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5章 人心惶惶
    “生活在古代,对男人而言的确是场幸事,可以名正言顺的三妻四妾,但对你们女人恐怕就恰恰相反了。”

    微微一愣后,李浮图轻笑道。

    “三从四德,夫为妻纲,这种数千年的优良传统为什么就没有传承下来?”

    “你倒是想得美。”

    杨雨晴睨了他一眼,万种风情尽在眼波流转之中。

    李浮图突然来了好奇,“杨小姐,要是你的丈夫喜欢上了别的女人,你会怎么办?”

    杨雨晴毫不犹豫道:“这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杨雨晴以一种很清淡却又异常肯定的语气道:“你以为世上每一个男人都像你这般花心?而且娶了我这样的老婆,哪个男人还有出轨的心思?”

    李浮图一怔,随即摇头一笑:“是不是所有美女都像你这样自信?”

    “你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自信的女人最美,女人整容化妆美容,不都是为了增添自信。”

    李浮图举起酒杯和杨雨晴碰了碰:“有道理,我敬你一杯。”

    “王哥,这些天都在忙什么啊?怎么人影子都看不见?”

    邻桌有谈话声传了过来。

    像这种大排档,都很接地气和热闹,为了有效的利用面积,每个桌子相隔的都不远,声音稍微放高一点,说话就可能被旁人听到。

    坐在李浮图杨雨晴附近一桌的是六七个大老爷们,看起来三十多年左右,正值壮年,桌上摆满了啤酒,但都还没启开,估计也才来不久。

    “唉,别提了,哥几个,未来恐怕很长一段时间,咱们都没办法再坐在一起喝酒了。”

    这个王哥一看就是社会人,虽然东海天气没有北方那般严寒,但好歹也步入了冬天,可他还还是露出两个膀子,右臂上清晰可见纹着一条恶狼,满目凶光,给人一种不好惹的感觉。

    “王哥,究竟怎么了?”

    一爷们关心问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那王哥没用杯子,姿态豪迈的拿起啤酒瓶喝了口,一口气,就是大半瓶下肚。

    “我打算去外地躲一段时间。”

    他话一出口,他的几个兄弟顿时有些面面相觑。

    王哥这人是干什么,几人都很清楚,道上人,平日里就帮人看看场子,工作内容基本没什么,每天可以说就是边拿工资边喝酒泡妞,轻松的很,而且为人很讲义气,在外面惹了事,一个电话,王哥都会出面帮他们解决,很少有推脱的时候,所以基本上他们几人都把王哥当作靠山,可是现在靠山要跑了,那他们日后要是和人起了冲突,找谁撑腰去?

    “王哥,你不会是玩了哪位大哥的女人吧?”

    一爷们低声道。

    道上人要跑路,原因没几个,要么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要么是被条子给盯上。而王哥生性风流,平日里没少玩女人,而且还特别喜欢人妻。

    可睡睡良家少妇没什么,要是真一不小心把哪个大哥的女人给睡了,那事情就大条了。

    “去你妈旳,老子是那么不知分寸的人?”

    王哥笑骂。

    “那王哥,究竟啥情况?非得跑路不成?”

    王哥笑意缓缓收敛,捏着酒瓶,“非跑不可,否则你们几个恐怕过不了多久就要去医院太平间认尸了。”

    几人吓了一跳。

    “……王哥,是不是有牛逼人物要

    对付你?”

    王哥举起酒瓶,几个爷们也都纷纷端起酒杯。

    “那倒也不是。”

    王哥又一口气把剩下的半瓶酒喝完,接着指了指夜空。

    几人下意识抬头。

    今晚的夜空很单调,星星都看不到几颗。

    几人对视一眼,满脸困惑,王哥这是什么意思?

    王哥把一串脆骨拿在手里,叹息了一声:“变天了。”

    一爷们疑惑道:“王哥,我看没什么云,也没起风,哪里变天了?”

    “我他妈说旳又不是天气。”

    那王哥骂了句,但脸上却忍不住露出哭笑不得的弧度,虽然他最近心情很沉重,可此刻还是放松了不少。

    不过他也可以理解,他这个弟兄不是江湖人,自然不大可能知道江湖里这几日的大风大雨。

    拿着脆骨啃了口,王哥解释道:“前几天,咱们永兴换了新的掌舵人。”

    老百姓,虽然活在底层,但是却往往会对高层的风云很感兴趣。

    闻言,几人都精神一震,变得有些兴奋起来。

    永兴掌舵,对他们而言,那等同于站在云端的人物,踮起脚都看不到的存在。

    “为啥啊王哥?快给哥几个说说。现在的永兴老大又是谁?”

    王哥看了他们一眼,他很享受这种感觉,别人不知道的他知道,这让他有种成就感。

    “之前的**oss出了意外,大小姐接了棒,你们知道大小姐才多大吗?好像才二十岁。”

    永兴新老大才他妈二十岁?

    在座的几人都有些愣神,随即再度深刻感受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要知道,他们有人的侄女恐怕都要大于这个年纪。

    “这他妈能行吗?这么小,能坐的稳位置?”

    一爷们下意识道。

    王哥看了他一眼:“当然有人不服,咱们四个堂的老大,几乎都表示了不满,可是就在这两天,四个老大死了两个,疯了一个。”

    “……”

    那一桌瞬间安静下来,好一会,才有人咽了口口水,满是难以置信道:“……王哥,这也未免太牛逼了吧?永兴的大小姐有那么生猛吗?”

    王哥再度启开一瓶酒,嘴角露出自嘲的弧度,“确实牛逼。”

    不提外人,就说他们这些局内人,又何曾想过大小姐的手段如此雷霆。

    当消息传出,不知道多少人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王哥,你的老大不会……”

    王哥点了点头:“郝老大是四个老大里唯一还没事的那个,不过我估计也快了,所以我想着跑路,把这段最危险的时候避过去,他们那种级别的人物打架,像我这种小喽啰,还是有多远躲多远为好。”

    “王哥,咱们也不劝你了,一路顺风,到地给哥几个报个平安。”

    几人一同举起酒杯,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他们都对王哥的决定表示了理解,这年头没什么比自己的小命重要。

    “二位,你们的东西上齐了。”

    服务员把李浮图杨雨晴点的东西全部端了上来。

    “谢谢。”

    杨雨晴把注意力收了回来,对服务员客气点头一笑,然后看向李浮图,笑问道:“你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