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0章 一尾红鲤
    蔡红鲤约的地方很有意思,是在位于东海东南区域的森林公园里。

    当然,这个森林公园自然比不了国外那种和原始森林相差无几的规格,但是能在寸土寸金的骄子城市划出近千亩的地区构建出一片让人们能够贴近自然的生态环境,这份心已经值得赞赏了。

    “东海确实要比京都好,最明显的,就是在京都很难看到这样蓝的天,也很难呼吸到如此清新的空气。”

    蔡红鲤深深吸了口气,颇为感慨。

    在如钢铁般的高楼大厦之中生活久了,人们就会越来越向往自然。哪怕今天并不是休息日,但森林公园里的游人依旧很多,多半是举家出游,也有成双成对的情侣在这里约会。

    “城市往往和人一样,都会有它的两面性,有正面也会有负面。”

    绿树环绕中,蔡红鲤闻言偏头朝走在她身旁的男人瞧去:“你这话可有点含沙射影啊,怎么听起来有点讽刺人的意思?”

    李浮图摇头轻笑道:“没有,你想多了。”

    “没有就好。”

    蔡红鲤收回目光。

    她此刻脚上仍旧踩着一双高跟鞋,穿起来好看,能够让女人身姿变得秀挺,可是实际上却并不怎么好受,但此刻走在柔软的松土路上,蔡红鲤头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脚没有不适感,这是以往在坚硬的泊油路上根本无法感受的感觉。

    蔡红鲤享受的长长吐出口气,“我知道你或许觉得我变得有些不同,如果让你感到了失望,我感到非常抱歉。”

    “学姐言重了,没谁会一成不变,学姐能取得现在的成就,我由衷的感到高兴,我对学姐没有任何的成见。”

    蔡红鲤扭头一笑,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落在她的脸上,让她的笑容显得有些斑驳。

    “真的没有?”

    李浮图沉默了下,苦笑一声:“如果真要说实话,还是有一点的。”

    “这才对嘛。”

    蔡红鲤并不恼怒,相反笑容扩大,“诚实的孩子才有糖吃,学弟,来,学姐请你吃糖。”

    说着,她居然真从价值六位数的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一颗大白兔奶糖。

    谁能想象,堂堂的皇锐集团的战略总工程师,身上会揣着这种小孩才吃的糖果。

    哪怕李浮图都情不自禁愣了愣。

    “不吃吗?很好吃的噢。”

    见李浮图一动不动,蔡红鲤微微皱了皱细长的眉毛,然后似乎像是要证明一样,拆开奶糖,放进了娇艳红唇里,不过和很多游人不同的是,她很有公德心,没有把包装纸乱扔,而是重新放进了口袋。

    看着她享受的眯起眼睛,李浮图有一种反差太过强烈所造成的不真实感。

    此刻的蔡红鲤毫无疑问再次颠覆了他刚才在会议室里见到听到的一切在心里所形成的有关于蔡红鲤的形象。

    他很清楚,皇锐,或者说蔡红鲤,之所以找上永兴,很大可能是奔着自己来的。

    而且刚刚在话里话外,虽然没有明说,但蔡红鲤自己其实也并没有否认这一点。

    第一次在旋转餐厅重逢倒没有发觉,可是当时在永兴总部的接待室,李浮图发觉十年未见,这位学姐变得确实有些深沉,可是此刻蔡红鲤却又表现出了截然不同的一面,就好像还是十六七岁一样。

    这让他有些应接不暇。

    “或许是小时候养成的习惯,我总喜欢随身带几颗奶糖,心情不好了吃上一颗,就会变得轻松不少。”

    说着,她俏皮的道:“不过现在你想吃都没有了,刚才那是我身上最后一颗。”

    李浮图摇摇头,平缓心绪,自然的笑道:“学姐,你现在可是大人物,得注意形象。”

    “在你面前就不必了。”

    蔡红鲤很洒脱:“你单独约我出来,是不是因为刚才合作的事?”

    “其实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找我。”

    蔡红鲤根本不像个生意人,更是完全不符她的惊人身份,坦诚得一塌糊涂:“没错,我想合作的对象的确是你。”

    “为什么找我?”

    两人早就心照不宣,所以李浮图并不意外,问了一个之前顾倾城同样问过的问题。

    “因为你有实力呀。”

    蔡红鲤理直气壮道:“我是个生意人,不会做亏本的买卖,和你合作,我们成功的机会才会大大增加。”

    “学姐,你们皇锐应该不缺钱吧?”

    “谁说我找你是因为你的钱啊。”

    蔡红鲤白了他一眼:“你那钱,我还看不上。”

    果然不愧是皇锐核心领导阶层里唯一的女性,说话就是霸气。

    李浮图作为战国主席,虽然收益不可能全部落入他的口袋,但好歹年收入至少也超过了十位数,可在蔡红鲤眼里,似乎不屑一顾。

    两人走上沙滩,她不顾形象,很自然的脱下了那双足以让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羡慕嫉妒的全球限量版的高跟鞋,然后很理所当然朝李浮图递了过去,“帮我拿着。”

    李浮图一愣。

    蔡红鲤手臂摇了摇:“快点啊,能不能有点风度。”

    李浮图被蔡红鲤的不按套路出牌给弄得有点懵,他完全不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些什么。

    从之前的一言一行,他都可以感受到昔日那位羞涩学姐的巨大成长,

    最终,他还是把对方的高跟鞋帮忙拎在了手中,看着皇锐集团的战略总工程师,像个小姑娘般赤着脚在沙滩上轻快的漫步。

    “你说是不是见识的越多,喜欢的标准就会越来越高?”

    蔡红鲤来到了人工湖边,望着平静流淌的湖水轻轻问道。

    “比如呢?”李浮图没有发现,自己一直再被蔡红鲤引领着走,他还认为现在还单身一人的蔡红鲤是在形容她自己。

    “比如说人之所以喜欢湖泊,那是因为没有见过大海。”

    蔡红鲤在湖边坐了下来,这是在冬天,可她似乎也不怕冷,把如羊脂般的一双玉足伸进湖水里,轻轻的拂动着,形成了一副很唯美的画面。

    也对,她叫红鲤,自然是亲近水的。

    李浮图站在她旁边,沉默了片刻,开口道:“可是你确定在见过大海之后,就能忘记湖泊吗?”

    蔡红鲤若有所思:“似乎好像有点道理。”

    李浮图望着微澜荡漾的湖面,静静道:“就好像有的人即使见过了银河,可喜欢的仍旧只是一颗星星而已。”

    “说的真好。”

    蔡红鲤把发髻解开,任由柔顺发丝倾斜下来,她偏过头,莞尔一笑:“这就是我为什么找你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