    他问向门口的礼仪小姐。

    这礼仪小姐姣好的脸蛋上挂着饱满而甜美的弧度,“您说的是两位男士两位女士吗?”

    李浮图点了点头。

    “他们好像乘电梯上楼了。”

    礼仪小姐便电梯的方向的指了指。

    “谢谢。”

    这礼仪小姐可是知道,今日酒会邀请的可都是她们东海的大人物,她完全没料到对方会对她一个小小的服务人员这么客气,微微一怔后,连忙欠了欠身,“能帮助到您是我的荣幸。”

    不愧是白金酒店,这些工作人员的服务态度的确无可挑剔。

    李浮图自然没有和一个礼仪小姐多耽搁,很快走到礼仪小姐所指的那部电梯前,发现电梯正在向上

    行。

    25。

    26。

    27。

    ……

    34。

    数字不断向上攀升,最后定格在了顶层。

    对方居然去了天台?

    李浮图眼神闪烁了下。

    即使宋洛神安排了安保,但也未必完全没有机会闯出去,可现在看来,对方并没有冒险的意思,或者说,对方根本没打算把蔡红鲤和顾倾城带走。

    李浮图站在电梯前,确认蔡红鲤两女被挟持到天台后,并没有选择乘电梯,反而转身走进了楼道。

    如果大摇大摆的乘电梯上去,显然有被对方提前察觉的风险。

    李浮图速度很快,并且脚步很轻,一层层迅速向上攀爬,犹如一道幽灵。

    就在李浮图在楼道内攀爬的时候,顶层楼道内,在宴会中不动声色的挟持了蔡红鲤两女的两个男人相当警惕,警觉的目光一直扫视着四周情况,一看就是经验了得的老手。

    确定了没人跟踪后,隐藏在袖口中的那抹寒芒终于不再小心遮掩,两柄泛着寒光的锋利匕首分别紧抵着蔡红鲤和顾倾城的腰部,挟持着她们来到天台门前。

    天台门本来是上了锁的,可已经被他们提前破坏。

    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的两个男人拉开天台大门,终于开了口,话语简短而低沉,仅仅两个字,异口同声:“进去。”

    “谁派你们来的?”

    虽然身处险境,但蔡红鲤并没有慌乱,神情很冷静。

    从走出酒会大厅到被挟持到天台,她一直在思考谁会对她下手,但却没有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

    “少他妈废话,如果不想你的脸上被来上一刀的话,立马给老子进去!”

    身材干瘦的男子低声喝骂,毫无怜香惜玉之心,手中的匕首又往前逼近了一分。

    蔡红鲤这辈子都还没被人如此粗鲁的对待过,眼前一寒,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也没法发作。

    从始至终同样镇定异常的顾倾城朝她无声摇了摇头,率先走进了天台。

    蔡红鲤暗暗咬牙,也跟了进去。

    整个过程中都神经紧绷的两个男人并没有跟着进去,等两女踏上天台后,他们重新把天台大门给关上,终于长长松了口气。

    虽然此次行动很顺利,但他们的目标身份毕竟非同小可,况且这还是在宋氏的酒会上。

    他们虽然是走南窜北的悍匪,但也不是不知道这些门阀以及资本巨头的恐怖。

    “娘希匹的,刚出道干第一笔买卖时好像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挟持蔡红鲤那名男子把匕首收了起来。掏出包烟给同伴递了根。

    他同伴把烟接过,捏在手里朝身后的天台大门看了眼,嘶声笑道:“那是,也不想想那婆娘是什么身份,如果传出去,咱们可就扬名立万了。”

    “你他妈疯了?”

    身材比较干瘦的男人把烟叼在嘴里点燃,吸了口笑骂道:“要是被人知道是咱们做的,恐怕咱们就死定了,你以为皇锐集团出不起钱?皇锐如果想买你我的小命简直轻而易举。”

    另一人自然也很清楚所冒风险。

    “话虽这么说,但三千万啊,搏一搏也值了。”

    他捏着烟,“咱们这一行,不就是图个富贵险中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