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章 大好头颅
    永兴总部大楼。

    会议仍旧在继续。

    在提出了解除郝斌杰八人职务的惊人命令后,顾倾城继续延续着新官上任三把火的强势作风,紧接着立下了龙虎豹蛇狼五堂的一把手每三年就要进行一次轮换的规矩。

    如果说解除郝斌杰三人职务对在座这些大佬们没有任何影响,甚至有些人譬如周昊手下的副堂主于晨还因此收益,但五堂一把手三年一轮换这个规矩如果真的执行,那影响面就太大了。

    与会的人物可以说都是摸爬滚打大半辈子的人精,顾倾城提出这个规矩是为了什么目的,他们一眼就看得出来。

    就如同那些军方大佬每几年也要调换一次一样,高层防备的是什么,哪怕普通老百姓也能心知肚明。

    一直闭目养神的蛇堂堂主范飞终于不再置身其外。

    “大小姐,堂口之间的一把手轮换,风险太大,而且还很容易导致手底下兄弟可能不认识你这个老大的情况,还希望大小姐能够重新考虑。”

    作为龙虎豹蛇狼之中仅到的二位堂主之一,钱森并没有立即出声表态,神色平静,仿佛这个决议和他并没有太大关系。

    “范堂主说的对,到时候很可能会导致上下异心,指挥不动的情况,还望大小姐三思。”

    于晨也紧随其后开口。

    这个决定,其实在某种方面而言,对各堂副堂主而言绝对是一件好事情,等同于变相增加了他们的权力和话语权,要是换作之前,于晨肯定会双手支持这个决议,可是要知道,就在不久前他才被提拔为虎堂堂主。

    屁股决定态度,已经坐到堂主位的于晨自然不想看到这个会严重限制各堂主权力的规矩得到通过。

    见到范飞两人出声反对,顾倾城面不改色,不轻不重道:“还有谁有想法?各位无需顾忌,请畅所欲言。”

    顾倾城话音落地,会议室顿时变得嘈杂起来,七嘴八舌,表示支持的有,反对的同样也有。

    顾倾城神色平静,很有耐心,等他们都表示完立场后,才一锤定音道:“既然大家意见不一,那就举手表决,少数服从多数。”

    这个决定看似公正民主,可是要知道,这个决议伤害的只有五个堂主的利益,而且此刻郝斌杰三人还没有到场!

    很显然,举手表决的结果并没有什么悬念,虽然在座的也有人与钱森范飞交好,但毕竟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占多数,几乎绝大多数都对这个决议投了赞同票。

    当表决结果出来,钱森表面上看起来仍然波澜不惊,但是蛇堂堂主范飞却瞬间黑了脸色。

    他很想破口大骂,可是终究还是理智克制了冲动,冷哼一声,压抑着怒火道:“大小姐,像这种大事,应该要询问底下兄弟们的意见,仅凭我们这些人根本不配做出这个决定。而且在座的各位,很多都养尊处优,根本没有体会过和弟兄们并肩作战的感觉……”

    现在范飞看在座这些人的眼神,就好像古代领军在外的大将看朝中那些搬弄是非的佞臣。

    “范堂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觉得我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

    “你……”

    “好了。”

    顾倾城轻轻敲了敲桌面。

    “各个堂口那么多兄弟,不可能一一去询问。按照表决结果,这个决定就此通过。”

    顾倾城强势拍板。

    这个规矩

    ,是顾擎苍告诉她的,并且让她在今晚这个会议上提出来,顾擎苍甚至预料过肯定会得到通过。

    因为哪怕有时候与自己没有太大利害关系的事,只要有害于别人,能让别人不痛快,很多人就乐于看到,这就是人心。

    立下这个规矩,其目的就是因为顾擎苍明白现在各堂主手中的权力太大,所以想要进行遏制,可是他恐怕也根本没有料到,郝斌杰三人居然明目张胆选择缺席。

    “钱堂主,难道你就不打算说些什么?!”

    范飞看向钱森,他不明白到这个时候钱森为何还能如此镇定。

    “既然表决通过,我自然遵从会议决定。”

    钱森平静道。

    “愚蠢!”

    范飞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怒火,拍案而起:“这个决定,恕我不能接受!”

    全场哗然。

    在顾倾城已经拍板的情况下,范飞还明目张胆的拍桌子,这等同于造反了。

    难不成连蛇堂也要像龙虎狼三堂一样选择叛变?

    范飞阴沉着脸,看也没再看顾倾城一眼,开始朝会议外走去。

    他手下的副堂主张克烈犹豫了下,也跟着站起了身。

    会议室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目送着范飞走向会议室门口,如果他真的就这么走出了这个门,五堂五去其四,永兴这座大船恐怕离坠沉不远了。

    顾倾城坐在主位上,一语不发,没有半点阻止的意思。

    范飞来到门口,正打算拉开门,可还没等他伸手,会议室大门却突然被人从外推开。

    一个男人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个黑色袋子。

    范飞眉头皱了皱,他认出来这个男人之前跟着李浮图进来过,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去了。

    不过这个时候,他没心情多想,沉声道:“让开。”

    去而复返的天狼不为所动,扭头看向李浮图。

    李浮图眼神平淡,轻轻点了点头。

    天狼回过头,看着面前的江湖大佬,右手猛然伸出,一把扣住范飞的脖颈,在全场瞩目下,一只手活生生把范飞举了起来。

    “你……”

    范飞瞳孔窒息的放大,双手扣住天狼的手,开始奋力挣扎,可是天狼并没有给他太多苟延残喘的机会。

    咔嚓一声响起,在座的人心脏都猛然随之一颤。

    众目睽睽之下,蛇堂堂主范飞被人捏断了脖子,当场咽气,随后像垃圾一般被甩到了墙边。

    在座的大佬们还未回过神来,眨眼间解决掉范飞的天狼左手一扬,手里的黑色袋子被抛到了会议桌上。

    明亮的灯光下,袋子在会议桌上滚动了一会,随即里面的东西滚了出来。

    伴随而出的,还有暗红的血水。

    负责永兴白面生意的一些高层人物脸色大变,有些承受力差的,甚至惊慌的起身连忙退后了几步。

    会议桌上,一颗大好头颅展示在所有人面前。

    龙堂堂主,甘季。

    满是血污的脸上还残存着惊恐之色,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刚刚还准备跟范飞一起离开的蛇堂副堂主张克烈浑身流出冷汗,脸色煞白,毫不犹豫又迅速坐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