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9章 梨与喜糖
    一晚之间,永兴的多位高层人物集体暴毙。

    最让人感到惊骇的是周昊的下场。

    这位呼啸一方的江湖大佬,没死没残疾,而是疯了。

    被送到了市北的一家精神病院,听说被送进去的时候脸色呆滞,眼神惊恐,嘴里不住地念叨着两个字。

    饶命。

    究竟是受到了怎样的惊吓,才会让这种没少历经风雨的大哥级人物被活生生吓疯?

    市中心医院,江波站在特护病房内,脸色都有些抑制不住的忌惮。

    昨晚是他带人去周昊的别墅收拾的场面,等他赶过去的时候,下手的人已经消失不见,只见满地罪恶,空气里弥漫着化不开的血腥味,周昊跪在自家别墅的门前,机械似的不住的磕着头,嘴里一声声喊着饶命。

    当时,他带过去的兄弟全部愣在了那里,哪怕他胸口都忍不住的翻腾,等他好不容易把呕吐的**压下,走过去把周昊扶起来的时候,看到这位原虎堂堂主痴呆的样子,他心中一时间百感交集。

    虽然周昊确实有过失,但至少江波和他也算是共事多年,而且在此之前,周昊的表现一直都很守规矩,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居然会活生生的被吓成傻子。

    在某种意义上,这个下场,对于曾叱咤一方的大佬来说,可能比死还难受。

    “周昊疯了……”

    听到这个消息,顾擎苍也异常的震惊,他沉默了一会,继而神色复杂道:“江波,有没有可能他是装的?”

    江波毫不犹豫的摇头。

    “不可能,我仔细观察过,他的样子不像是故意伪装,而且掌舵,当时的场面你是没有见到,周昊会被吓疯,也不算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你看到动手的人了吗?”

    江波再度摇头,眼前仿佛又浮现起凌晨所看到的炼狱般的场景,深吸口气道:“没有,等我赶到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四十多人,非死即残,而且蒙河活生生被劈成了两半。”

    永兴上下那么多人,作为掌舵,顾擎苍自然不可能全部都认得,但是像蒙河这样的高手,他还是有点印象的。

    “掌舵,真的有这么强大的人吗?”

    “这个世界比我们所看到的要大的多。”

    顾擎苍轻喃道。

    “幸好当初没有选择成为敌人。”

    当初在战国会所碰面,见到燕东来如此为李浮图撑台,他就料到这个年轻人肯定不简单,但是他也没想到对方居然恐怖到了如此地步。

    此次李浮图所崭露出的血腥獠牙,让他都为之感到惊颤。

    江波负手而立,沉默不语。

    想当初,他还劝掌舵让大小姐离那个年轻人远点,现在想来,却是这个年轻人不惜满身染血,在为他们永兴力挽狂澜。

    “现在各堂情况怎么样?”

    顾擎苍问道。

    “虽然人心不稳,但是局势还在控制内,多亏了有李少,否则局面恐怕要恶劣许多。”

    江波如实道,如果甘季不死,范飞不死,周昊没倒下,那永兴如今恐怕早就分崩离析,李浮图采用最极端的手段,不仅仅震慑了世人,也成功镇住了永兴内部。

    除了一个郝斌杰,其余暴露出异心的野心家如今已经全部落了个无比凄惨的下场,眼见这种情况,谁还敢乱

    来?

    “现在,郝斌杰肯定很不好受。”

    顾擎苍轻声道,提及郝斌杰,却并没有太多的痛恨。

    作为人杰,胸襟自然要宽广,对于反叛这种事,顾擎苍早就学会了平凡心视之。

    江波闻言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现在甘季这些人全部都死了,唯一剩下的郝斌杰,恐怕就像是等待最后处决时日到来的死囚吧。

    和周昊不同,对于郝斌杰,他从来没有什么好感,所谓相由心生,郝斌杰那种脸象,看上去就属于那种脑后长有反骨的人。

    “爷爷……”

    一道脚步声响起。

    江波转身,微微弯腰恭谨喊了声掌舵。

    顾擎苍笑道:“江波,你叫我掌舵,叫倾城也是掌舵,自己觉得别扭吗?”

    江波脸上难得的露出一抹尴尬。

    “我既然已经退下来了,你也就改口吧,就像其他人那样,叫我顾老便是。”

    “是,掌……顾老。”

    江波点点头,随即很识趣的离开了病房。

    “丫头,你这段时间应该很忙,没必要经常跑到医院来,有你爸妈就够了。”

    顾倾城笑着走近:“我什么都不懂,有很多东西还要向爷爷请教,恐怕免不了来打扰爷爷。”

    “原来你不是来看爷爷的啊。”

    顾擎苍失望的叹了口气:“原来是爷爷自作多情了。”

    “爷爷……”

    在顾擎苍面前,顾倾城和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嗔怪了一声,从床头的水果篮里拿起一个梨子坐在床边削了起来。

    “丫头,咱们都要感谢小李,如果不是他,这次的难关恐怕不好迈过。”

    “我知道。”

    “丫头,你会怪他吗?”

    顾擎苍突然道。

    顾倾城疑惑的抬起头:“什么?”

    “他这次杀了这么多人,你……”

    顾倾城莞尔一笑:“爷爷,你就觉得我有那么矫情吗?”

    顾倾城重新低下头,一边素手削梨,一边说道:“既然决定了继承永兴,我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爷爷,我已经不是孩子了。”

    顾擎苍点点头,“那就好。”

    他原本还有点担心,李浮图这次的大开杀戒会让自己这位从小秉性善良的孙女产生反感,可是现在看来他多虑了,倾城比他想象的要成熟。

    “爷爷,吃梨。”

    顾倾城把削好的梨子递了过去。

    顾擎苍看了眼白嫩的梨子,笑呵呵的道:“爷爷想吃的可不是梨子。”

    顾倾城下意识问道:“那爷爷想吃什么,我去买。”

    “自己孙女的喜糖能买到吗?”

    顾擎苍最后还是把梨子接过,笑道:“你以前在读书,爷爷也不好说什么,可丫头,现在你已经没有多少束缚了,自己的幸福,可要自己抓紧。”

    “爷爷……”

    顾倾城脸颊微红。

    顾擎苍啃了口梨子,像个老顽童般,吧唧了下嘴:“嗯,真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