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1章 魄力
    今晚对于顾倾城而言至关重要。

    就如同人的第一印象一样,如果顾倾城今晚给在座的这些永兴高层留下软弱可欺的感觉,那么她的威严在日后也很难在重新塑造。

    今晚未到的八个人,其中就包括手握大权的三个堂主,对他们这种明目张胆的挑衅行为一点反应都没有肯定不行,可如果要处置,年纪轻轻根基不稳的大小姐又不一定能奈何对方,甚至有可能会让自己出更大的丑。

    真是很难抉择啊。

    看着主位上的顾倾城,在座很多人都替她感到苦恼。

    会议室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是个很难选择的问题,所以也都理解,可是顾倾城并没有让他们多等,手指轻点着会议桌,七八秒后,就开口道:“我宣布,即刻解除这八人的所有职务。”

    于无声处起惊雷!

    全场呆若木鸡。

    他们根本没有想到顾倾城的回应手段会如此激烈,并且不留余地。

    有些东西不是说解除就解除的,她下这个决定,可以说是逼着那几人反叛,整个永兴从今晚开始可能会分崩离析。

    看着主位上顾倾城,豹堂堂主钱森暗暗摇了摇头,眼神叹息。

    果然不愧是顾家女,魄力的确十足,可终究还是太年轻了啊。

    像这种情况,最稳妥的办法,是尽量稳住那些人,慢慢蚕食或者架空他们手中的力量,如此激进的撕破脸,可以说是最愚蠢的做法。

    江波看向顾倾城,似乎是想开口说些什么,可是顾倾城再度开口道:“甘季之位由副堂主接过,周昊的虎堂也是如此,至于狼堂,正副堂主全部未到,暂且搁置,等日后选拔再行任命。”

    “……”

    无人说话,哪怕作为既得利益者,龙堂副堂主与虎堂副堂主于晨都有些愣神,他们没料到自己啥事都没干,就平白无故被提拔了一大步,而且看情况,这位年轻的大小姐并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真要动真格了。

    坐在顾倾城身边的李浮图目光在全场扫过,神色平淡,随即回头看了眼。

    名为天狼的男人立即无声朝外走去。

    所有人震惊于顾倾城的惊人决定中,无人发现他的离开。

    “好了,现在会议开始!”

    顾倾城并没有给众人太多反应的时间,立即迈开了自己上位的步伐,干脆果决,雷厉风行。

    ……

    天狼走出会议室后,直接下楼,会议室外的四个男人跟在他的身后。

    五人没有任何的交流,上车后,直接驶向市北的方向。

    龙堂堂主甘季在市北有座庄园。

    黑色奥迪在夜色下无声无息向甘家庄园越驶越近。

    人爬的越高,越为怕死。

    特别是江湖人士,哪个没有恨不得把自己扒骨抽筋的仇家。

    甘季很在意自己的这条性命,时刻防备着仇家上门寻仇的可能,所以在庄园周围布置了三十多位手下把守,个个都敢打敢拼,进行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巡逻,全方位无死角,确保一只苍蝇都无法在没被发现的情况下飞进来。

    虽然干过的罪恶勾当罄竹难书,但是

    甘季对自己亲人还是很是不错,发迹后,就把自己的亲属都接了过来,安排在庄园里,和他一起享福。其实说起来,他的亲属也不多,老妈早死,就剩下一个老父,以及一个弟弟。

    庄园客厅,甘季和自己二弟正在喝酒。

    “哥,今晚好歹也是顾大小姐正式上位的日子,你真的不打算去?”

    甘季的二弟比甘季要强壮,但是和甘季坐在一起,气势却完全被甘季给压制。

    甘季翘着二郎腿,手里捏着高脚杯,脸上泛起不屑的弧度,“去干什么?看一个屁都不懂的女娃坐在自己头上发号施令?”

    甘季的二弟甘灿犹豫道:“哥,可是你不去的话,顾大小姐心里会不会有什么想法?”

    “她有想法又能怎样?”

    甘季笑容讥讽:“她还能把我怎么样不成?”

    “要是顾擎苍那个老不死的东西,我恐怕还会怵他三分,可是一个小女娃,有什么好怕的?”

    甘季喝了口红酒,有恃无恐,气焰嚣张。

    “况且这次没去的不是我一个人,还有周昊和郝斌杰,我们三个加在一起,相当于半个永兴,你觉得那个小女娃有胆子敢做什么不成?还不是只有硬生生把这口气憋下去。”

    甘季脸上的笑意逐渐猖狂。

    “不过话说回来,咱们这位大小姐,长得可还真不差,细皮嫩肉的,而且皮肤那么好,放在床上玩起来肯定带劲……”

    甘季眼中闪动着淫邪的光芒,“找个机会,得跟咱们的那位大小姐说说,如果她愿意的话,老子挺她一把也不是不能商量的事情。”

    怎一个狼子野心足以形容。

    “……哥,我觉得你还是低调点为好。”

    甘灿提醒道。

    甘季哈哈一笑,“甘灿,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过老实本分了,如今这世道,你不去欺负别人,别人就会欺负你。”

    言罢,他姿态豪放的把杯中液体一饮而尽,随即放下酒杯从沙发上站起了身,拍了拍甘灿的肩膀:“唉,还真是酒是色媒,那臭小子应该也快完事了,我上去玩玩,你一个人再喝会。”

    目送着甘季上楼,甘灿那副好弟弟的模样逐渐大变,双手死死的捏紧,整张脸扭曲而狰狞,透着让人心悸的怨毒。

    他住在甘季的庄园,看似风风光光,可谁也不知道他究竟过得是怎样生不如死的生活。

    他的妻子,只不过因为生的美貌了一点,几乎每天都会被甘季父子凌辱。

    最开始,发现妻子的不对劲后,他再三逼问,妻子才哭诉了被自己侄子强迫的事实,他怒不可遏,当即去找了大哥,可是大哥并没有责备他那个宝贝儿子丝毫,最后甚至自己都爬上了弟妹的床。

    这哪里是他大哥,简直是一个披着人皮的畜生!

    如果可以的话,甘灿真的愿意和这个畜生同归于尽,可是他很清楚甘季在江湖里打拼多年,他不可能是对手,所以他只能忍辱负重,等待机会。

    可是机会看起来遥遥无期。

    甘灿独坐在客厅里,明知道楼上自己妻子房间正在发生什么,却无力阻止,只能一杯杯猛的给自己灌酒,借助酒精的力量来麻痹自己。

    与此同时,漆黑的夜色下,一辆奥迪停在了甘家庄园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