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6章 最佳损友
    第一次和这家伙见面,就是在战国会所,那时候在外人眼里,他和燕东来关系紧密,可是世事难料,恐怕没多少人会想到当初和燕东来一起走进江湖楼的年轻人如今会和永兴密不可分。

    哪怕杨雨晴如今想起来,都不禁有些命运弄人的感慨。

    “如果我说不是我做的,你肯定不信对不对?”

    虽然在沈嫚妮那里落了个没有风度的评价,可当菜上桌,李浮图还是很绅士的率先把一根凤爪放进了杨雨晴的碗里。

    “顾家大小姐是什么性格,整个东海都清楚,即使她有这个实力,恐怕也这份狠心。”

    杨雨晴也没客气,拿起凤爪,“当然,或许她日后会逐渐改变,但改变是需要时间的,她目前肯定做不出这样的行为。”

    说完,杨雨晴低头咬了口凤爪,贵妇就是贵妇,红唇轻启,贝齿微露,姿态那般的优雅。

    因为穿得是条抹胸长裙,虽然幅度很小,但奈何本钱太过雄厚,当杨雨晴俯身的时候,胸前的白腻风光还是难以避免的泄露了一点出来,但李浮图是什么人?

    那可是当初杨雨晴‘应召上门’都能够拒绝的人物,自然不会干偷窥这种没品的事,扭头看向还在讨论江湖风云的邻桌。

    看样子,那个王哥应该是郝斌杰手下的人了,级别应该不高,多半也就一个马仔。

    但从他身上也足以以小见大,这样的小喽啰都开始想着逃跑,整个狼堂的情况可见一斑。郝斌杰此时应该不太好受。

    “你不会打算把那人给干掉吧?”

    当杨雨晴抬起头来,发现李浮图的目光盯在那个王哥身上,不禁笑着道。

    “你以为我是杀人狂魔?”

    李浮图收回了目光,如果坐在那里的是郝斌杰,说不定可以顺手送他上路,但是一个小喽啰而已,没必要。

    “不知道那人要是知道你这位战国主席,永兴大小姐、噢,不对,现在应该说是永兴掌舵人的心上人就坐在他旁边,听着他高谈阔论,不知道他会作何想法?”

    杨雨晴看了眼那位一无所知的王哥,笑容透着玩味。

    “说不定他会下跪磕头,高呼大侠饶命。”李浮图笑着吃了口羊肉串,不禁想起已经被送进精神病院的周昊。

    孤魂什么性子,他很了解,但是他也没想到,周昊居然会活生生的被吓疯。

    龙国国情不同,国内这些大哥们,终究还是没有见过多少世面啊。

    “你还大侠?”

    杨雨晴娇媚的睨了李浮图一眼,“我看魔头还差不多,而且属于正道联盟欲图共同讨伐的那种。”

    “我们好歹也这么熟了,你说话就不能客气点吗?”

    杨雨晴一本正经道:“你一口一口杨小姐,谁和你熟了?”

    李浮图笑了笑,“那我和采薇一样,叫你雨晴姐?”

    杨雨晴脸色瞬间破功,紧咬银牙:“李浮图,你是不是想死?”

    李浮图虽然没再刺激这位少妇姐姐,但是脸上的笑意却越加浓郁。

    这就是他刚才在车里为什么第一时间会想起杨雨晴的原因。

    &nbs

    p;  无论他现在是战国主席,还是以后会走的更远,甚至李浮图觉得,哪怕自己阎帝的身份暴露,这个美少妇坐在自己面前,或许仍旧会嬉笑怒骂皆随意。

    这就是她独特的魅力所在。

    “不过话说回来,你也真够心大的,如此的大开杀戒,不担心一个不慎,把永兴玩崩盘?”

    年纪可以说是女人最忌讳的话题,哪怕杨雨晴现在人比花娇,但还是不想过多提及。

    之前她还并没有在意,可是现在,她越来越觉得,为什么自己不能年轻个两岁。

    “枪杆子里出政权,这话说的很有道理,像这种事情,你觉得和那些人讲的了道理?”

    李浮图喝了口酒,轻声道:“既然选择当叛徒,他们就应该有觉悟。”

    杨雨晴不再说话,一双水波荡漾的眼睛直勾勾的凝视着他。

    李浮图奇怪道:“怎么了?”

    “我发觉你现在有点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

    某人又开始没脸没皮起来:“是不是觉得又变帅了?”

    杨雨晴这次倒没骂他,露出雪白的皓腕,撑着下巴,眸光仍然放在李浮图的脸上,整个人呈现出无比柔媚的姿态。

    “就像是一柄利剑出了鞘一样,变得霸气了许多。”

    说着,她像是做评断一样,“嗯,变得更有男人味了。”

    李浮图哑然失笑。

    “那敢情以前在你眼里,我就不爷们了?”

    “没听到我说的是更有吗。”

    “那你不觉得危险?”

    “危险?”

    杨雨晴歪了歪脑袋,她显然是个喝酒上脸的人,还没喝几杯酒,脸颊上就浮现酡红之色,就像是抹了胭脂一般。

    “就算我脱光了,你恐怕都不敢做什么,我怕什么?”

    说话这么耿直,小心没朋友啊。

    李浮图脸色一僵,没话可说,老老实实的低头吃东西。

    “你说你为什么对女人就不能也霸道点呢,像今晚在嫚妮面前,你难道就不会撒谎?女人有时候靠哄的,暂时骗骗她又怎么了?以她的个性,你要是把她那啥了,即使知道你外边有女人,她还能跑得掉不成?”

    结过婚的女人的确不一样,这点在杨雨晴身上体现得更加明显,这娘们谈起男女之间那点事,一向都毫无顾忌,想什么说什么,直白的让人无言以对。

    “为嫚妮有你这么好的朋友,我敬你一杯。”

    李浮图端起酒杯,满脸钦佩之色。

    “你少在这冷嘲热讽,我是在帮你,像嫚妮那样的冰山属性,就只能用无比炙热的火焰才能融化,要是按着她的性子来,我看你们两这辈子都没有可能。”

    李浮图今晚把杨雨晴喊出来喝酒,确实没找错人,对方实在是太过尽心尽力了,不禁听他倾诉舒缓他心头的沉闷,而且还不遗余力的帮他出主意。

    “听说过世界上最残忍的不是平行线而是相交线吗?相交线如果错过了那个交点,就会越离越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