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章 獠牙
    掌舵人的更替,可以说是最大的事了。

    永兴很快把消息告与各方周知。

    对于顾家大小姐的上位,不管内心里真实想法如何,但至少表面上,所有人都对此表示了恭贺。

    宣布改朝换代的同时,永兴还把一个消息大张旗鼓的传扬了出来。

    包括郝斌杰周昊甘季在内的几人,目无尊卑,张狂跋扈,野心昭著,即日起解除其所有职务。

    措辞严厉,但处理决定看起来却有点不符的温和,但通报传扬出来后,所有人都很清楚,这是正式宣告永兴与这几位高层的彻底决裂,甚至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会兵戎相见。

    新人上位,想树立自己的威仪,这是人之常情,都可以理解,可是这一下受到处理的几人几乎包括了永兴的半壁江山。

    那位以年幼之龄接管永兴的顾家大小姐,根基不稳就玩这么大,就不怕一个不慎把顾老爷子打拼一辈子积攒下来的基业玩崩盘?

    虽然觉得有些冲动鲁莽,但不可否认,当顾倾城上位后的第一条指令传扬出来,给所有人形成了一个强势的印象。

    如同很多人所料,永兴的处理决定宣布出来不久,就有人不甘坐以待毙开始反抗。

    原永兴蛇堂堂主郝斌杰站了出来,旗帜鲜明,指责顾倾城武断专行,不念旧情,薄情寡义,不配为人主,宣布蛇堂从此脱离永兴。

    消息一出,整个东海乃至南方彻底哗然。

    毫无疑问,永兴新任掌舵的一纸命令,在很多人眼里,相当于开启了永兴分裂的序幕。

    随着郝斌杰表态后,各方目光不禁朝处理决定里的其他人移去,譬如虎堂堂主周昊。

    他们很好奇周昊会做如何选择,是紧随着郝斌杰的脚步揭竿而起,还是低头交出所有权力?

    在外界的聚焦之中,周昊保持了缄默。

    此时此刻,他把自己关在二楼的书房内,眉头紧锁,不住的抽着烟,脸色很不好看。

    烟灰缸里已经杵满了烟头,足以说明他已经在这里坐了很久。

    书房内的窗户没有打开,烟雾缭绕,其实从昨晚得到了总部大楼发生的会议记录开始,他就没有合过眼。

    揣着脑袋出来混,谁没有野心,谁不想做人上人,但周昊也没幻想过要一步登天,昨晚和郝斌杰几人联合起来刻意不到场,其目的只是为了示威,为了向新一任年轻的掌舵人昭显自己的能量,从而增添自己日后的话语权。

    顾倾城年轻,而且又是个女孩,没经历过多少风雨,周昊认为对方肯定会惊慌失措从而做出妥协,割让出一部分权力来换取他们的支持以稳住自己的地位,可是真实情况却与他的想象完全背道而驰。

    周昊完全没有料到,那位平日里看起来温和柔弱的大小姐这次的态度居然如此刚烈,不仅没有做出半点退步,而且直接做出了一个没有余地的决定,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缓冲的空间。

    明眼人都清楚,那个决定一出来,受到处理的这些人就算不想反恐怕也不得不反了。

    那个女孩究竟哪来的魄力,竟然逼他们反。

    周昊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他,甘季,郝斌杰,再加上其余的几人,手里握着的,相当于半个永兴的

    力量,这也是他们有恃无恐敢于明目张胆向顾倾城示威的本钱。哪怕换作是顾擎苍,面对这种情况,恐怕也得顾虑三分,可是那个年轻女孩为何就如此的强势霸道?

    更让周昊想不明白的还在后面。

    甘季死了。

    死在他自己的庄园里。

    整座庄园被一场大火付之一炬,庄园外的重重守卫,以及甘家上下七口人,无一活口,全部给甘季陪了葬。

    听到这个消息,周昊就再也睡不着,在书房里一直坐到了现在。

    兔死狐悲,甘季的死,让周昊感受到了沉重的压力。

    甘季其人的谨慎,在内部是出了名,连他都逃不了,如果昨晚对方目标对准的不是甘季,而是自己,恐怕自己此刻也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吧。

    紧接着,范飞也死了。

    直接死在了会议室里,死在了众目睽睽之下。

    毫无疑问,对方是以行动在证明,这次不打算心慈手软,是真的打算大开杀戒。

    他把于晨派去,其实是留下了一点余地,可是此时此刻,于晨肯定在忙着收拢堂里的兄弟吧。

    不过也对,于晨现在可是取代了自己,成了虎堂堂主,在如此庞大的利益面前,自己一手提拔上来的恩情,确实不值一提。

    这一天,周昊都没有出书房。

    晚上十点左右,周昊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他手底下最得力的干将,蒙河。

    “周哥,于晨那个王八羔子正在全力的收买堂里的兄弟,看来一个堂主之位,已经让他和咱们离心了,周哥,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兄弟们都在等待你的命令。”

    周哥深深吸了一口烟,半饷没有回话。

    他执掌虎堂多年,威信自然不是于晨可比,哪怕现在于晨成了名正言顺的一把手,但是多半的弟兄肯定还是会听从他的号令。这也是为什么顾擎苍会让顾倾城提出各堂一把手几年一轮换的原因。

    当然,周昊此刻已经没精力去考虑顾倾城在会议上提出的第二条决议。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要么,像郝斌杰一样,摆明车马,叛出永兴,从此和永兴脱离干系,当然,接下来等待他的,肯定是永兴的报复。

    第二条路,老老实实接受顾倾城的处理决定,从呼啸一方的大佬,一落千丈,成为一介白丁。

    这个双选题对他而言显然很难抉择。毕竟他不像郝斌杰那样早就吃了秤砣铁了心。

    “再等等。”

    周昊艰涩的道,因为长时间未得到良好的休息,他的眼眶里布满了血丝。

    “周哥,时间不等人,你还是早做决定才是。”

    蒙河提醒道。

    周昊不置可否,挂断了电话,他独自坐在书房,一个人抽着烟,也不知道自己在等待着什么。

    晚十二点。

    他的手机再度响起。

    除了他和郝斌杰之外,昨晚缺席会议的永兴高层,全部在家中暴毙。

    周昊握着手机,脸色惨白如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