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 江湖儿郎江湖死
    顾博看了李浮图一会,然后转身走出了病房。

    李浮图迈开脚步准备跟上,却被顾倾城拉住。

    李浮图回头,看着女孩的眼眸,轻笑道:“放心,没事。”

    顾倾城咬了咬唇,缓缓松开了手。

    李浮图冲谢宛礼貌的点了点头,随即走了出去。

    病房外,有八名猛男负责把守,见到李浮图出来,不约而同微微低头恭敬叫了声李少。

    揣着脑袋混江湖,智商不够的,肯定早就倒在了路上,如今的形势,掌舵重伤不醒,接下来没有意外就是大小姐抗起大旗,而以大小姐对这个男人的依恋,他很大可能会成为无冕之王的存在。

    李浮图平和的点点头,然后朝走廊尽头走去。

    顾博站在那里,正在抽烟,见李浮图过来,也给他扔了一根。

    “江湖路,血雨腥风,每向前跨一步,就会成为身后者眼中的上位者,可是这条路是没有彼岸的,越往前进,只不过离深渊更近了一步。”

    顾博抽完烟,背对着李浮图,望着窗外平静说道。

    李浮图把烟点燃。

    “顾叔叔说的没错,但是顾叔叔也应该明白,如果有其他选择,或许没多少人愿意选择这条路。”

    顾博作为一个大律师,很多道理,不用说他也应该能够明白。

    顾博沉默了一会儿,转过身:“我知道你的事,说起来,我倒是应该感谢你,汪阳那孩子,如果倾城嫁给他,肯定一辈子就毁了,当然,我们顾家也没有亏待你,一个战国,应该足以偿还这份恩情了。”

    “老爷子向来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他把战国交给你,我没有任何意见,只是我不明白的是,他这一生已经过得如此辛苦,为何还要把倾城往火坑里推?”

    或许只有顾博,会以辛苦一词,来形容永兴掌舵的一生了。

    李浮图吸了口烟:“顾叔叔此言何意?”

    “虽然我不在东海,但也很清楚如今整个东海都把你当成了我顾家的乘龙快婿,而这种局面,可以说是老爷子一手促成的。”

    顾博从始至终的语气都很平静,并不尖酸刻薄。

    “江湖儿郎江湖死,这是一条没有彼岸也无法回头的路,我之所以选择离开,就是不想让我妻子跟着我担惊受怕一辈子,我也不想倾城去过那样的生活。”

    顾博看向李浮图的眼睛,“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但是你的事迹我听说过不少,站在局外者的角度,说实话,我很欣赏你这样的年轻人,你和我父亲一样,身上都有枭雄的潜质,甚至你比他还要出色。”

    面对顾博的盛赞,李浮图宠辱不惊,面不改色:“顾叔叔过誉了。”

    顾博摇摇头,吸了口烟,重新转身望向窗外。

    “老爷子的眼光的确独到,你确实是一个很适合在黑暗中起舞的人。”

    他吸了口烟,看着夜色,静静道:“我想和你做个交易。”

    李浮图想也不想,“我拒绝。”

    顾博微微皱眉,转过身,神色终于起了一丝波澜。

    他扶了扶金丝边眼镜,有些讶异的道:“你问都不问交易是什么就拒绝?”

    李浮图笑了笑:“我知道顾叔叔想说什么。”

    顾博沉默了片刻,点头道:“你果然很聪明,可是你真的不考虑一下?老爷子愿意把战国给你,而我,愿意把整个永兴都给你。”

    如果有外人听到顾博的话,估计会当场傻掉,偌大的家业,他居然如此轻易的打算拱手让人,这已经不是一句淡泊名利足以形容的了。

    为了这个位置,汪家谋划了几十年,而此刻却轻而易举的摆在了李浮图的面前。

    只要点点头,似乎就能青云直上登临东海之巅。

    换作任何一个人,此刻恐怕都会欣喜若狂,可李浮图表现的却异常平静,平静的有些过分。

    他知道顾博是什么意思。

    从他很早就离开东海就足以看出,顾博对顾擎苍打拼下来的江山并不感兴趣,也没有继承的意志,甚至,他还感到由衷的反感和抗拒。

    在他眼里,永兴的掌舵之位就是一个火坑,他自己不想坐上去,而且也并不想顾倾城坐上去。

    所以,他想用这个无数人梦寐以求而他却避之不及的位置,来换取他和女儿彻底的自由。

    只要这个年轻人点头,那永兴就和他们顾家再无关系,江湖纷争和他们再无纠葛,他就会带着女儿永远的离开东海,再也不会回来。

    “顾叔叔是想我接下永兴,然后带着倾城远走他乡?”

    李浮图的面色毫无波澜,让人猜不出他的所思所想。

    “没错。”

    顾博坦诚的承认了下来:“我对永兴没有任何的想法,只要你愿意,我即刻就能向外界宣布,由你来继承永兴掌舵之位。但是你要向我保证一点,从今以后,我们顾家和这座江湖所有的恩怨,彻底一刀两断。”

    “顾叔叔就这么相信我?”

    “我相信老爷子的眼光。”

    顾博直言道,这也是他为什么不在那些永兴高层里挑选一人而选择李浮图的原因,

    他这么做,就是在拿一笔无法估算的财富换取一家人后半生的安稳。

    “这笔交易对你而言,有百利而无一害,以你这个年纪执掌永兴,我相信假以时日,你一定会做到老爷子没有做到的成绩,成为这座江湖的第一人。”

    不愧是做律师的人物,顾博的话语充满了蛊惑力,可是李浮图神色仍然没有任何的变换。

    他吸完最后一口烟,轻轻一笑:“顾叔叔,我知道有很多人觊觎着永兴,觊觎着那个位置,但是我和你一样,那个位置对我并没有任何吸引力。”

    李浮图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碾灭:“我知道顾叔叔是为了倾城着想,但是诚如顾老当初无法改变你的决定一样,你也没法去操控倾城的人生。”

    “顾叔叔刚才或许没有注意,就在昨天,不对,应该说是今天凌晨,倾城已经取下了顾老的戒指,戴在了自己的手上,那个戒指代表着什么含义顾叔叔应该很是清楚,倾城自己做出了选择。”

    “子承父业,天经地义,永兴是顾老一辈子的心血,倾城选择承担起了本来应该由顾叔叔你来承担的责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