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0章 救星
    确实如顾擎苍所说的那样,郝斌杰如今很不好受。

    在他的预想里,现在应该是永兴风雨飘摇才对,而他应该正在享受亲手推翻一艘大船的快感,而现实却与他预料的完全背道而驰。

    他怎么也没料到,局势会恶化的如此之快。

    甘季死了,范飞死了,周昊疯了……他的‘盟友’在短短的一晚上全部倒下,眨眼间就剩下了他一个孤家寡人。

    这种雷霆手段,让郝斌杰感受到了久违的恐惧。

    他很清楚,他现在没事,并不代表对方会放过他。

    行走江湖,几乎都明白狡兔三窟的道理,郝斌杰毫不犹豫,迅速转移了住所,并且把亲人全部转移了出去,哪怕他那个已经成为废人的儿子。

    然后,他带着人,低调的去了一个地方。

    市北。

    武安路。

    光明精神诊疗中心。

    换句话说,这是家精神病院。

    据得到的消息,周昊就被送到了这里。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郝斌杰想搞清楚,对手的实力究竟达到了何种地步。

    有句话说的好,做人得及时行乐,因为没人能预知明天会发生什么。

    在一天之前,哪怕被羁押在局里里,周昊也是能找条子随便要烟抽的人物,可是此时此刻,他却成了一个疯子,一个精神病人,被关在狭小的房间里,无人问津。

    当郝斌杰见到他的时候,这位昔日意气风发霸气十足的虎堂堂主穿着一身条纹状的蓝白病服,抱着双膝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原本郝斌杰还抱有怀疑,觉得好端端的一个人不可能这么容易疯掉,可眼前的场面,让他彻底打消了怀疑。

    “病人才被送进来不久,情绪还属于波动之中,最好不要刺激到他。”

    收了一个大红包的医生低声提醒道。

    郝斌杰点点头,“让我和他单独呆会。”

    医生很快走了出去,跟随郝斌杰一同前来的两个手下守在病房门口。

    郝斌杰站在原地,沉默的看了周昊一会。

    然后,他缓缓的迈步朝那边走去。

    “周堂主……”

    他一边走一边低声试探性的叫道。

    周昊像是没有听到,仍然缩坐在墙角,瑟瑟发抖,嘴里不住地念叨着什么。

    郝斌杰脚步轻缓的来到周昊面前,然后慢慢的蹲下身,“周堂主,你还记得我吗?我是郝斌杰……”

    周昊仿佛听觉丧失,仍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对郝斌杰做出一点反应。

    郝斌杰皱了皱眉,终于忍不住伸手拍了拍周昊的肩膀,声音也变得低沉了许多:“周堂主……”

    肩膀被拍,周昊终于有了反应,他猛的抬头,仿佛受到了惊吓一般,双手猛的前推,然后惊恐的逃到了一边,跳到了床上,抓着床单把自己挡住。

    “别杀我、别杀我……”

    郝斌杰猝不及防下,被推倒在了地上。

    听到动静,门口的两个手下打开门冲了进来,“老大……”

    &nb

    sp;   郝斌杰对他们伸了伸手:“出去。”

    两个手下看了眼蹲在病床上的原虎堂堂主,眼中闪过一丝古怪,随即重新关上门退了出去。

    郝斌杰缓缓的站起身,看着拿床单挡在面前不住念叨着别杀我的周昊,眉头紧紧的皱起。

    周昊的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恶劣,简直已经成了一个疯子,根本无法进行交流,想从他这里探知些什么,恐怕是不可能了。

    在病房里站了一会,郝斌杰终还是放弃了原本的打算,阴沉着脸推门走了出去。

    “大哥,周堂主说些什么了吗?”

    一手下问道,说话的同时,他情不自禁回头朝病房内看了眼,堂堂的一堂之主,居然落到了如此下场,可悲?可叹?

    “他现在彻底的精神错乱,能指望他说些什么?”

    白来了一趟,郝斌杰心情很不好。

    两手下也看出大哥的烦躁,很识趣的没再多说什么。

    三人朝精神病院外走去,还没走到门口的时候,与一个男人不期而遇。

    如果李浮图在这里,肯定会认出来,这个男人就是绑架顾倾城然后逃跑了的那位教导主任。

    他居然还留在东海。

    更让人意外的是,郝斌杰对他似乎也不陌生。

    教导主任微微一笑,“郝堂主,真巧。”

    郝斌杰脚步停住,眯起眼:“你来这干什么?”

    对方耸了耸肩:“郝堂主来这干什么,我就来这干什么。”

    郝斌杰沉默了下,“那阁下恐怕是白来了。”

    “噢?”

    教导主任也不在意,笑了笑:“那还真是遗憾,不过能碰到郝堂主,此行也不算冤枉。”

    郝斌杰脸上牵扯出一丝冷笑:“你还想干什么?上次撺唆我搅乱东海局势,我是过于愚蠢才会上了你的当,你以为我还会栽第二次?”

    “郝堂主此言差矣,咱们是一路人,目标一致,如果郝堂主对永兴没有怨念,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我说动?我知道局势发展到如今这个模样,郝堂主肯定对我心怀不满,但是请郝堂主放心,我是个负责任的人,肯定不会袖手旁观坐视不管。”

    “你真是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郝斌杰冷笑不迭:“你想怎么管?你不是说自己有权吗?李浮图这次害了这么多人,你直接动用官方力量,把他抓起来就万事了结了。”

    教导主任笑道:“郝堂主,哪有你说的这么简单,你以为我不想,抛开别的不谈,就说你说他杀人,你有证据吗?恐怕你现在连甘季那些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要不然也不会来这里了,郝堂主,我知道你现在内心肯定很恐惧,但是我说过,我会帮你。”

    害怕并不是一件光荣的事,此时被人公然戳破,郝斌杰脸色阴沉了下,但终究还是没有翻脸。

    “你上次说帮我,结果把我害到了如此田地,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

    现在的境地,说起来,很大部分都是因为郝斌杰自己的野心,可是这个时候教导主任也没和郝斌杰争辩些什么。

    站在阳光下,他的笑容依旧那般的斯文有礼。

    “郝堂主,现在你已经没有了其他选择,不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