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7章 最重要的是开心
    制怒。

    在很多大佬的办公室或者书房的墙壁上都可以看到着两个字。

    上位者,讲究喜怒不形于色,不能让底下人或者外人轻易从自己脸上察觉出自己内心的想法。

    宋洛神虽然年轻,但是对情绪的掌控能力比那些活了大半辈子的老狐狸也差不了多少,但是当从蔡红鲤房间出来的时候,她的脸色一片冰冷,很是难看。

    “大小姐。”

    守候在门外的几个保镖喊了一声。

    宋洛神没有理会,径直朝电梯走去。

    几个王牌保镖哪能看不出大小姐心情很不好,都理智都没再出声,一语不发的跟在宋洛神的身后。

    走出酒店,来到劳斯莱斯车边,有保镖打开车门。

    宋洛神没有上车,而是转身朝酒店大楼看了眼,眼神闪烁,明暗不定。

    “……大小姐,是不是谈的不顺利?”

    保镖卫队的队长低声问道。

    宋洛神没有回应。

    何止不顺利,蔡红鲤从头到尾都在讥讽挤兑她,到最后甚至明目张胆的对她发出挑衅,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她还没有受到过这样的侮辱。

    作为宋氏继承人保镖卫队的队长,察言观色的本事自然有一套,见状,眼中闪过一丝杀机:“大小姐,需不需要……”

    保镖,可不见得只会护人安全。

    宋洛神从希尔顿酒店大楼移开目光,看了他一眼。

    保镖队长低下头:“大小姐放心,我保证做的干干净净,看上去只是一场意外,绝对不会让人发现任何破绽。”

    宋洛神不言不语,似乎是在权衡考虑。

    几秒后,她转身钻上了车。

    “这个节骨眼,太敏感了。”

    “是。”

    保镖队长低了低头,没再多言,为宋洛神关上车门,随即走向了后边的一辆奔驰。

    希尔顿酒店内,还坐在房间里的蔡红鲤根本不知道自己逃过了一场杀身之祸。

    宋洛神走后不久,她就拿起了手机,拨通了李浮图的电话。

    “你知道吗,你的初恋刚才来找我了。”

    电话接通,她就迅速开口,语气轻快无比。刚才和宋洛神的一场交锋,毫无疑问她取得了完胜,而且想到宋洛神明明满肚子愤怒却还是要强自压抑的模样,蔡红鲤嘴角的弧度就有些抑制不住。

    要知道,那可是宋氏大小姐啊,这世界上能让她吃瘪的,能有几个人?

    正在战国江湖楼里的李浮图有些意外的道:“宋洛神?”

    见状,欧阳修停止了说话。

    “不然呢?你在她之前莫非还喜欢过别人?”

    李浮图淡淡一笑,“她找你干什么?”

    “你猜?”

    女人好像总喜欢说这两个字。

    李浮图还是那般无趣:“我一向不怎么聪明,学姐还是直说的好。”

    蔡红鲤的心情似乎不错,这次没和他计较。

    “你知道吗,她来找我,想中断我和你之间的合作。”

    “那学姐是怎么回复她的?”

    &nbs

    p;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平静嗓音,蔡红鲤讶异的皱了皱眉:“你怎么好像一点都不奇怪她是怎么知道的……”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要是换作是我,恐怕也会对竞争对手的动向进行调查,抢占先机,方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蔡红鲤笑道:“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李浮图不置可否。

    “学姐,难道你反悔了?”

    “怎么可能。”

    蔡红鲤摇头道:“她和我东扯西拉的说了半天,其主旨就是不想让我们合作,可她越是这样,我越是要和你合作,你知道吗,为了说服我她连你很危险这样话都说出来了,好像你会害我似的,你说有没有趣?”

    李浮图沉默了下,轻声道:“学姐,或许你应该听听她的话。”

    “怎么,难不成你也开始惦记旧情,不忍心和我一起对付你的初恋情人了?”

    “学姐说笑了,我和你说过,我和她之间已经过去,况且,你这次合作的对象是永兴。”

    “你就嘴硬吧。”

    作为局外人,蔡红鲤看得很清楚,不管李浮图还是宋洛神,两人心里其实都并没有完全放下对方,不过她也没再八婆,转而道,“你知道吗,今天她可被我气得够呛。”

    此刻的蔡红鲤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和人吵架吵赢了然后兴奋的忙不迭想要向大人炫耀的孩子。

    李浮图也有点好奇曾经四中的两位校花时隔多年后坐在一起的场面。

    “你说什么了?”

    “她让我远离你,我却说我喜欢你,而且还告诉她我会继续和你交往下去,当时看她那样子,可气得不轻,脸都白了,要是我们真的在一起,我真的怀疑她会杀了我。”

    蔡红鲤笑意盎然说道。

    李浮图微微一怔,随即有些哭笑不得。

    “学姐,你何必和她说这些。”

    “我喜欢。”

    蔡红鲤语气里透着宛如少女的娇蛮。

    “而且,我说的也是实话啊,我当初本来就喜欢过你,当时你们两在一起不能说,难道现在我还得藏藏掖掖不成?”

    李浮图无言以对。他真的搞不懂女人心里怎么想的,说这些事情,除了会刺激宋洛神外,难道有什么好处不成?

    当然,在宋洛神面前重提这些陈年往事,确实没有什么好处,但是看着宋洛神那张冷若冰霜的脸蛋,蔡红鲤觉得开心啊,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比开心更重要?

    女人这种生物,很难以常理琢磨,有时候看起来深不可测,有时候却也能幼稚无比。

    “学姐,还有什么事吗?”

    李浮图明显打算挂电话了,宋洛神和蔡红鲤之间的那点恩怨,他没能耐参合,也不想参合。

    “晚上有事吗?要不一起吃个饭?”

    李浮图看了眼欧阳修,略带歉意道:“抱歉学姐,我晚上恐怕没空。”

    “那好吧,再联系。”

    蔡红鲤也没纠缠,把手机放在茶几上,哼着歌站起身,心情愉悦的去房间里敷面膜去了。

    因为蔡红鲤忘记了挂断电话,导致李浮图可以听到电话里传来的轻快歌声。

    他笑着摇摇头,把电话挂断。

    放下手机,他看向欧阳修,“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