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2章 姻缘签
    “大哥哥再见。”

    卖完花,小女孩很有礼貌的和李浮图告别,离开的时候,一步三回头,明显有些依依不舍。

    “如果你一直都是这么骗女孩的,倒也不算太坏。”

    沈嫚妮目送小女孩离开轻声说道。

    “我哪里骗过女孩了?”

    李浮图哑然失笑,随即把手里的玫瑰递给沈嫚妮:“送给你。”

    玫瑰代表什么含义,估计是个人都清楚,但李浮图送的很随意,仿佛只是完成一个任务。

    这当然不是沈嫚妮第一次被人送花,但她以往从来没有接过。可是此时情况自然不同。

    她很清楚,刚才是父亲出声让这家伙把花买下的,她如果不接,父亲肯定会责备她,这不父亲的目光都已经移到了她的身上。

    并没有太过忸怩,李浮图送的随意,沈嫚妮接的也很随意,似乎两人都没有太当回事,只有沈哲眼神欣慰,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三人在唐坊里走走停停,看看戏剧表演,逛逛工艺品店,和普通游人没太大不同。

    唐坊里古风浓郁,竟然还有做糖人与吆喝着卖糖葫芦的。

    “吃糖葫芦吗?”

    李浮图扭头笑问,自然毫不意外得到了国民女神一个白眼。

    当然,沈嫚妮戴着蛤蟆镜,李浮图也看不到她的眼神。

    “记得小时候妮妮最喜欢吃棉花糖和糖葫芦了,每次遇到的时候,就会拉着我,不给买就不走。”

    沈哲感慨道,眼中浮现缅怀之色。

    “爸!”

    “想不到你小时候那么嘴馋。”

    李浮图笑道,似乎根本不把自己当外人,然后他朝卖糖葫芦的走去,买了三根回来。

    糖葫芦娇红鲜艳并且饱满,看上去让人很有食欲。

    “伯父。”

    李浮图给沈哲递了根过去,沈哲也没客气,很随和的接过,“还是很多年前和妮妮一起吃过,这些年街上都看不到卖的了。”

    李浮图随即又给沈嫚妮递了根,“重新品味下童年的味道?”

    沈嫚妮绷着脸,都没搭理他。

    李浮图也没强迫,收回手自顾自拆开包装吃了起来,一个人吃了两根。

    沈嫚妮看在眼里,忍不住道:“你一个男人怎么这么好吃!”

    “民以食为天,吃东西怎么了?又不犯法,不过这糖葫芦味道还真不错,酸酸甜甜的,你真的不想尝尝?吃的话我再回去给你买。”

    虽然确实有点怀念儿时的味道,但是她自然不会在这家伙面前表露出来,“你要是喜欢吃的话,可以去把那全部买下来,搬回家慢慢吃。没人拦着你。”

    “那倒不必,这美食就如同美女,偶尔尝尝就够了,如果每餐都吃的话,就会很快的食之无味的……”

    闻言,沈嫚妮绝色容颜上浮现一丝冷笑:“你倒是很有见地,那那天坐在劳斯莱斯里面的美女,是不是已经被你所腻味?”

    “……她,只是一个老朋友而已。”

    李浮图没想到沈嫚妮居然还记得这事。

    再说下去,意味恐怕就会变了,以这家伙堪比城墙的脸皮,指不定还会以为自己在吃醋。所以沈嫚妮打住话头,没再多说。

    三人不知不觉走到了唐坊里重要的一个景点,娘娘庙。

    出于地点的限制,这个娘娘庙规格虽然不大,但因为唐坊人气旺盛,

    这里也很是热闹,几乎走到这里的人,都会进去瞧瞧,李浮图三人自然也不例外。

    这座娘娘庙确实不大,一座正殿供奉着用白果木雕刻成的栩栩如生的娘娘塑像,两个和尚站在两边,不厌其烦的对每一个上香的游人表示祝愿。

    正殿不大,但人却太多,甚至都开始排起了队,这也打消了沈哲进去尽份心意的心思。

    沈嫚妮和李浮图本来就纯粹是为了陪沈哲,他不进去,他两自然也跟在身边。

    在庙内转了一番,三人发现了一个和尚坐在庙内的一颗古松下,面前摆着个台子,台子上挂着一块白布上书解签二字。

    “走,过去看看。”

    沈哲来了兴趣,带着李浮图和沈嫚妮朝那边走去。

    “大师,你这是算什么的?”

    那和尚才忙完一单,见又有客人上门,动作无比迅速的把刚刚算签得来的服务费收入袖中,与此同时行云流水般脸上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悠悠道:“前途命运,福祸姻缘,世间万物,皆在卦中。”

    李浮图饶有意味的看着,不言不语。

    “那大师,可否帮忙算算小女姻缘?”

    沈嫚妮本以为父亲只不过是因为好奇所以跑过来看看,没想到突然就扯到了自己身上,愣了下后,脱口而出道:“爸,我才不算,要算你自己算。”

    李浮图差点笑出声来。

    “胡说八道,你这话要是被你妈听到,看她不好好收拾你!”

    沈哲呵斥道,他这么大把年纪,而且女儿都这么大了,还算什么姻缘?!

    沈嫚妮也知道自己一不小心说错了话,抿紧嘴不再吭声。

    沈哲把她拉到台前,“大师,麻烦了。”

    “施主客气。”

    这和尚拿出一个签筒,“请这位女施主摇签吧。”

    在沈哲的目光逼视下,沈嫚妮迫于无奈,把手中的玫瑰交给李浮图帮忙拿着,然后抓起那个签筒摇了起来,很快,一根木签从筒里弹出。

    哪怕不是很信这些东西,但是看着和尚把那只签拿起来,沈嫚妮心里不知为何突然有点小小的紧张。

    “大师,此签怎么说?”

    沈哲再度走近一步。

    那和尚拿着木签看了会,神色波澜不动,看不出任何端倪。

    随即,他像是不经意朝李浮图看了眼。

    李浮图暗自用手指打了个一字。

    那和尚脸色依旧纹丝不动。

    直到李浮图伸出五个手指,那和尚才仿佛解读了木签,从台下拿起一张宣纸,然后从笔筒里抽出一只毛笔,蘸墨书写起来。

    一会后,他重新抬起头:“此签之意,尽在这四十六字之中。”

    沈哲和沈嫚妮不约而同低头朝那张宣纸上瞧去。

    喜乐喜乐暗中摸索。

    水月镜花空中楼阁。

    冲石填海抛珠弹雀。

    视而不见反成耽搁。

    遇不遇,逢不逢?

    月沉海底人在梦中。

    ……

    沈哲抬起头,“……大师,恕我愚昧,不知此文何意?”

    沈嫚妮也微微蹙眉。

    那和尚长叹道:“这是三圣娘娘在提醒这位女施主,要惜取眼前人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