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7章 江湖里,江湖外
    顾擎苍苏醒,似乎所有人都感到由衷的高兴。

    收到消息,永兴的高层都激动的涌进了病房,围在顾擎苍病床前,嘘寒问暖,看起来,个个好像都是忠肝义胆之辈,等医生问询赶来,他们才退后了一些。

    检查了一番后,医生先是道了声恭喜,但是神色并不怎么轻松。

    在医生的叮嘱里,顾擎苍接下来至少半年时间内都需要卧床静养。

    半年时间,太过漫长,在波诡云谲瞬息万变的江湖里,谁也无法保证这半年会发生什么。

    很显然,不管顾擎苍愿不愿意,这场意外的车祸,已经让他不得不从江湖的中心退到江湖的边缘地带,甚至很有可能从此他就会远离江湖。

    但从表面上看起来,这位白手起家最后站在了东海顶端的枭雄对此表现得很平静,甚至脸上还透着笑意。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祸福旦夕,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这次意外对我而言,也不见得是件坏事。”????“我顾擎苍这一生,风光过,辉煌过,也是时候退下来,享享清福了。”

    顾擎苍透着虚弱的嗓音里,泛动着看穿一切的豁达。

    闻言,在场的永兴高层脸色都瞬间变得肃穆起来。

    顾倾城就站在床头边,当着永兴的中坚力量,顾擎苍缓缓拉起顾倾城的手。

    “我的身体状况,已经不适合领导永兴了,各位都是永兴的肱骨,以后还希望能支持倾城,齐心协力,把永兴日益壮大。”

    就如同白帝城托孤一般,毫无疑问,顾擎苍的一番话,代表着权势的传承与交接,也代表着一个时代的落幕。

    或许是顾擎苍的话太过震撼,全场一时间鸦雀无声。

    顾博握着妻子的手,站在一边,紧紧凝视着这些永兴的高层。

    这些人的态度,将直接决定女儿日后将要面临的处境。

    还是江波第一个反应过来,面朝病床上的顾擎苍与床头边的顾倾城,毫不犹豫,微微躬身,掷地有声道:“暗堂遵命。”

    他的出声似乎钟响,瞬间唤醒了众人。

    刑堂堂主夏殇看了看顾氏爷孙,嘴角牵扯起一丝莫名的弧度,第二个低了低头:“刑堂领命。”

    其余人对视一眼,随即不约而同面朝病床弯了弯腰。

    “豹堂遵命。”

    “蛇堂遵命。”

    “龙堂遵命。”

    ……

    不管内心作何想法,至少在表面上,这些大佬一个接一个表达了对或许是顾擎苍作为永兴掌舵最后一条命令的遵从。

    顾博见状,深深松了口气。

    李浮图站在一边,表情从始至终古井不波,平静异常。

    “倾城,在场的各位都是我们永兴的功臣,你以后要听从各位的建议,严于律己,对上下数千位兄弟负责。”

    顾擎苍扭头对顾倾城郑重叮嘱道。

    顾倾城侧身,点头:“爷爷放心,我明白。”

    顾擎苍环视全场,提起一口气。

    “永兴日后就仰仗各位了。”

    一众高层面色恭谨,再度齐齐躬身。“请掌舵放心。”

    顾擎苍点了点头,“这两天,各位都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散了吧。”

    众人没再停留,鱼贯而出。

    顾擎苍躺在病床上,望着这些人一一离开,握着顾倾城的手始终没有放开。

    顾博见状,拉了拉妻子,无声走了出去。

    李浮图也紧随着离开,把空间留给了这对爷孙。

    “爷爷,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顾倾城轻声道。

    顾擎苍沉默了半饷,缓缓道:“丫头,有小李在,你的安危,我并不太过担心,但是继承永兴,对你而言,最难的不是与里外的人斗,而是如何跨过自己这关。”

    顾倾城平静道:“爷爷,你放心,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顾擎苍笑了笑,拉了拉顾倾城的手,示意她坐下。

    顾倾城在床边坐了下来。

    顾擎苍眼中浮现回忆之色,“记得小时候你养了一条贵宾,可是有一次疏于看管让那小家伙跑了出去,最后被别墅区里的一条藏獒给咬死,那时候你哭得可伤心了,爷爷怎么安慰都没有用,从那以后,你就再也没养过什么小动物了。”

    顾擎苍扭过头,看着顾倾城的脸蛋,眼中浮现很明显的忧虑。

    “对动物都如此,更何况对人。丫头,从今天开始,你的生活里注定会充满血腥,那是你过去的人生都看不到的颜色,你真的确定自己能够承受吗?”

    顾倾城轻柔一笑:“爷爷,你别忘了,我身上流着顾家的血。”

    “他曾经对我说过,除他所爱者,天下人皆为刍狗。或许爷爷同样也是这么认为,几天前,我见识过这世间极致的恶,我甚至都没见过那个人,他就要用那般歹毒的方式对付我,还差点害得艾莲被我牵连。”

    “就在我已经绝望的时候,他突然出现,然后四条人命在我面前消失。但是爷爷你知道吗,当时我真的并不怎么害怕,因为当时我终于明白咯了,这世上有太多的罪恶无法用正规的渠道去清除,只有用同样罪恶甚至更加罪恶的方式去进行终结。”

    顾倾城轻声缓语:“我曾经在书上看到过一句话,它说正人行邪法,邪法亦正。邪人行正法,正法亦邪。现在,我深以为然。”

    顾擎苍沉默听完,脸上复又浮现笑容,“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

    顾倾城拉着他的手,笑道:“所以爷爷,你就不用担心我了,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好好养伤,争取早日康复过来。”

    “这个自然,只是辛苦你了丫头。”

    “爷爷本来还可以帮你撑一段时间的,出生顾家,真是苦了你了。”

    儿时没能享受几天阖家欢乐的日子,长大后,又要去面对江湖的血雨腥风,看着不过二十的孙女,顾擎苍眼中浮现浓重的愧疚。

    顾倾城摇摇头,笑容恬静:“爷爷,你千万别这么说,我一直都觉得,自己这辈子很幸运,如今,江湖外有爷爷,江湖里有他,我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