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7章 等不到的酒
    上流社会间的交际,外表向来都是千篇一律的浮华,流光溢彩,金碧辉煌,此次宋氏集团的酒会也不例外。

    走进灯火辉煌的酒会大厅,蔡红鲤神色变得平淡下来。

    “直到现在,我依旧很厌恶这样的地方,这里的人几乎都戴着一副笑脸面具,有钱的想结交更有钱的,更有钱的想结交有权的,有权的想结交又有钱又有权的,目的鲜明到令人作呕,却又不得不去适应。”

    李浮图看了她一眼:“学姐,以你的身份按理说不应该说出这样的话才对。”

    “怎么?就不允许我愤世嫉俗一回?”

    李浮图理智的闭嘴,把目光移向酒会大厅。

    宋氏果然是一块金字招牌,号召力惊人,大厅内到处是人,热闹非凡,李浮图三人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太大关注。

    “看到没,这就是宋氏的影响力,惹不起啊惹不起。”

    李浮图莞尔一笑。“学姐,你就少在这装模作样了,你们皇锐也不见得差的到哪去。”

    “李少。”

    有人朝这边走了过来。

    唐山地产太子爷唐嘉豪,以唐家的资本,在受邀之列根本不足为奇。

    “唐少也来了。”

    李浮图点头一笑。

    “和我爸一起来的。”

    唐嘉豪目光继而看向李浮图两边,分别喊了声:“顾小姐,蔡总。”

    李浮图挑了挑眉,有些讶异。

    唐嘉豪认识顾倾城不值得意外,可是居然连蔡红鲤也认识?

    可他讶异,唐嘉豪更加讶异。

    “蔡总,你和李少是怎么认识的?”

    “我和他读的是同一所高中,你说我和他怎么认识的。”

    蔡红鲤笑道。

    唐嘉豪恍然,“还真是巧啊。”

    唐嘉豪应该只是正巧路过这里,正好看到李浮图三人,所以过来打个招呼,也没多留。

    目送他离开,李浮图才问道:“你和他怎么认识的?”

    “我们皇锐经营范围也包括房地产,认识他这位唐山地产的太子爷难道值得奇怪?”

    “我看到爷爷的一个朋友,过去打个招呼,待会再过来找你。”

    顾倾城突然开口。

    李浮图点了点头。

    “蔡总,待会见。”

    蔡红鲤点头一笑。

    等顾倾城走后,她撞了撞李浮图的胳膊,“喂,我劝你最好不要放你的小女友乱跑,别忘了这里是谁的地盘。”

    如此称呼永兴的掌舵人,或许也只有蔡红鲤有这个底气了。

    李浮图扭头。

    “学姐,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蔡红鲤有些奇怪的看着他:“宋洛神向你那位小女友发出邀请,明显不怀好意,难道你看不出来?”

    李浮图不置可否,问道:“那学姐特地跑过来,是专门为了来看戏的吗?”

    蔡红鲤表情一僵,说不出来话了。

    李浮图转身朝一个没人的桌子走去。

    蔡红鲤没有一点女神架子,很快跟了过来。

    “学姐,此刻这个大厅里应该有很多能对你们皇锐有帮助的人物,你或许可以去找人聊聊,说不定就会有什么收获。”

    李浮图拿起桌上的一杯香槟。

    “我觉得这个大厅里对我最有帮助的人就是你,我不用再找别人。”

    蔡红鲤从桌上的水果盘里拿起一颗樱桃放进嘴中,似乎打定主意紧贴着李浮图。

    李浮图喝着香槟,沉默了下来。

    “喂,你真的打算和她在一起吗?”

    蔡红鲤再度出声,有她在,确实不会寂寞。

    “什么?”

    李浮图疑惑道。

    蔡红鲤朝顾倾城的方向努了努嘴,此刻顾倾城正在和一个老者说着话。

    “顾家大小姐啊,现在你和顾家之间应该斩不断联系了吧。”

    虽然战国独立于永兴之外,但现在在整个东海眼中,李浮图几乎和永兴就是一体的,不分彼此。

    李浮图看了顾倾城一眼,没有回答,蔡红鲤也不介意,自顾自道:“不过也对,像你这样的男人,肯定不会只有一个女人,而看这个顾家大小姐对你的顺从,即使你在外面胡来,她肯定也不会说什么,她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李浮图嘴角微微上扬,“学姐,你知道的可真多。”

    “难道你不是这么想的?”

    李浮图刚打算说话,可有人发现了他。

    “李先生,你什么时候来的?”

    有一就有二。

    一时间,过来向李浮图打招呼的人络绎不绝。

    蔡红鲤来这里似乎确实不想出风头,而像是专门来蹭吃蹭喝的,见状,她端起一个水果盘离远了些。

    过了二十多分钟,李浮图身边才渐渐安静了下来。

    蔡红鲤又走了回来,手里还端着那个水果盘,只不过盘子里的水果少了一大半。

    她学着那些人说话的语气:“李少,李先生……如今你在东海确实威风啊,还一直在我面前装蒜。”

    李浮图轻笑道:“学姐,那些人喊喊也就算了,你何必在这里寒掺我,以你的身份,像我这样的人没见过一千恐怕也有大几百吧。”

    蔡红鲤笑着摇摇头,“没那么夸张,再者说,我真的挺佩服你的,确实,出众的男人我见过的确很多,但是像你这样白手起家的,还真没几个。”

    李浮图笑了笑,“承蒙学姐如此夸奖,敬学姐一杯。”

    蔡红鲤也没忸怩,拿起一杯酒和他碰了碰,不过喝下口酒后,她微微皱了皱眉:“宋氏家大业大的,怎么也不准备好点的酒,还真是小气。”

    李浮图哑然失笑,也没接茬,转而问道:“学姐,这次的地铁项目结束后,你是会留在东海还是……”

    “呦,你居然会关心我了。”

    蔡红鲤似乎很是讶异。

    “你想我留下来吗?”

    李浮图低头喝酒。

    “你这人,连句暖心的话都不会说。”

    蔡红鲤摇摇头,轻叹道:“应该不会,我只负责把这这个项目拿下来,后续的工作不需要我来实施,自然会有人负责,如果你是担心你们的利益的话,大可不必,如果有什么问题,你可以直接来找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蔡红鲤看向他:“如果你是想让我留在东海的话,你要是开口,我或许会考虑一下噢。”

    李浮图摇头一笑,安静饮酒。

    “唉,当时觉得你可恶,可是现在却不知为何反倒有点怀念年少时的你了。”

    蔡红鲤呼出口气,脸色变得郑重起来,“我可不像你这么清闲,哪怕想留在东海,机会也不大,不过要是日后你回了京都,我一定好好请你喝顿酒,放心,我可不会像宋氏这么小气。”

    闻言,李浮图眼神微微恍惚了下,随即轻轻一笑:“那你这顿酒,我恐怕是等不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