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3章 迟到的请柬
    李浮图随后也赶往了医院。

    可是顾擎苍对皇锐的事只字不提,甚至对李浮图和皇锐战略老总的关系都没半点好奇的意思。

    既然已经决定了答应这场合作,顾倾城认为就应该要开始着手准备,总不能事事都依赖着皇锐。

    有顾博和谢宛在,顾倾城也很放心,中饭都没吃就离开了医院,李浮图自然也跟着离开。

    “你没和顾老说?”

    走出病房的时候李浮图问道。

    “说了啊。”

    李浮图闻言微微皱眉,“那顾老刚才怎么一句话都没提。”

    “爷爷说,全凭我自己决定。”

    两人朝电梯口走去。

    “那你考虑清楚了吗?”

    “嗯。”

    顾倾城点了点头,正打算告诉李浮图自己的决定,可路过一间病房的时候,里面一对夫妻的谈话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等我死了后再找一个!”

    生病的是妻子,估计病情很重,以至于让她的情绪有些失控,甚至语气都有些竭嘶底里。

    男人的脾气也不算太好,闻言立刻大吼道:“老子为了治你这病都倾家荡产了,还他妈旳找个屁!”

    病房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过了片刻,传来了妻子变得低沉的嗓音:“……对不起啊……”

    病房里又安静了片刻,然后听到男人好像笑了笑。

    “所以,别死啊……我可没钱再找老婆了。”

    病房外,顾倾城脚步停了下来,却并没有往病房内去看。

    她轻轻吁了口气:“生死不弃,真羡慕这样的婚姻。”

    李浮图倒是往病房内看了眼,男人年纪大约三十多岁,衣着普通,相貌平凡。

    “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样的男人,现在确实不多了。”

    医院里,处处可见生离死别,顾倾城也没有太过多愁善感,重新迈开脚步:“爷爷说永兴是他给我的嫁妆,哪怕赔光了也不关他的事。”

    李浮图闻言笑道:“顾老爷子还真是洒脱。”

    “要是我真把永兴输光了,你会有意见吗?”

    顾倾城突然扭头问道。

    她这个问题,意味深长啊。

    李浮图没有直接回应这个问题,“这么说来,你决定答应皇锐了?”

    顾倾城点了点头,回头再度朝那个病房看了眼:“最差的结果,应该也不会比那位女士悲惨。”

    说着,她笑看了李浮图一眼:“就是不知道到时候,当我一无所有,还会不会有人对我不离不弃。”

    “你就不能乐观点?”

    李浮图笑着摇了摇头。

    “我也想乐观。”

    顾倾城露出一缕苦笑:“可是想想竞争对手可都是些像皇锐那样的巨头,真的很难乐观得起来。”

    李浮图安慰道:“天塌了,自然有个高的顶在前面,就算失败,大部分损失也都是皇锐承担,怕什么。”

    他这明显是避重就轻,顾倾城也清楚,但也没再说下去。

    顾倾城本来想立马回总部,开始着手收集十六号地铁线的资料,以及和皇锐方面进行联系,可是却被李浮图拦了下来。

    “工作虽然重要,但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先去吃饭。”

    李浮图很霸道让那些保镖先回去,然后把顾倾城拉到一家餐馆,用过餐,才把顾倾城送回永兴总部大楼。

    既然顾倾城已经做出了决定,李浮图自然不会去进行干扰,他正打算打电话给蔡红鲤,进行有关合作下一步的沟通,可是又有人主动上了门。

    来头同样不小。

    宋氏集团。

    “我们宋氏集团将于后天在水晶宫举行酒会,届时东海名流大多都会出席,还望顾小姐能够赏脸。”

    宋氏的代表给顾倾城递上了一份邀请函。

    顾倾城虽然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但出于礼貌,还是客气的接了下来。

    “谢谢,到时候我一定到场。”

    宋氏的代表笑着点头,没有多留,很快便告辞离开。

    上午皇锐,下午便是宋氏,一天之中,就有两个资本巨鳄同时的找上自己,这难道只是巧合?

    顾倾城拿着那张精美而华贵的烫金请柬,皱起秀眉,有些失神。

    李浮图看着那张请柬,眼神闪烁。

    如果没记错的话,在几天前,杨雨晴就说过她收到了宋氏的邀请。

    即使请柬是分批发出,也不可能留到现在才发,因为受邀的都不是普通人,行程繁忙,得留给他们充分的时间来调整行程。

    而离酒会开始只剩下一天时间,这个时候才把请柬送到顾倾城手上,足以说明这个请柬恐怕多半是加印出来的,顾倾城原本应该是不在受邀名单上。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顾倾城能有这个荣幸,恐怕得归功于上午到访的蔡红鲤了。

    “倾城,你现在是不是得承认自己福气好了,接连收到皇锐和宋氏的橄榄枝。”

    “别打趣我了,我根本不知道宋大小姐为什么要邀请我。”

    李浮图轻声道:“据我所知,东海很多人都受到了邀请,你现在继承了永兴,会收到请柬也很正常。”

    虽然百分之九十确定是因为蔡红鲤上午到访才导致了这张请柬的出现,但是李浮图却并没有直说。

    他不想给顾倾城造成心理压力。

    宋洛神这么快就得到消息,想必是对蔡红鲤一行人安排了监视,既然都已经用上了这种手段,由此可见宋氏对这个地铁项目的重视程度,甚至有可能自己和蔡红鲤刚才在森林公园的会面也已经被宋洛神知道的一清二楚。

    虽然宋洛神应该无法完全确定蔡红鲤来永兴总部的目的,但恐怕现在在她眼里,永兴已经沦为了假想敌。

    顾倾城看着那张请柬,似乎还在思考,李浮图伸手把那张请柬从她手里拿了过来。

    “别想了,像这种交际应酬,以后你会遇到很多,你得逐渐学会习惯。”

    “那……你会陪我去吗?”

    顾倾城抬起头,眼眸里闪烁着期待。

    虽然现在宋洛神还不是完全清楚,但以宋氏的能力,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查出永兴要和皇锐合作的事,到时候要是顾倾城一个人出现在宋洛神面前,以宋洛神的个性,她会做出什么事还真不敢保证。

    “好,我陪你去。”

    李浮图笑着点头。

    他显然是想保护顾倾城,可他也不想想,他出现,就真能让宋洛神保持克制?而不是形成火上浇油的效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