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章 饶命
    武侠,或者玄幻小说里,有很多能以一敌百甚至以一挡千的人物。

    但周昊向来对此嗤之以鼻。

    在他看来,人体潜能绝对是有极限的,而且这个上限并不会太高。别说一人抵一军,如果能以一打十,在现代社会,恐怕已经是了不得的存在。

    当然,这个十指的并不是那些酒囊饭袋和羸弱的草包。

    就好比他们堂内的第一高手。

    周昊曾经考校过蒙河的极限,最多一人单挑堂内的十四名好手,再多一人,蒙河都会落败,并且是很迅速的落败。

    而此刻在他周围,可是聚集了四十多位敢打敢拼的兄弟,还有勇不可当的蒙河,对方一个人,难道还能翻了天不成?

    见到对方单枪匹马,周昊彻底放下心来,退后一步,沉声道:“上!”

    这可不是那些不入流的流氓地痞,墨迹半天都不见得开打,周昊话音未落,蒙河便猛然前跨一步,与此同时,从身边一位兄弟手中拿走那把开山刀,一马当先,朝来人冲了过去。

    他单手持刀,气势呼啸,确实算得上一位猛将。

    寂静夜色下。

    喊杀声四起。

    这些虎堂汉子都不甘人后,紧了紧手中利刃,如狼群扑食般朝同一个目标冲了过去。

    刀光翻滚,几乎盖住了月光。

    如果普通人看到这一幕,只怕会被吓出尿来。

    周昊站在别墅门前,眯起眼,仿佛已经看到了对方被乱刀砍死的下场,脸上牵扯起一丝深沉的冷笑。

    可是他的笑容还未完全扩展,便很快凝固在了脸上。

    只见到,那道身影面对数十倍于自己的对手,却不慌不乱,因为距离过远,而且夜色深沉,周昊有点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可是他可以清晰见到的是,对方犹如一只浮萍,无论刀浪如何翻滚,他的身影在一道道刀光下摇摆跌宕,却始终未曾倾覆。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亲自上阵的蒙河更是深有体会。

    他对自己的出刀速度很有自信,在整个虎堂里,他的刀法都称的上首屈一指,可是现在他已经砍出了**刀,每次都坚信能把对方砍翻在地,可最后居然连对方衣角都没碰到。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心头诡异的感觉越来越浓厚。

    他觉得眼前的身影并不像是人,而像是虚无没有实体的幽灵。

    “给我砍死他!”

    蒙河挥刀怒吼,强自压下心底的诡异感觉,“砍中一刀,奖励十万,砍死奖励一百万!”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别墅外,杀气越加浓郁。

    几十号爷们的脸色骤然亢奋起来,并且狰狞,挥刀的速度又更加迅疾,力道也越发狠辣了几分。

    可是遗憾的是,他们的勇猛在视觉上看起来的确很惊心动魄,但是却并没有取到实际上的效果。

    那道在重重包围下闪转腾挪仿佛脱离了地心引力的身影突然后仰,躲过了横劈过来的一道刀光,上身与地面形成了平行的角度,他后方一人见此机会,毫不犹豫,提刀就朝他的脖颈砍来,显然想将他一刀两断。

    这位单枪匹

    马踏月而来的男人不慌不乱,手臂顷刻间上抬,食指点到对方手腕。

    看似轻飘飘的一指,那位孔武有力的虎堂汉子却如遭重击,脸色煞白,只觉得整个右臂瞬间麻痹失控。

    沉重开山刀失去控制,从他手中滑落,被男子稳稳的握到了手里。

    他的眼神依旧暗沉无光,身躯翻转,再度躲过一刀,无比同时,手里的开山刀如风车般旋转起来。

    疾风烈烈。

    一道道血花飞溅而起,一条条手臂被砍断抛飞起来,伴随着的,还有一声声声嘶力竭的惨叫。

    接下来,周昊终于明白甘季为何会惨死在布有重重守卫的自家庄园里。

    四十多位勇猛的好手,在这个人面前,就仿佛土鸡瓦狗一般,毫无还手之力,以周昊局外者的视角看上去,就好像是屠宰场里的屠夫在杀鸡杀猪一般。

    血水随着刀光飞溅,惨叫声不绝于耳,地上到处是残破的躯体,有手,有头,有腿,甚至还有人半边身子被拦腰斩断,却并没有死绝,拖着流出来的肠子在地上绝望的爬行。

    人间地狱。

    真正的人间地狱。

    周昊自认心肠已经足够坚硬,可这个时候,双腿却情不自禁的开始颤抖。

    好像只是转眼之间,场面就已经平复下来,满脸、应该说满身血水的蒙河看着提着刀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的男人,嘴唇哆嗦着,再也没有了之前一马当先的勇猛,以往煞气逼人的双眼里涌动着不加掩饰的恐惧之色。

    他没有受伤,身上脸上的血都不是他自己的,可是他已经失去了继续对抗的勇气。

    这个男人简直不是人,他杀人给人的感觉,就真的好像只是在杀鸡一样。

    似乎在他眼里,现在躺在地上的这些人,根本不是他的同类。

    “你、你究竟是谁……”

    蒙河咽了口口水,强自压抑住掉头就跑的冲动,算是勉强维持了最后一丝尊严。

    可是对方并没有回答他,刀身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然后一轮刀光凌厉刺眼,划破了夜色!

    “铮……”

    一道清脆的金属碰撞声骤然响起,虽然已经失去了抗衡的勇气,但是多年的生死拼杀所形成的惯性让蒙河在面临危险之下还是下意识举刀进行了格挡。

    可是犹如螳臂当车。

    双刀碰撞,他双膝直接被砸落跪地,手中的刀也因为吃力不住,颓然从手中跌落。

    “哐当……”

    开山刀在地上弹了一下。

    蒙河的身体直接被从头部中间劈裂,就像是砍柴一般,被一刀劈为两半。

    场面之惊悚血腥,难以用言语描述。

    那把刀在劈死了蒙河之后,甚至还砍入了地面一寸有余,由此可见其力道何等的恐怖。

    造成这一切的男人神色仍旧没有任何变换,甚至连眼神都没有波动一下,松开刀把,朝周昊走去。

    周昊脸色惨白如纸,宛如看到了一个厉鬼,双眼剧烈波动,再也控制不住,扑腾一声跪倒在地,甚至不住的磕起头,头部与地面发出一阵阵的闷响,可想而知有多么用力。

    “饶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