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9章 人心叵测
    东海市局。

    因为寻衅生事扰乱社会秩序的周昊被提前保释了出来。

    他走出市局大楼的时候,因为阳光的刺激,下意识眯了眯眼。

    他和梁承地之间的争斗,被视作典型杀鸡儆猴,原本应该被羁押一个月,按道理,时间还远远未到才对。

    “周堂主,这些天,受累了。”

    郝斌杰带人走了上来,看情况,似乎早已在这里等候多时。

    “郝堂主?”

    周昊有些意外。????虽然同朝为臣,但是老江湖都明白防人之心不可无小心使得万年船的道理,可不可否认的是,因为之前和梁承地争斗郝斌杰的出力,以及在掌舵面前郝斌杰不遗余力的为他求情,让周昊对郝斌杰的戒备心消除了不少。

    “是郝堂主保释的我?”

    郝斌杰点点头,又摇摇头:“是也不是。”

    周昊拧眉。

    郝斌杰打了个手势:“上车再聊。”

    周昊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走出市局上了停在门口的房车。

    房车平稳发动。

    “郝堂主,究竟怎么回事?”

    周昊疑惑道:“按道理,条子应该不会这么快把我释放才对。”

    周昊很清楚自己之前行为的恶劣性,已经做好了在里面蹲满一个月的准备,现在距离期限,可还一半都没到。

    “周堂主这次能这么快重见天日,可还得感谢掌舵。”

    “掌舵?”

    周昊皱眉道:“是掌舵出面为我求的情?”

    周昊心里越加的困惑不解,他觉得,他冲动的行为当时让掌舵大动肝火,甚至差点对他动用了家法,掌舵应该不介意看到他在里面好好冷静一番才对,应该不大可能出手搭救。

    郝斌杰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缓缓道:“周堂主,你在里面,或许还不知道,掌舵前天出了车祸……”

    周昊一震,“谁干的?”

    “一个大卡司机醉酒驾驶,应该属于意外。”

    周昊脸色顷刻间变得严肃起来:“掌舵伤势如何?”

    “你不用太过担心,掌舵情况还算乐观,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周昊下意识追问道,视线紧紧锁定着郝斌杰,由不得周昊不紧张,在和燕东来撕破脸皮的情况下,掌舵受伤,对他们这些底下人而言绝对算不上什么好消息。

    看起来,他似乎并没有因为顾擎苍上次想要惩治他而心生怨恨。

    “看来周堂主对掌舵果然是一片赤胆忠心啊。”

    郝斌杰赞叹了一句,接着道:“掌舵应该已经度过了最危险的时期,但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恐怕没办法下床了。”

    周昊惊疑不定道:“这么严重?”

    郝斌杰点点头:“如果不是有几个兄弟牺牲自己阻缓了大卡的冲击速度,恐怕后果要更加的不堪设想。”

    周昊沉默下来,紧紧皱着眉,眼神闪烁不定。

    大家都是聪明人,郝斌杰虽然只是在单纯的陈述事实,但是透露出来的讯息,已经足够让人好好深思了。

    掌舵重伤卧床不起,那就等于未来他们恐怕会陷入群龙无首的状态。

    “法不外乎人情,这次条子肯提前放你出来,也是因为掌舵出了意外。”

    周昊终于明白了,沉声道:“我要去看看掌舵。”

    “这个自然。”

    郝斌杰对周昊的反应似乎早有预料:“我们现在就是在去医院的路上。”

    沉默了会,郝斌杰再度开口。

    “对了,周堂主,我还得告诉你一个消息。”

    迎着周昊的目光,郝斌杰不轻不重道:“大小姐已经接过了掌舵的权戒,掌舵也已经同意,并且宣布大小姐为永兴的新一任掌舵人。”

    周昊的瞳孔剧烈收缩。

    郝斌杰带来的消息可谓是一个比一个劲爆。

    他没想到,他进去才不到两周时间,出来时日月都变了颜色。

    汪家倒下后,大小姐成为了唯一继承人,这一点,所有人都早有预料,但知道是一回事,当这一天真的来临则又是一回事,况且恐怕谁也没做好这一天来得如此快的准备。

    大小姐如今才多大?

    好像还在上学。

    这么一个半大丫头,有这个能力来领导他们?

    周昊此时的想法,可以说代表了永兴内部绝大多数人。

    像周昊这种人物,其实已经很少会把内心真实的情绪摆在脸上被人看透,但是此刻在一个接一个惊人消息的冲击下,他对情绪的掌控已经有些失控,有几分对顾倾城的怀疑以及对未来的忧虑在脸上显现出来,而郝斌杰成功将其捕捉。

    “周堂主,明天晚上八点,会在总部召开全体高层会议,这个会议目的是为了什么,想必不用我多提了。”

    郝斌杰表情深沉:“不知道周堂主怎么看?”

    周昊沉默半饷,嗓音低沉的说道:“既然是掌舵的命令,我们自当遵从。”

    “哦?”

    郝斌杰笑了笑:“这当真是周堂主内心真实的想法?”

    周昊目光霍然变得凌厉起来:“郝堂主这话是什么意思?”

    郝斌杰面不改色,“周堂主不要误会,我只是觉得像周堂主这样的聪明人,应该可以看出掌舵这个决定有多么愚蠢才对。”

    周昊瞳孔收缩,沉声道:“郝堂主慎言!”

    “没关系,车里也没有外人,在我看来,掌舵这个决定确实相当愚蠢,现在什么社会,哪还讲究世袭罔替那一套?”

    郝斌杰仿佛无所畏惧,直抒胸臆:“永兴是掌舵一手开创,掌舵居功至伟,我们大家都承认,但是大小姐何德何能?由她来接管永兴,在我看来,只会把永兴推向无尽的深渊。”

    周昊呼吸不自觉加速,他内心不是没有和郝斌杰一样的想法,但他没有郝斌杰这种勇气,敢毫不遮掩的直接说出来,这番话如果传了出去,足够郝斌杰死一万次了。

    “大小姐可以像那些元老一样,每年拿分红,拿多少我都没意见,但让她当掌舵人,我绝对不同意。”

    郝斌杰仿佛豁了出去。

    “……郝堂主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我当然很清楚,周堂主,明人不说暗话,比起大小姐,无论是你还是我,亦或者其他几位堂主,我们都要更加有资格领导永兴,如今已经不再是以血统论贵贱的年代,不知周堂主以为然否?”

    周昊双手攥紧,没有回话,但是内心深处有一种名为野心的猛兽,开始苏醒咆哮起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