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0章 尽孝与送死
    病房内。

    静谧无声。

    谢宛看着女儿,嘴唇蠕动,欲言又止,没有被岁月留下太多痕迹的脸蛋上流露着一缕歉疚。

    场面有些僵硬,这绝对不应该是一对母女相处应有的气氛。

    最后,还是顾倾城率先开了口,“妈,你还没吃东西吧?要不一起吃点?”

    她走回桌边,又坐了下来。

    谢宛一愣,似乎根本没想到女儿会关心她,眼中浮现一股惊喜,她忙不迭应了一声,急忙朝桌边走来。

    顾倾城重新拿起碗筷,细嚼慢咽,病房内又陷入安静。

    李浮图专门去买的饭菜味道确实不错,可是吃在谢宛的嘴里,却感觉不出太大的味道,甚至喝着汤,谢宛还感觉到有点苦涩。

    和女儿之间相处的如同陌生人,毫无疑问,是她这个做母亲的最大的失败。

    “倾城,上次妈妈给你寄回来的生日礼物,你还喜欢吗?”

    谢宛意图打破这种僵硬气氛,强自挤出一抹自然微笑:“那可是爸爸和妈妈专门花了一下午去挑选的……”

    “嗯。”

    顾倾城点了点头,夹着菜,头也没抬。

    谢宛笑容微微凝滞,眼眸中流露出一缕哀伤:“倾城,你真的这么恨妈妈吗?连话都不愿意和妈妈多说一句?”

    她出生普通人家,从未想过要大富大贵,当时和顾博在一起的时候,她也根本不知道对方是顾家大少。

    对于顾家的权势,她并不贪恋,要不然肯定会千方百计将顾博留在东海,在她眼中,财富与权势真没那么重要,只要有个能遮风挡雨的家,不会忍冻挨饿就足够。

    在她看来,最为重要的是,是一家人开心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可是因为顾家父子的争端,她的这种最平凡的企望,却注定只是一种奢望,甚至乃至于现在和女儿面对面做在一起,中间都仿佛搁了一条无法跨越的沟壑。

    甚至有时候,谢宛会觉得错在自己,如果自己家庭能够好一点,能和顾家匹配上,这种状况,会不会就会完全不同?

    听着母亲哀伤的话语,顾倾城筷子一顿,默然不语。

    刚才父亲进来,她情绪激动下说出那等激烈的话,实则只是这么多年堆积在心里的那点怨气的宣泄罢了。

    恨父母,真谈不上。

    是父母给了她生命,她没资格去要求父母成为她的附庸。

    “妈,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你和爸向往平稳安定的生活,我可以理解,刚才我对爸爸那么说话,我很抱歉。”

    顾倾城懂事的话语让谢宛心中的愧疚感越发浓重,其中四分对女儿,更多的,却是对于躺在里面的公公。

    这么多年,倾城可以说是公公一手抚养一手栽培,他们做父母的一点责任都没有尽到。

    “倾城,你别这么说,妈妈知道,这么多年,爸妈把你和爷爷丢在东海,是爸妈的不对,你可以给爸妈一个补救的机会吗?”

    谢宛抓住顾倾城的手。

    顾倾城缓缓抬起头。

    “倾城,等爷爷醒后,爸妈就带你们离开东海,咱们去宁南,爸爸这些年在宁南发展的还不错,有能力给你优渥的生活环境,去那里,我们一家人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再也不用分开。”

    或许是因为这次顾擎苍出意外得到了教训,也或者是心里早就有这个打算,很显然,在来东海之前,顾博和谢宛已经商议过,并且做好了决定。

    顾倾城眼神出现一瞬间恍惚,可也只是片刻,随即,她抽回了自己的手。

    “倾城……”

    “妈,抱歉,我不会离开东海。”

    “为什么?”

    谢宛不解,“现在没看到你爷爷都已经这样,你还呆在东海,谁也不会保证接下来会不会有危险降临到你头上。”

    谢宛开始陈述利害:“倾城,现在在东海,已经没有人能够保护你了。”

    “我自己可以保护自己。”

    谢宛皱起眉,还欲说些什么,可目光却不经意注意到了顾倾城的左手。

    那枚绿玉戒指让她的瞳孔瞬间收缩了下。

    “倾城,这枚戒指是你爷爷给你的?”

    谢宛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她当然很清楚这个戒指所代表的意义。

    顾倾城轻轻摩擦着戒指,摇摇头:“这是我从爷爷手上取下来。”

    “把它取下来!”

    谢宛沉声道,这个性情如水的女子在这个时候拿出了作为母亲的威仪。

    顾倾城脸色倔强,缩回手:“不!”

    “这个戒指不是你应该戴的,也不是你应该承担的……”

    “不该我承担那该谁承担?”

    顾倾城不闪不避个母亲对视:“我是爷爷唯一的孙女,也是顾家唯一的后人,爷爷辛苦一生打拼下来的基业,我有责任把它继承下来!”

    “你知不知道你戴上这个戒指会面对什么?!你不要认为这只是继承一个公司一个企业那么简单,你会面临的困难与危险会超出你的想象!”

    虽然出身普通,但和顾博过了几十年养尊处优的生活,谢宛也渐渐成为了一个雍容华贵的贵妇人,可这个时候,她已经丧失了贵妇人应有的优雅仪态。

    “我绝对不允许你这么做,绝对不允许!”

    “妈,人生在世,不是为自己活着的。爷爷保护了我二十年,现在,该我保护他了。”

    “无知!”

    谢宛胸口起伏,厉声道:“你知道永兴上下有多少人吗?你知道永兴的高层每个人是什么性格吗?你知道谁值得信任谁要小心防备吗?你什么都不知道,倾城,这不是儿戏,我知道你是想保护爷爷的心血,可是你这么做,不是尽孝,而是在送死!”

    “我不怕!”

    顾倾城面不改色。

    “你……”

    “妈,你说的那些我都明白,但是我不是一个人。”

    谢宛凝起眉:“你……什么意思?”

    “就像当年爸爸为了你离开东海一样,现在,我也找到了愿意保护我的人了。”

    顾倾城轻声细语,神色逐渐变得温柔下来。

    谢宛眼神一凝。

    “你是指,刚才的那个年轻人……李浮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