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6章 主角
    李浮图亲自来医院接的顾倾城。

    “小李,这几天辛苦你了。”

    虽然没有明说,但顾擎苍表达的意思李浮图很明白。

    “顾老言重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顾擎苍点点头,也没过多客套,更加没问李浮图详细的过程,看了眼窗外的天色,“时间也不早了,你们赶紧去吧,这种场合要是迟到,太过失礼了。”

    李浮图点点头,和顾擎苍顾博夫妇告别。

    从走出病房到上车,顾倾城都有些心神不宁。

    “在想什么?安全带都忘了系。”

    李浮图扭头。

    顾倾城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把安全带给系上。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顾倾城的异常实在是太过明显,李浮图没有着急把车发动,手搭在方向盘上,看着顾倾城道:“要是身体不舒服的话,就别去了,我陪你上去找个医生看看。”

    “不用,我没事。”

    如果说之前去不去都无所谓的话,那现在这个酒会顾倾城却已经认为自己非去不可,因为它已经象征着一种尊严。

    “真的没事?”

    “真的。”

    为了让李浮图放心,顾倾城还刻意露出一抹笑容,只不过心事重重之下,笑容还是显得有些牵强。

    李浮图眼力多毒辣,一眼就看出了顾倾城的口是心非。

    “如果遇到了什么麻烦的话,可以跟我说。”

    顾倾城知道装不过去了,低垂着眼帘:“我是不是很笨?连演戏都不会……”

    李浮图皱了皱眉,“倾城,究竟发生什么了?”

    顾倾城沉默了半饷,终于抬起了眼。

    和李浮图目光对视上,她贝齿轻咬嘴唇,开口道:“……爷爷刚才跟我说,你和宋小姐,曾经是恋人,这个消息,是真的吗?”

    “你刚才想的,就是这件事?”

    李浮图的神色并没有太大的波动,他本来就很清楚,顾倾城肯定有知道的那天。

    顾倾城点了点头,再次问道,“是真的吗?”

    “顾老自然不会骗你,我和宋洛神,确实有一段过去。”

    李浮图很坦然的承认了下来,“如果你是介意我没有告诉过你,那是因为我觉得那都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没有重提的必要。”

    “我没有埋怨你的意思,我只是觉得……”

    顾倾城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自己的感觉。

    “觉得什么?”李浮图问道。

    顾倾城摇了摇头,沉默了下来。

    “我和她有过一段感情,就真的那么重要?像我这个年纪的男人,应该都经历过恋爱吧。”

    李浮图觉得有点难以理解。

    “可毕竟……她可是宋洛神啊。”

    “宋洛神又怎么了?”

    李浮图笑道:“还不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又没有三头六臂。”

    李浮图的玩笑让顾倾城心里微微放松了些,摇头一笑:“你说的倒是轻松。”

    “你就这么害怕她?”

    李浮图不是女人,自然感受不到宋洛神头上那么多耀眼光环所能给人形成的压力。

    “对啊,很怕很怕。”

    顾倾城连连点头。

    李浮图哭笑不得。

    “真不知道有什么好怕的,难道她还会打你不成?”

    “要是等会她真的打我的话怎么办?”

    顾倾城此刻就像个孩子一样,直勾勾的盯着李浮图。

    李浮图一愣,继而笑道:“她要是真的打你,那我肯定帮你还回去,行了吧?”

    “这可是你说的。”

    “对,我说的。”

    李浮图笑着摇摇头:“现在可以走了吗?”

    顾倾城呼出口气,神色终于变得轻松下来,扭头看向车前方,眼神坚毅而坚定,“嗯,出发。”

    ……

    驱车来到水晶宫大酒店,把车停在停车场,李浮图和顾倾城下车正打算进酒店,可突然有喇叭声响了起来,像是在和他们打招呼。

    李浮图循声看去,发现是一辆世爵c6。

    “是蔡红鲤。”

    他轻声道。

    之所以如此肯定,是因为这种车整个龙国都找不出几辆。

    果不其然,蔡红鲤很快从车里走了下来。

    她穿着红色鱼尾礼服,裙摆的褶皱就像是波浪,让她看起来就如同一条从水面跃然而出的美人鱼。

    “顾小姐,你今天可真漂亮。”

    人还未走近,赞美声已经传了过来。

    顾倾城笑容含蓄且矜持:“在蔡总面前,我哪里当的起漂亮二字。”

    李浮图知道,要是任凭她们如此客套下去,恐怕没完没了,所以及时插嘴道:“学姐,你一个人来的?”

    “是啊。”

    蔡红鲤轻叹一声:“我倒是想找个男伴,可是没人瞧得上啊。”

    “李浮图笑道:“我看是学姐瞧不上别人吧。”

    “你以为我还像顾小姐这般年轻?我现在可是已经快要三十的老女人,哪还有什么吸引力。”

    蔡红鲤显然是故意说给李浮图听的,明显是对他在旋转餐厅拿她年纪说事还耿耿于怀。

    “学姐哪里的话,我看学姐这皮肤水嫩的,说你才二十肯定没人会不信。”

    李浮图开始亡羊补牢,可夸人的语气,也未免太过轻佻了些。

    “不知道是不是我理解有问题,我怎么听着好像是在调戏我?”

    “我调戏谁恐怕都不敢调戏学姐啊。”李浮图迅速为自己申辩。

    “那可不见得。”

    蔡红鲤睨了他一眼:“顾小姐,你以后可得对他严加管教,我这位学弟,花花肠子可多的很。”

    对此,顾倾城能说什么,只能笑而不语。

    李浮图摸了摸鼻子,暗自感慨,谁以后要是娶了他这位学姐,恐怕肯定会沦为妻管严。

    寒暄了一番,三人结伴朝水晶宫里面走去。

    “学姐,你不是说不来的吗?怎么又突然改变主意了?”

    “虽然宋氏没有邀请我,但是我来捧场,他们总不可能把我赶出去吧。”

    以皇锐和宋氏如今的关系,蔡红鲤的确没有收到酒会的请柬。

    蔡红鲤扭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顾倾城:“况且,我肯定不会抢戏的,我很清楚今天的主角是谁。”

    “学姐,你这话什么意思?”

    蔡红鲤没有回应李浮图,她放轻了声音,像是自言自语般,以一种唱戏的语调嘀咕道:“后宫大战,现任前任间的对决,精彩呐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