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3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虽然感到难以置信,但甘季心里还是很清楚,现在当务之急,不是去探究对方为何如此强大,而是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

    虽然他发现自己从未见过这些人,但对方冒着危险杀进来,肯定不是单纯的来找他聊天的。

    “几位朋友,不知道我甘季哪里得罪了各位?”

    甘季咽了口口水,故作镇定的开口道,明知道对方来者不善,但是并没有放弃挣扎。

    “还请几位朋友明示,说不定其中有什么误会。”

    可是天狼并没有理他。

    国际地下社会有个总所周知的准则,如果地府杀上门来,很本不需要废话,因为说再多也只不过白费唇舌,老老实实引颈就戮便是。

    可是甘季不知道,他还抱有求生的**。

    有鬼使已经打算上前,欲图结束这场杀戮。

    一直冷静的有些异常的甘灿突然放下了酒杯,站起身走到天狼面前,不是选择出手,反而‘砰’的一声双膝着地跪了下来。

    “甘灿……”

    看着跪倒在地的二弟,甘季嘴唇颤动,眼神中浮现感动之色。

    果然不愧是亲兄弟啊,这个时候居然不惜自辱来为自己求情。

    “我不求活命,只求各位能够答应我一件事。”

    甘灿不仅双膝着地跪在地上,甚至连头都深深的低下,像条狗一样,抛弃了所有了尊严。

    他双手抓着地面,额头挨着地面,“求求你们。”

    天狼微微低头,看着跪在面前的男人,空洞的眼眸中出现了轻微的波动。

    虽然对方没有说话,但是通过对方的沉默,甘灿察觉到了希望,他嘶声继续道:“这件事对各位而言,只不过是举手之劳。”

    随即,他抬起头,转过身,盯着自己的大哥和侄子,状如厉鬼,眼中的怨恨让甘季倒吸了口气。

    “甘灿、你……”

    甘季心神惊悸,开始明白好像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

    “天道昭昭,甘季,你这个披着人皮的畜生,终于等来报应了吧?!”

    甘灿放声大笑,笑声尖利刺耳,让人不寒而栗,多年的屈辱与仇恨不加掩饰的呼啸开来。

    甘季的心猛然一沉,他终于明白自己这个就像是龟公的二弟并不是没有脾气,只不过这么多年都把自己隐藏了起来。

    这么多年的滔天怨恨如今一朝爆发,他会做出什么事谁也无法预料。

    “甘灿,这些年是大哥不对,你不要激动,我日后肯定会补偿你。”

    要是平常,甘灿敢暴露真实面孔,毫无疑问,甘季会毫不犹豫的立刻对他下手,凌辱自己弟妹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足以看出甘季的亲情观念如何的淡薄。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甘季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主导权,只能好声好气的进行劝说。但是很显然,甘灿这么多年所承受的屈辱与折磨,不是一句道歉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抹平的。

    “甘季,你作恶多端,畜生不如,你这样的禽兽,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甘灿不再掩饰自己的真实情感,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朝庄园外走去。

    天狼五人一动不动,没有阻止。

    甘灿没有逃跑,很快就重新又走了回来,只不过不同的是,他手里牵着三条凶猛的狼狗,或许是受到了空气里血腥味的刺激,三条狼狗很躁动,不住地狂吠,挣得铁链直响。

    盯着那几条狼狗绿油油的眼

    睛,甘季不知为何浑身一冷。

    “甘季,你知道我为什么对这几条狗如此爱护吗,甚至你们在我妻子房间的时候,我都在给它们喂食。”

    甘灿拽着几条狼狗,脸上泛动着近乎疯魔般的笑意。

    “因为我在喂它们的时候,心里就在想着这一天!本来我以为还要等很久,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甘季的脸色终于变得阴沉下来:“甘灿,你是不是疯了?!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

    甘灿嘶声而笑,目如厉鬼,“我不想干什么,只不过想把这么多年我经历的那种感觉,让你也尝受一下。”

    “几位朋友,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慢慢谈,你们千万不要听这个疯子的话!”

    甘季对天狼等人喊道。

    天狼视若无睹,他看着甘灿,眼瞳中终于出现了一丝人性化的神色。

    “吃吧,好好的饱餐一顿……”

    甘灿长声而笑,突然放开了手,失去了束缚,几条野性难驯的凶猛狼狗立刻朝甘季父子扑了过去。

    尖锐的利爪,锋利的獠牙,绿油油的眼瞳,狂吠的同时,嘴里还不住的淌下口水,一切的一切斗让人毛骨悚然。

    甘季下意识后退了几步,而他的儿子已经被吓傻了,楞楞的站在那里,被晚上还没有进食的狼狗扑倒在地。

    嘶咬声。

    狗吠声。

    人绝望的哀嚎与惨叫声。

    各种声响此起彼伏……

    疯狗吃活人!

    这个豪华的庄园里,上演了一幕宛如地狱般的场景。

    满眼都是血腥。

    脸,脖子,手臂,胸口,腹部……一块块皮肉被几条狼狗凶残的嘶咬下来,然后吞进肚子里,甘权整个人顷刻间变得残破不堪,体无完肤。

    关键的是,他并没有立即死去,眼睁睁的看着几条疯狗扑在自己的身上啃食自己,那种痛苦与绝望根本无法用言语描述。

    惨叫声越来越微弱,临死前,甘权用尽最后的气力仰起脸,望向后方的甘季,气若游丝的喊了声爸。

    那眼神是何等的绝望。

    甘季面无血色,浑身开始不自觉的颤抖,哪怕他为恶多端,但这样地狱般的场景,仍旧是第一次见到,况且,几条疯狗啃食的,还是自己的儿子。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甘权就已经不成人形,身体彻底被咬破,内脏都暴露了出来。

    天狼等人面色漠然。

    甘灿宛如疯癫般,大笑不止。

    “甘灿,老子一定会杀了你!”

    甘季死死的咬着牙,目呲欲裂。

    “这些年,我活的生不如死,其实我早就不想活下去了,之所以苟活到现在,就是想亲眼看看你的下场,现在心愿已了,我已经没有遗憾了。”

    甘灿转过身,对着天狼等人深深的鞠了个躬,发自肺腑的道了声:“谢谢。”

    随即,他转身上楼,脸色恢复平静,平静得近乎死寂。

    他进了自己妻子的房间,把不着寸缕脸色呆滞躺在床上的妻子搂紧怀里,轻柔一笑:“都结束了。”

    没过多久,楼下燃起了大火,火势迅速蔓延。

    汹涌的火光中,二楼某个房间,一个男人搂着一个女子,眼神温柔,轻轻的哼着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