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章 为稚子死,为万人屠
    死人,在座的每个人几乎都见过,但是会议桌上的这颗头颅,还是让会议室内所有人周身从里到外泛起一股寒气。

    包括钱森。

    这是一种生命不在自己掌控的感觉。

    他刚才也注意到,跟着李浮图进来的有两个男人,后来中途出去了一个,再度进来,就提来了甘季的项上人头。

    所有人都知道,甘季是一个很惜命也很谨慎的人,对方这么短时间能够干掉甘季,岂不是说明对方想杀自己,是易如反掌?

    之前,这些人的心情都很轻松,没太把顾倾城放在眼里,可是此时此刻他们开始变得严肃起来,终于开始认真的看待起坐在主位上的那个女孩。

    他们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哪怕顾擎苍现在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可是这个女孩也并不是孤身一人,坐在她身边的那年轻男人,从来都不是什么善与之辈。

    天狼重新回到李浮图身后静立,仿佛什么都没有做过,但越是这种淡漠,越是让在场的人感到忌惮心惊。

    “各位,范飞、甘季、郝斌杰这些人,深受顾老信任,到头来却为了一己之私,视大局不顾,像这样的人,在我看来,死一万次不足为惜。”

    从进这个会议室从始至终保持沉默安静旁观的李浮图终于开了口。

    虽然顾倾城在上次被绑架时就见识过血腥的场面,但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能够适应,需要给她调整情绪的时间。

    李浮图一出声,顿时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按道理来说,他虽然作为战国主席,但是本人却不属于永兴体系里,这种重要会议能坐在这里,本来都已经是坏了规矩,根本没资格再说话才是。

    可是这个时候,却没有任何人对他的逾越表示不满,甚至刚才被惊的站起来的人都纷纷重新坐下,尽量不去看桌上的头颅,做出一副专心聆听的架势。

    这个世道,其实那么多道理规矩可讲,奉行的一直是强者为尊的原则,李浮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派人干掉甘季,成功震住了在场的这些大佬,从而赢得了以一个外人身份在这里畅所欲言的资格。

    “在座的各位踏入这行之初,想必都拜过关二爷,哪怕退一步,各位好歹也是爷们,一个唾沫一个钉,既然已经在病床前答应过顾老要支持倾城,现在却阳奉阴违处处让倾城难堪,未免太过可耻了点。”

    “倾城什么个性,想必不用我多说,大家在永兴这么多年心里肯定也都足够清楚。顾老出了意外,她继承永兴,不是为了权力与名利,单纯的只是因为一个孝字。她不会去动各位的奶酪,只要各位保持对永兴的忠诚,各位一样可以像以前一样大把大把的赚钱风风光光的生活。”

    李浮图这番话,可谓是毫无遮掩了。

    “可是我就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就有那么多人开始生出异心,是觉得倾城善良不会对他们下手,还是觉得倾城是一个女孩所以好欺负?”

    李浮图环视全场,目光不锋锐,相反很平静,但是却没一个人敢和他对视,当他目光移过去的时候,几乎都微微的低下了头。

    李浮图轻轻一笑,收回了目光。

    “为人可以卑鄙无耻,可以阴险狡诈,但起码得有基本的感恩之心,没有顾老,没有永兴,各位扪心自问,你们能有今日之风光?”

    “顾老如今受伤,倾城以女子之身临危受命,这种时候,本该是同舟共济的时刻,可你们在干什么?”

    “在座的各位,以往倾城碰到你们的时候,都会客客气气的喊一声叔叔伯伯吧?你们觉得自己对得起那句称呼吗?”

    李浮图的语气至始至终都不激昂,相当平淡无奇,但是却仿佛有一种尖锐的力量,直接刺到了在座这些人的心头,让他们脸色不断变换,久久抬不起头来。

    李浮图手撑着会议桌,缓缓的站起身,居高临下,面对全场道:“现在,我宣布,倾城继任为永兴第二代掌舵人,有没有人反对?”

    无人回话。

    “很好。”

    李浮图点了点头。

    “既然无人反对,那么这个决议就此通过,即刻执行,这是你们自己的决定,没人逼你们,如果有人再在背地里耍什么小动作或者阳奉阴违,桌上这颗人头,就是你们的下场。”

    霸气侧漏。

    强势得一塌糊涂。

    全场鸦雀无声。

    “我不是倾城,没她这么善良,言尽于此,听不听在于各位。”

    “郝斌杰,周昊,以及今晚没到场的这些人,我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这是李浮图第一次公然崭露血腥獠牙。

    接着,他牵起顾倾城的手,朝外会议室外走去。

    天狼和孤魂无声随行。

    寂静的会议室内,江波都没有从李浮图杀机盎然的话语里回过神,却是夏殇第一个站起了身。

    这个执掌刑堂性情古怪从没不苟言笑的男子,面朝顾倾城的背影,深深弯了弯腰。

    “恭送掌舵。”

    一语惊醒梦中人。

    在座的人如大梦初醒,接连不断的站起身,面朝顾倾城的背影,低下了高傲的头颅:“恭送掌舵。”

    顾倾城没有回头,走出会议室,才深深松了了口气,她明白,这第一关也是最难的一关,她算是勉强迈过了。

    “谢谢你。”

    她扭头。

    李浮图轻轻摇了摇头,柔声道:“去看看顾老吧。”

    驱车来到医院,顾倾城先走了进去,李浮图留在外面,抽了根烟。

    一根烟燃尽没多久,顾倾城就重新走了出来,“爷爷喊你进去。”

    李浮图点点头,走进了病房。

    “小李,今晚的事,倾城都跟我说了,我没有想到,他们已经迫不及待到了这种地步。”

    顾擎苍神色有些消沉,他虽然知道内部有野心家,但是也没料到居然已经腐烂到了这种地步,他才躺进医院多久?居然就有四位堂主要揭竿而起了。

    “辛苦你了。”

    顾擎苍长叹,虽然他已经和几个老伙计有过交流,也和江波有过吩咐,可是今晚这种情况,如果不是李浮图使用了强势手段稳住了局势,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李浮图摇摇头,从水果篮里拿起一个苹果削了起来。

    “顾老,我答应过你,也答应过倾城,我不会让永兴在她手里被毁掉。”

    顾擎苍眼神复杂,他从李浮图话语里听到了漫天的血腥。

    他很清楚,李浮图要完成这个诺言,恐怕需要人命来铺路,需要很多条人命。

    李浮图很快削好了苹果,果皮完整不断,他走近病床,微微弯腰,把苹果朝顾擎苍递去。

    “顾老,每个人都有想要守护的东西,你愿为稚子死,我愿为万人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