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2章 鬼王,天狼
    奥迪并没有隐藏行踪的意思,就那么直接的停在了视野开阔的地方,所以很快被庄园外守卫的人发现。

    被甘季信任并且委以重任,庄园外这些人都是龙堂里百里挑一的精英好手,并且对甘季也是忠心耿耿,发现情况,守卫庄园东北方位的八名龙堂精英很快就走了过来。

    “你们干什么的?!这里是私人领地,不允许停留,速度离开!”

    领头的猛男一开口,一股蛮横霸道感便扑面而来,要知道,这里距离甘家庄园少说都还有二三十米的距离。

    天狼五人下车,不知为何,他们身上总散发出一种冰冷的气息,仿佛没有生机的活死人一样,脸上似乎都是戴着人皮面具,看不到任何表情波动,面对询问,他们一语不发,望着不远处的庄园,在夜色下,更显得诡异。

    龙堂的这些汉子都是见过世面的人,但这个时候,有一种久违的名为紧张的情绪不由自主在心里产生。

    “你们他妈旳都是哑巴?老子在和你说话知不知道?”

    领头的猛男压下心中莫名其妙的紧张感觉,声色俱厉,说着就打算来推天狼。

    天狼没动,甚至连视线都没有偏转丝毫。

    可是他不动,他身后有人动了。

    那猛男手还没碰到天狼,半空就被人拦了下来,然后一股如巨力猛然灌注而来。

    ‘咔嚓’一声,他粗壮的手臂被人活生生给捏断。

    他脸色猛然大变,眼中涌起痛苦之色,张嘴就欲大声惨叫,可是还未来得及发出,一只手掌锐利如钻头,就那么直接而残暴的硬生生插进了他的胸膛。

    皮肤脆弱如纸。

    肋骨被突破。

    他下意识低下头,看到一只手已经没入了他的胸膛,他终于亲身感受到心脏被人用手攥住的感觉。

    一秒后,他僵硬的抬起头来,看到的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抽手而出,随着飞溅的血水,一颗还在跳动的心脏被活生生从人体内抽了出来。

    那猛男胸口出现了一个惊悚人心的血洞,因为对方速度太快,导致他并没有立即死去,

    “嘭!”

    如同气球一般,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心脏被人用手捏爆,随后,他的七窍开始流出血水,狰狞可怖,没过多久他的身体仿佛失去了支撑般,颓然倒地。

    龙堂的那些精英被震住了,更确切的说,是被吓住了。

    他们不是没有见过杀人,也不是没有杀过人,可是他们却从没有见到过如此残忍的杀人手法。

    而且对方出手的过程没有任何犹豫与停顿,到现在脸上都没有任何的一丝表情波动。

    真正的视人命如草芥。

    这些龙堂汉子怕了,通过刚才的短短几秒,他们已经明白到自己和对方巨大实力差距,毫不犹豫,他们转头就跑,准备与庄园其他方位的兄弟们会和。

    四道身影如鬼魅般朝他们笼罩而去,夜色下,开始上演一场单方面的血腥屠杀。

    天狼站在原地,至始至终没有出手。

    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四人又重新回

    到他的身后,庄园外,一片血腥,随处可见倒在地上的尸体,死状各异,但是唯一的相同点是,这些尸体都残破不堪,仿佛被猛兽袭击撕咬过一样。

    在那些尸体边,还可以看到一些枪支,可是至始至终都没有听到一声枪响,由此可见他们到死的时候都没有出枪的机会。

    空气里都弥漫起血腥味,恐怕甘季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认为称得上铜墙铁壁的防线会被如此摧枯拉朽的撕碎,甚至几乎都没有形成半点有效的抵抗。

    其实也不能怪龙堂的这些精英太弱,只能说他们今晚碰到的敌人太过异端。

    在调查倭国死士藤原刃时,白无常曾经说过藤原刃的实力等同鬼使。

    而此次东渡的十二人中,就有九名鬼使!

    剩余三名,为鬼王!

    毫无疑问,天狼便是东渡的三大鬼王之一。

    “千年龙国,不该这般无趣才是。”

    他轻喃一声,在一路血腥相送之下,畅通无阻的步入庄园。

    客厅内,甘季父子已经从甘灿妻子床上爬了起来,显然有手下临死前把消息传了进来。

    甘灿仍然坐在沙发上,只不过比起甘季父子的震惊与慌张,他则要显得镇定许多,甚至在明知道已经有敌人突破防线杀进来的情况下,还有心思坐在那里喝酒。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甘季早已没了上楼前的嚣张,此刻神色恍惚,不住的自言自语,似乎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外面可是三十多位堂口的好手,而且个个身上都有家伙,怎么如此轻易的就被人杀光?难不成对方来了几百号人来不成?

    甘季尚且如此,他的儿子甘权反应自然更加不堪,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心肠却黑的令人发指,仗着自己老子,平常在学校里就不知道摧残了多少女孩,甚至丧心病狂到连自己的婶婶都不放过,这样一个色胆包天的畜生,可实际上的胆量却小得可怜,这个时候开口第一句话就是:“爸,要不咱们逃吧?”

    逃?

    甘季何尝不想逃,可是他又没有飞天遁地的本事,外面三十多位手下都被干掉,他能望哪里逃?

    甘季生平第一次觉得这个豪华庄园突然像极了一个囚笼,把他死死的困在了里面。

    “别担心,事情还没到最恶劣的情况,我可以和对方进行谈判。”

    甘季给自己倒了杯酒,强自镇定道,到底是经历过风雨的人物,起码表面上还是做到了临危不乱。

    只是他这话不知道是在安慰他儿子甘权,还是安慰他自己。

    到现在,他甚至都还不知道杀上门来的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

    时间一点点流逝,从得到消息到匆忙下楼,过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客厅门口出现了几道人影。

    他们缓缓走近,倒影在月光下被拉的老长,脚踩在名贵的地毯上,留下一个个触目惊心的血印。

    甘季瞳孔猛然收缩。

    不是因为他们鞋子下的沾染的血水,而是惊骇于他们的人数。

    五个人。

    居然只有五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