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5章 大难不死
    前晚的车祸,导致顾擎苍的座驾都被撞变了形,他能活下来,可以说是得天之幸。

    医生虽然没有把话说死,说还有苏醒的机会,其实只是出于医疗人员人道主义的说法,对于病人苏醒的可能性,医生心里并不怎么乐观。

    病人的伤情,没人比负责抢救的医生还要了解,惨烈的车祸导致伤者的五脏六腑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创伤,甚至还有一定程度的脑震荡,这种伤情,就算是一个身强力壮的年轻小伙恐怕都未必能抗下来,更何况一个步入暮年的老者。

    可是此时此刻,距离医生所说的最后时限还有十多个小时的时候,顾擎苍的身体居然产生了行为反应。

    手指的颤动虽然轻微,但却被就坐在病床边的顾倾城敏锐捕捉到。

    她眼眸剧烈收缩,脸上涌现难以抑制的激动之色,来不及去思虑父亲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站起身连连呼唤道:“爷爷、爷爷……”

    谢宛不解的站起身,扶住女儿的肩膀:“倾城,怎么了?”

    顾倾城急声道:“爷爷、爷爷他手刚才动了下。”

    谢宛连忙朝顾擎苍的手看去,发现并没有动作。

    “倾城,你是不是看错了?”

    “没有……”

    顾倾城顾不得向母亲解释,又开始对顾擎苍呼唤起来,她不懂医学,但是也听说过有植物人被亲人声音唤醒的事例。

    顾倾城的模样,并不像假的,顾博和谢宛都变得紧张起来,紧紧注视着顾擎苍,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神情波动。

    在顾倾城一声接一声的呼唤下,顾擎苍的眼皮真的出现了轻微的颤动。

    顾博和谢宛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精神大震。

    顾博凑到床头,俯下身:“爸……”

    李浮图也快步走了过来。

    在四人的紧张注视下,顾擎苍的眼皮缓缓的睁开,由开始的迷茫,逐渐的恢复神采。

    顾倾城捂住嘴,眼眶泛着激动的红晕。

    李浮图心中也长长松了口气,脸上也泛起笑意。

    顾擎苍目光在李浮图四人脸上扫过一圈,缓缓抬起手,把氧气罩摘了下来。

    “……丫头,爷爷只不过是太累了,想多休息一会,你这么一直叫喊干什么?”

    顾擎苍笑容很虚弱,声音也很无力,但是他能醒过来,就已经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爷爷,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

    “你以为什么?”

    经历大难,顾擎苍脸上仍旧透着笑容:“是不是以为爷爷醒不过来了?”

    顾倾城站在床边,默不吭声。

    顾擎苍抬起手,顾倾城见状,主动把手伸了过去。

    “你爸离开家的那一年,你过生日的时候,还记得爷爷和你说过什么吗?”

    顾擎苍把顾倾城的手握住。

    顾倾城摇摇头,父亲离开东海的时候,她才十二岁,过了这么久,当时爷爷说了什么,她早就记忆模糊了。

    “爷爷当时说过,你爸不管你没关系,有爷爷在,爷爷一定会保护你好好长大,然后亲手把你交到另一个可以保护你的男人手中。”

    &nbs

    p;闻言,顾博有些不自然的移开了目光,眼中浮现歉疚之色。

    “答应倾城的事在没有做到之前,爷爷这条命,哪怕阎王爷也收不走的。”

    如果不是前天晚上在病床前说过那是自己最后一次流泪,这个时候顾倾城恐怕又要忍不住落下泪来。

    她不敢出声,怕一出声就会克制不住自己的软弱。

    顾擎苍目光移到谢宛身上。

    谢宛有点不敢面对顾擎苍的目光,微微低垂着头喊了声:“爸。”

    顾擎苍沉默了片刻,缓缓道:“小宛,这些年,夹在我们两父子之间,辛苦你了。”

    虽然当年确实不赞成两人之间的婚事,但是顾擎苍针对的并不是谢宛,他当时并没有放弃把顾博培养成永兴接班人的打算,所以一心想给儿子找一个能给他带来帮助的妻子,而不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女人。

    但时过境迁,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当年的想法自然也开始有了改变,而且谢宛这些年的表现顾擎苍也都看在眼里。

    虽然谢宛并不是一个能给男人事业上提供帮助的女人,但她绝对算是一个贤妻良母的人选。

    “爸,您千万别这么说。”

    顾擎苍的话让谢宛有些受宠若惊,甚至有些无所适从。

    从扛着压力嫁进顾家那天起,她就没有指望过公公会给自己一个好脸色。

    “您不怪我我就满足了。”

    顾擎苍笑了笑,“虽然当时确实不想让你们在一起,当时后来想想,能找到你这样的妻子,对顾博而言,其实是一件幸事,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他志不在此,我又何必去做这个恶人,你这时候还愿意赶回来看我这个糟老头子,我就足够高兴了,要是换作我,恐怕就不会回来。”

    “爸……”

    顾擎苍打断了谢宛:“小宛,你对顾家,肯定是有贡献的,最明显的,就是给我生了这么好的一个孙女。”

    闻言,所有人都把目光望顾倾城瞧去,

    顾倾城柔声道:“爷爷,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应该多休息,不要说太多话了。”

    “爷爷还没脆弱到那个地步。”

    顾擎苍握着顾倾城的手,手指渐渐摩擦到那个绿玉戒指上。

    顾倾城眼神微微一变,想要收回手,却被顾擎苍紧紧握住。

    那个戒指戴在手上几十年,几乎已经成为了身体的一部分,一苏醒过来,顾擎苍就发现戒指不在了。

    “这是你从爷爷手里取走的?”

    顾倾城垂下头,咬着嘴唇嗯了一声。

    顾擎苍沉默了半饷。

    “丫头,你应该明白这个戒指代表的意义,现在你爸妈都在这里,爷爷不会逼你去承担什么,如果你……”

    “爷爷,这都是我自愿的。”

    顾倾城抬起头,抿紧嘴唇眼神坚定道:“我愿意继承永兴!”

    谢宛和顾博脸色复杂,但却都没有开口。

    顾擎苍凝视着孙女。

    “不后悔?”

    顾倾城摇了摇头。

    摇头的幅度虽然轻微,但却昭示着地下世界又有一位女王将要加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