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4章 平叛
    满地血水与残尸。

    郝斌杰嘴角扯了扯,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此时,结果已经很明显了。

    他清楚,自己死定了。

    本以为是请君入瓮,可怎料到请来的是死神。

    甚至这位原永兴狼堂堂主已经不再好奇这三个恶魔李浮图究竟是从哪里找来的。

    他痴痴傻傻的笑了片刻,然后像是发了失心疯般,仰头死死盯着墙壁上的扩音设备。

    “教导主任,老子曹你祖宗,我他妈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语气裹挟着滔天怨气,在赌场大厅来回震荡,经久不息。

    此时此刻,李浮图显然已经不是郝斌杰第一仇恨的对象,如果没有教导主任的蛊惑,他怎么可能会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对方直到现在都没有露面,恐怕已经有提前预料过这个结果,而自己则傻乎乎的当了对方的棋子,被当成了试探李浮图底牌的试金石。

    “李浮图,你快去监控室,那个教导主任肯定在那里,给我杀了他,杀了他!”

    很显然,即使没有如同周昊那样当场疯掉,但看郝斌杰这样子,恐怕也离疯不远了。

    李浮图朝天狼示意了眼。

    天狼点了点头,朝一楼深处走去。

    “郝老大,你我之间的恩怨,是时候做个了解了。”

    手下全部惨死,郝斌杰已经不抱活命的希望,比起周昊,也算是多了一分骨气,至少并没有向李浮图下跪求饶。

    “成王败寇,我承认我输了,但李浮图,你也不要得意太早,像你这种人,到最后肯定也不得好死,我会在下面看着你,看着你的下场!!!”

    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郝斌杰走到生命的最后,仍然狰狞如厉鬼。

    “郝老大,我的下场就不劳你费心了,今晚有你那么多兄弟陪着你,想必黄泉路上,你肯定不会感到寂寞。”

    李浮图轻声细语。

    “一路走好。”

    话音落地,蚩燃脚尖踢起一把钢刀,然后挥腿。

    钢刀如一把利箭,朝郝斌杰激射过去。

    空气中有一道白光一闪而逝,然后郝斌杰整个人离地而起。

    “铮……”

    那把钢刀无比精准的从郝斌杰面部刺入,穿透了他整个头颅,连带着将他整个人钉在了后方的墙壁上。

    一代大佬,就此殒命。

    李浮图没再多看,转过头,看向楼梯口。

    那些被迫滞留在这里的赌客,此刻大气都不敢喘。

    今晚他们是来赌钱的,不是来赌命的,可现在他们的性命已然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他们很清楚,他们的生死,此刻就在那位年轻男人的一念之间。

    而且通过对方刚才视人命如草芥的态度,恐怕根本不会介意把他们一同顺手给宰了。

    都是普通人,他们自然怕死,而且很怕,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跑。

    虽然恐惧,可他们也不傻,老老实实的站着,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可如果敢逃,那绝对是死路一条。

    整个赌场一楼大厅,宛如阿鼻地狱。

    而李浮图就如同地狱君主,没一人敢直视他的目光。

    哪怕邱泽。

    刚才的一幕幕,对他也形成了巨大冲击,恐怕毕生难忘。

    “各位,今晚什么都没发生,对吗?”

    李浮图轻声开了口。

    连郝斌杰都知道疏散

    客人减轻影响,他自然更不会乱杀无辜。

    “当然当然……”

    “我们什么都没看到……”

    “我今晚根本没来过这里……”

    赌客们争先恐后回应,场面重新变得嘈杂起来。

    “很好。”

    李浮图笑着点点头,“现在,各位可以回家了。”

    就这么结束了?

    虽然李浮图这么说,但一时间却没人敢迈开脚步,哪怕他们心里万分的想要逃离这个人间地狱。

    “怎么?难道各位打算留在这里过夜不成?”

    李浮图平淡道:“过不了多久,这家赌场就会因为意外失火而成为一片废墟,如果各位想留在这里,我不介意。”

    见他不像是开玩笑,终于有人试探性的迈开脚步。

    发现李浮图并没有动作后,脚步逐渐加快,到最后几乎跑了起来。

    一个人带头后,很快,所有的赌客像逃命似的朝门口冲去。

    赌场大门虽然被郝斌杰命令关闭,但怎么可能挡得住人的求生**?

    不到一分钟,就被众人合力撞开,然后四散奔逃。

    邱泽咽了口唾沫,缓缓的走了过来。

    “李哥……”

    那个小美女亦步亦趋的紧紧跟在他的身边,小脸煞白,头都不敢抬。

    李浮图笑道:“没吓到吧?”

    邱泽朝李浮图身后的孤魂蚩燃两人看了眼,僵硬的摇摇头,随即又点了点头。

    李浮图哑然一笑。

    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的,什么意思?

    “李哥,你把那些人放了,会不会有麻烦?”

    虽然邱泽现在心中波涛汹涌,但是一句话都没有多问。

    李浮图目露欣赏之色,这个公子哥确实是个聪明人。

    “无关紧要,他们那样的普通人,虽然喜欢看热闹,但也绝不敢惹祸上身,祸从口出的道理,他们肯定明白。”

    邱泽点了点头。

    天狼很快去而复返。

    见他两手空空,李浮图道:“没逮到?”

    天狼摇了摇头。

    李浮图也不意外,虽然接触不多,但对那个教导主任的个性,他已经基本了解。

    狡猾,阴险,并且极度谨慎,无论什么样的情景,他总会提前为自己想好退路。

    上次绑架顾倾城如此,这次同样如此。

    只不过今晚过后,他肯定会更加小心,再想逮住他,恐怕难了。

    虽然有点遗憾,但人既然已经跑了,李浮图也没再多想。

    “这赌场里肯定备有发电机,也会有柴油,找出来,把这里烧了。”

    毁尸灭迹,没什么比一把火要来得简单。

    李浮图吩咐完,就朝外走去,邱泽跟在他的身后。

    “就当今晚做了场梦,尽量忘了。”

    这种事情,哪能说忘就忘?

    内心苦笑一声,但邱泽还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李哥,那我就先回去了。”

    李浮图点点头。

    邱泽拉着那位小美女朝自己的车走去,上了车,还未发动,就听到那个小美女弱弱的道:“起火了。”

    邱泽扭头,透过车窗,看到李浮图还站在赌场门口。

    他的身后,火光冲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