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1章 他们很厉害的
    “……他会不会有危险?”

    身旁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邱泽脚步一顿,回头看了眼,犹豫了下:“我不知道。”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有一点他很清楚,他留在那里没有任何的作用。

    况且,以他和李浮图的交情,还没到可以为了对方不顾生死的地步。

    小美女沉默了下来。

    邱泽拉着她走到楼梯口,却没有再上楼。

    其实也不仅仅只是他们,也有不少客人停在了楼梯口这里,他们想看看,赌场拿出这么大的阵仗,究竟是想干什么。

    赌场方面也没有再为难他们,赌场的目的,似乎只是想把他们赶离大厅,腾出空间,而其目的,无疑就是还站在大厅中央的四个男人了。

    “这四人是谁?竟然让赌场拿出这么多人来对付?”

    “不知道他们和赌场有什么恩怨,居然严重到了这种地步,看样子,今晚肯定是要出人命了。”

    “我要报警……”

    “你他妈疯了?看到门口那个倒霉蛋没,你莫非想落到和他一样的下场?”

    窃窃私语不断响起。

    可已经没有人再关注他们。

    大厅四周的西装大汉们,几乎都把视线集中到了李浮图四人身上。

    被几十把尖刀包围,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此刻正享受这种待遇的李浮图应该清楚,但是从表面上,他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感觉。

    他身后的三人同样如此。

    面如死水。

    不起波澜。

    “李先生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一道长笑声突然响起。

    一楼深处非开放区里有人走了出来。

    那些大汉立即朝两边退开。

    看着出现在眼前的郝斌杰,李浮图不愠不怒,轻轻一笑:“郝老大好手段。”

    “李先生过奖了,为了迎接李先生的到来,我专门安排了这么兄弟接待,不知李先生可还满意?”

    郝斌杰笑呵呵的道,语气里没有丝毫火气。

    李浮图环视一周。

    五六十名精壮汉子,看来郝斌杰今晚打定主意要把自己留下了。

    果然不愧是在江湖里闯出一片天的人物,心机手段确实不可小觑。

    虽然遭受了算计,但李浮图并不慌乱,起码,没把慌乱写在脸上。

    收回目光,重新看向郝斌杰。

    “郝老大如此盛情,让我实在是有些承受不起。”

    “应该的、应该的,李先生什么人物?我还觉得有些怠慢了呢。”

    “郝哥,何必和他客气,直接宰了他了事!”

    一道杀机四溢的声音响起。

    李浮图视线偏转,看向郝斌杰身边。

    “你是张骁?”

    张骁上前一步:“是又如何?李浮图,别人怕你,我可不怕,看看你的周围,这些都是我们狼堂最骁勇善战的兄弟,你能打又如何?今晚这里必将是你的埋骨之所!”

    “狼堂?”

    张骁语气煞气逼人,李浮图却面不改色,“现在哪里还有狼堂?你们现在说穿了,就是一只只丧家之犬。”

    楼梯口的赌客们不约而同有些失神。

    如果没看错的话,这哥们好像是处于绝对劣势的一方吧?

    他为何还敢如此放肆?

    “李浮图,没想到死到临头你居然还如此嘴硬。”

    郝斌杰终于撕下了虚伪的面纱,露出了狰狞的面孔。

    李浮图的话可谓是击中了他的痛处。

    甘季等人倒下,导致他原本预料的大好局势荡然无存,甚至他手下的兄弟都开始和他离心离德,这几天,叛离的就有数百号人,已经有很多场子失去了控制。

    而他还无法去处理,还必须躲在这里。

    他已经被逼到了悬崖边上。

    而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男人一手造成的。

    郝斌杰的眼神恨不得把李浮图扒皮抽筋挫骨扬灰。

    “死到临头?”

    李浮图笑了笑。

    “郝老大,你觉得你已经胜券在握了不成?”

    “李浮图,我承认你很强,你在战国角斗场的表现,我也亲眼看过,但是这里有我最精锐的几十个手下,你莫非觉得你还有活路不成?”

    郝斌杰不再掩饰自己的杀心。

    “郝老大,你确实聪明,想出这种请君入瓮的高招,可是别人未必就是傻子,你以为我会一点准备都没有,就傻乎乎的跑过来送死?”

    郝斌杰心里咯噔一声,脸色瞬间起了变化。

    没办法。

    要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可是整垮了汪家弄死了甘季他们,带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郝哥,别信他,我看他就是在故弄玄虚!”

    张骁沉声道,倒是很明显,他波动的眼神也说明他心里开始忐忑起来。

    郝斌杰抬了抬手。

    “我很好奇,你有什么准备?再不拿出来,恐怕就再没有机会了。”

    “你有人,我难道就没有?”

    李浮图话音落地,郝斌杰瞬间抬头,朝赌场大门方向望去。

    可是……那里依旧平静的很,被他的人牢牢的把守着,没有任何动静传来。

    “别告诉我,你的人还在来的路上,那等他们赶到,恐怕只能给你收尸了。”

    “郝老大,你难道没看到我身后这三位?”

    郝斌杰眼神收缩。

    “你的意思是……你的人,就是他们三个?”

    李浮图很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他们很厉害的。”

    “……”

    场面安静片刻,一阵大笑声骤然响了起来。

    “李浮图,你他妈是不是一个儍逼?你指望着就这三个人能保住你的命?”

    张骁笑意猖狂,指着李浮图肆无忌惮的谩骂。

    “我看你他妈是被吓傻了吧!”

    不仅仅是他,哪怕身处局外缩在楼梯口的那些赌客,都觉得这个男人是不是知道自己在劫难逃,所以开始有些神志不清。

    李浮图抬眼看向张骁,轻叹一声:“无知者,果然无畏。”

    话音还未落地。

    一道身影从他身边闪出,迅疾如电,甚至到了人眼无法捕捉的地步。

    空气中残影道道。

    郝斌杰还未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身边一道寒风袭来,凛冽刺骨,周围的温度骤然降低。

    随后,脸上突然感觉到一阵凉意。

    他下意识伸手一摸,低头一瞧,手指上全是血水。

    他瞳孔剧烈收缩,僵硬的转过头。

    刚才还嚣张狂傲的张骁仍旧站在他身边,只不过已经成为了一具无头尸体,血水不断从断裂的脖颈喷出,淋了他一身。

    “嘭……”

    一道闷响从前方传了过来。

    郝斌杰脸色呆滞的回过头,发现张骁的头被人扔在了地上。

    甚至那颗头颅上的表情,还带着临死前那副张狂的笑意。

    全场鸦雀无声,如死一般的寂静。

    看着那颗头颅,李浮图似乎有点可惜的摇了摇头,轻声道:“我说过,他们很厉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