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2章 江山美人
    从古至今,都有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说法。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恋情能够得到父母的祝福,这一点,顾倾城也不例外。

    但是与此同时她也很清楚,父亲是一个极其厌恶江湖的人,他或许不介意自己找一个普普通通的平凡人,但是他绝对不会赞同自己和一个长年在刀尖上起舞的人在一起,就比如爷爷,比如李浮图这类人。

    哪怕已经做好了即便父母拒绝也坚定不移的心理准备,顾倾城心理还是希望能够出现一丝可以称之为奇迹的意外。

    此时此刻,意外居然真的出现了。

    “妈……”

    顾倾城感到很不可思议,母亲性情如水,就像古代传统般一向是以夫为天,这个时候,为何会旗帜鲜明的突然站在她这一方?

    顾倾城很清楚,这绝对不可能是父亲的态度,否则当时在病房内父亲就不会那么无礼的赶人了。

    谢宛笑着握紧女儿的手。

    “倾城,当初妈和你爸在一起的时候,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甚至比你现在还要大,你的外公,你的爷爷,几乎都不赞同这门婚事,可我还是坚持了下来,所以我能理解你现在的感觉。”

    “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力,但每个人对幸福的理解不同,所以便形成了分歧,产生了矛盾。倾城,你也不要怪你爸爸,你爸爸认为安稳的生活才能得到幸福,也并没有太大的错误,只不过是和你的想法不同罢了。”

    谢宛凝视着彻底长大出落得如她名字般能一笑倾城的女儿,柔声道:“在你看来,只要能和小李在一起,无论粗菜淡饭,还是血雨腥风,恐怕都无所畏惧吧?”

    顾倾城又密又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低垂着眼帘沉默不语。

    谢宛笑看着她,就如同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

    同样的含蓄,也同样的能为爱奋不顾身。

    “小李,我把倾城以后就交给你了。”

    谢宛对李浮图道。恐怕在全世界范围之内,她都能算是最好应付的‘丈母娘’了。

    “……”

    李浮图强笑以对。

    回到顾家别墅,谢宛挽留道:“小李,现在也不早了,我看你就别回去了,直接在这休息一晚上吧。”

    李浮图犹豫了下,终是点头一笑:“那就打搅了。”

    谢宛笑了笑,看了顾倾城一眼:“我先去休息了,倾城,多陪陪小李。”

    顾倾城脸颊微微一红。

    谢宛估计确实是乏了,直接回了自己房间,顾倾城目送她上楼,随即转过身。

    “去院子里坐坐?”

    李浮图笑着点头。

    两人在庭院内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夜风拂面,抬头就能看到夜空。

    “我妈刚才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

    顾倾城望着头上的星星,并没有去看李浮图。

    李浮图呼出口气,笑着道:“你妈刚才说了什么?”

    “……”

    哪怕现在是在夜晚,但在朦胧的月光下,还是能看到顾倾城脸颊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随即,她扭头,白了某人一眼。

    李浮图笑容扩大,点燃一根烟。

    “倾城,你的爸妈,是我见过最特别的一对父母。”

    &nbs

    p;   顾倾城好奇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李浮图吸了口烟,淡笑道:“一个不恋名利,一个无惧世俗。”

    顾倾城摇头一笑,捋了捋发丝,“你怎么不说一个迂腐,一个没有主见呢?”

    李浮图看了她一眼,“虽然这是你的家事,我不应该插嘴,但我还是觉得,就如同你妈妈刚才说的那样,你爷爷和你父亲之间的矛盾,只不过是因为人生观的不同,他们之间的分歧最后延续到了你的身上,但无论你爷爷还是你父亲,他们两个人对你的爱,其实都不相上下。”

    顾倾城蹙了蹙眉,脸蛋上浮现很明显的诧异之色。

    “我爸刚才那么没有礼貌,你现在还帮他说话?”

    “每一个为自己孩子考虑的父亲,都值得被体谅。”

    “你知道刚才你父亲和我聊了些什么吗?”

    “什么?”

    李浮图吸着烟,脸上浮现出莫名其妙的笑意:“电视剧上,经常可以看到有钱有势的父母担心自己的女儿被男人欺骗然后使用金钱攻势让对方离开的桥段……”

    李浮图话还没说完,顾倾城脸上就涌起一阵愤怒:“他怎么能这么做!”

    李浮图吐出口烟,轻笑道:“你父亲没那么肤浅,他可比电视上那些人设大方多了,他为了你,甚至不惜把整个永兴都送给我。”

    顾倾城表情凝滞。

    在这个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时代,永兴代表的东西,足以让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陷入疯狂。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当时你父亲的大手笔,可是把我都震撼到了。”

    李浮图笑着摇摇头。

    “你怎么回答他的?”

    顾倾城凝视着李浮图。

    “我?”

    “我当然大义凛然的斥责了他一番,难道我李浮图就是一个见钱眼开的势利小人?”

    顾倾城嘴角颤动了一下,嗔怪道:“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李浮图吸着烟,“你父亲想把永兴抛开,然后带着顾老和你远走高飞,从此远离江湖纷争,远离危险,可是他也太小看我了,以为一个永兴就能满足我的胃口?”

    “那你的目标是什么?”顾倾城笑问道。

    “江山固然诱人,可是如果少了如花美人的点缀,终究会失色太多,所以,我怎么可能让你跑了。”

    李浮图叼着烟,笑容轻佻,活脱脱像极了一个玩世不恭的纨绔。

    “坏人!”

    李浮图以前在顾倾城面前,始终是一个温润如玉的君子模样,他此刻突然换了副面孔,哪怕知道他在开玩笑,但顾倾城一时间还是有些难以招架。

    顾倾城心跳不由自主的猛然加速,她羞红着脸站起身,跑进了别墅,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视线,李浮图的笑容缓缓收敛。

    十年前,自己没有能力,没办法去保护自己在意的人,只能像个懦夫一样背井离乡,逃亡国外。可此时他已经不再是那个稚嫩的男孩。

    回国之初,他一心只想过平凡的生活,可自己这辈子,似乎都与平凡绝缘。

    既然命运如此,那自己何必再畏首畏尾。

    李浮图抬头望着夜空,缓缓吸进最后一口烟。

    十年前的那种遗憾,一次就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